X档案中文网 -> slash专区 -> 《对手》乱弹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皮肤人 2005-01-25 00:40
不想看完这整篇文章又想了解我究竟唧唧歪歪在这里讲了些什么的大人——请跳去看正文最后一行,那里有我真实心情的高度概括和写照。


无论我接下来说了什么,请相信我没有一个字是针对翻译的。对于他们为翻译国外同人而付出的时间努力与才学,我有长久的敬仰和感激。


打出这第一个字以前,写字板是长久的空白。因为没办法心平气和的再来玩我一贯喜欢的小把戏——“推荐”。这样一个故事,不知道该推荐给谁。文是我自己千方百计拖下来看的,看完觉得这TM简直像一场突发的事故。整整一个晚上,明媚的变成刺痛的,热烈的变成烧灼的。

柔软洁白的羽翼折断在刻意的丑恶里,人性凋敝,美好夭折,童话散去,腥恶归来。

在确实的了解XanTHE写《对手》的目的之前我不想说她有什么不好,或者恶毒之类。这或许只是她挑战心理承受能力的文字游戏,自己的,读者的。这文对于她的意义或许仅仅是她生花妙笔写出的众多Slash文里的一篇——满目青春的脸上,呃,一个略为古怪的痘点。全部意义不比这多,也不比这少。

这毕竟是一个连小孩子都不再相信童话的年代。对于文学作品里描写的一些人性我们应该习惯,至少也该假装一片无暇他顾而麻木的心绪。

《对手》究竟说了些什么?救赎?改变?成长?还是人性的丑恶?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父亲,为了儿子的顺从而让他经受这样的磨难?仅仅是因为Mulder不够听话,而自己失去一个儿子之后,Mulder便成了唯一的继承者?打这两个问号出来的时候脊背滚过恶寒。当生身父母都不能指望的时候,亲情还有什么值得依托。如果血缘只剩下生疏的空白和冰冷的袖手,我们还高唱什么“血浓于水”!

而玫瑰和白马,在《对手》里早已退化成壁虎的尾巴,负责给读者的怨念一个逃出升天的台阶。更多的是残酷渗进纸间。嗅起来,依然是陌生的迷离气息。

我不是卫道士,我可以接受高H,BDSM,调教等文章。虽然不是所有的文都让人看得开心,至少心里还有点“呀呀~”的激动。像窥着一个了不起的秘密。

而《对手》给我的刺激太强烈,强烈到我觉得自己像一尾被扔到岸上的鱼——周围全是空气,可我不能呼吸。我是不是老土得很落伍。现在的人总没有了那么多的心理障碍,尝试着在一次又一次对伦理的突破中到了新的境界又一重又一重。

劳伦斯,大半的《对手》都在讲述他与Mulder关于“打破”与“反打破”的纠葛。一开始XanTHE对他的描写让我想到《沉默的羔羊》里的Anthony Hopkins,或者眉眼更细致一点的,Michael Douglas。就性格上的恐怖来说我更倾向于像前者,但是看到后来,想想也不对。博士的可怕是直观的鲜血淋淋。你看见他在吃人,你就觉得吃人真恶心。这样的恐怖是投在视网膜上的剪影,灯光亮起后,它就结束。

但是劳伦斯不一样。他的一些言行让我感觉像在暗黑的夜里蒙着眼睛独自淌过一条陌生的河流。你不知道下一步的深浅,脚底有不期然的刺痛,身边传来某种动物低低的鼻息,有腥臭的味道。

这当然丝毫不美。你看着他枯瘦的身躯吱吱嘎嘎扭曲成某种变态的角度,邪恶的念头在看似优雅的头颅里如煮沸的毒药般翻腾,层出不尽。到底要有怎样的经历,才能将一个人的人性褪得如此稀薄。他将Mulder心底所有的美好尽数破坏,甚至不放过久远的关于红衬衫的恋人的回忆。

而故事的题目是《对手》,这怎么能说是“对手”?在两人身处的位置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较量有什么意义呢?劳伦斯能随心所欲的对Mulder施加各种伤害,肉体的,精神的。稍不顺从的后果可能就是酷刑与无休止的凌虐。而Mulder没有选择躲避或者反击的机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偶尔凭有心理学学位的优势探一探劳伦斯内心的禁地,就连这,也因为触怒对方而只能让自己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我一点也不相信劳伦斯自己所谓的对Mulder的“爱”。看他对他说“爱”的时候,并强调这爱与以前对所有驯服者的爱多么不同的时候,我简直愤怒——这家伙不仅变态,还无耻。不是一般的流氓样的无耻,是无耻得有理由有来头,夹杂在看似头头是道其实全是P话的对白里,伪装成犀利而正确的嘴脸。可如果那是爱,就简直是对爱的亵渎。

这篇文真的已经到达我心理所能承受的极限了,那些描写看得我脖子底下的血管突突的跳,眼泪无声的漫过脸颊。丑恶毫无遮掩,像是又一季的流行那样大刺刺的挂在了肉案上。劳伦斯轻松的对他的手下说“他(Mulder)是你们的了”;劳伦斯为了把Skinner从Mulder心里剔除而逼迫后者说出“让Walter代替我……”;劳伦斯故意让Skinner看见Mulder在和其他人……,还骗Skinner说这是他的本意以此来打消Skinner不依不饶的追查;劳伦斯把他带到高层的聚会室里让一群人对他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这些全是让人不能直视的丑恶。疼痛像挂在线上感觉不到重量,可细线依然深入延长。

别跟我扯什么“童年阴影”。这个借口实在老套,这年头出来混的反派谁没点伤心的回忆时不时的丢出来show一下?童年大多数人都挨过坏大人或者坏孩子的拳头或者有得不到的糖果,这不能成为你长大后人格扭曲的借口,特别是已经到了严重危害别人的程度。

劳伦斯,举止优雅?生活整洁?可我只看到下流与肮脏。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绅士,原本可能有的关于人生岁月的沉淀与对生活的透彻感悟全部被他用来毁灭与破坏。他的苍老丑陋的手,到底折断了多少属于人性光辉面的那片羽翼。

L.S先生说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破坏给人看。”从这点上来说,《对手》不折不扣是悲剧。一个看似光明的尾巴不能挽救整篇文给人失控般的尖锐伤害。言语泡满了狭隘的歹毒,密闭的房间有浑浊难闻的空气,那时的温暖就如同覆灭。

Mulder本来就对爱对温暖有深藏的渴求,劳伦斯懂得利用这一点制造“只有我最爱你”的残像,我不认为Mulder对爱饥渴到了需要一个变态来拯救的程度,但我不得不说,这篇小说里,Skinner的刻画薄脆得让人失望。(或许这文本来就没有打算给他留多少表现的篇幅。)

Mulder被救出之后,作者是这样形容Skinner对Mulder的感觉——“怜悯和惊骇”。怜悯和惊骇?!Mulder的妈妈可以“怜悯和惊骇”;Scully可以“怜悯和惊骇”;我们可以“怜悯和惊骇”;所有爱Mulder的人都可以对他的遭遇表示“怜悯和惊骇”……但是Skinner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只有这种程度的,怜悯和惊骇?或许是我对于Skinner的要求太过完美?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普通人,你看见他躺在那里对Mulder说“我尽力了。我尽力了。”我们也只有无语的看着。有疼痛的伤感与无奈。

期望他做什么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一开始,他所有的努力像落在一个又大又软的棉花上,噗一下就不见了踪迹。找不到精确的着力点。我焦躁的看着Mulder不断的在Skinner怀里重复着“安静,安静。抚摸,抚摸……”的噩梦。这是劳伦斯强加给他的,不是属于他和 Skinner的。艰难的恢复见证曾经入骨的伤害。仿佛只有依靠时间日行月行,把一切抹平。

其实看到最后,对于劳伦斯不是没有起过同情的念头。可总觉的这样的结局太像一个预谋,找不到什么精彩的地方。哪里有这样的水到渠成——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借着生命里仅剩的短暂回光为所欲为?然后,良心发现后适时的蒙主召唤了?说再见,然后淡然的离开,以微笑与爱的宣言收尾。仿佛曾经的残忍不曾发生。

Mulder最后有温暖的结局,和Skinner幸福生活在一起。我想好了就这样吧我终于把它看完了。那结局是支撑我看完整个过程而没有半途跳起来关电脑的所有支持。不要去想它合理或者突兀,它就在那里,给我们饱受折磨的神经一个安抚一个妥帖的温度。

这个故事。不喜欢也没关系。讨厌也没关系。不想看也没关系。看完结局施与的小小安慰,从电脑前抬起头,看见左手边一颗普通而幸福的苹果,右手边有冒着热气的水杯。把水杯靠上闭着的眼,温暖得像阳光流在眼皮上。


本文主题:亲爱的劳伦斯……凸( ̄o ̄╬)!!!




**************
后记:
每次我总觉得自己一本正经的写这些东西,会被人嘲笑说夸张,小题大作。故事嘛,喜欢就看看,不喜欢的就各自走开。何况写的东西并不专业或者客观,只是自己一相情愿的感触。恩,forgive me……罗贝你说得对,这个故事看一遍,足够了。

希望评论中某些涉及《对手》情节的细节没有记错。我,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看一遍来考证一下我的记忆力了。

恩,淑女不该做以上那个意义明显的手势。好,好孩子不要学……-_-||

annagao 2005-01-25 01:34
.....我就是那个“半途跳起来关电脑”的读者.....

皮肤人 2005-01-25 02:04
QUOTE:
下面是引用annagao于2005-01-25 01:34发表的:
.....我就是那个“半途跳起来关电脑”的读者.....


我是幸亏先知道了结局……这个文太恶心了……我觉得我的承受能力算强的,可也还是看得吓得哇哇的……

狐狸 2005-01-25 11:16
这篇文我是彻底没看进去,只看了一个小小的开头,幸好如此……

PS:我一直觉得这位作者笔下的木头太过女性化,SK又太过理想化,估计我要挨砖头了~

皮肤人 2005-01-25 22:36
QUOTE:
下面是引用狐狸于2005-01-25 11:16发表的:
这篇文我是彻底没看进去,只看了一个小小的开头,幸好如此……

PS:我一直觉得这位作者笔下的木头太过女性化,SK又太过理想化,估计我要挨砖头了~


文中Mulder女性话……这话说出来真的好危险,不过我同意你……不过万人迷SK大叔在《对手》里的表现就很令人失望,他几乎什么都没做嘛,不是小克把他救出来他根本没可能找到他。你说是不是呀,狐狸?

kouinn 2005-01-25 23:04
偶看了简介和开头的一点,就嫌恶的逃开了~~~~
偶本来对外国人”炙热“的爱情表达方式接受起来有点艰难~~何况是这种丝毫看不出爱,感觉不到温暖的东西~~~~~~~
感慨:难道偶是还没长大么,或者偶对与温暖和爱要求的理解错误?!在这样的虐里~~偶棉看得到什么?!

狐狸 2005-01-26 11:59
QUOTE:
下面是引用皮肤人于2005-01-25 22:36发表的:


文中Mulder女性话……这话说出来真的好危险,不过我同意你……不过万人迷SK大叔在《对手》里的表现就很令人失望,他几乎什么都没做嘛,不是小克把他救出来他根本没可能找到他。你说是不是呀,狐狸?


点头!
XanTHE写文的本意应该是尽力让读者喜欢SK,可SK在这篇文里什麽作用也没起倒是真的~

PS:XanTHE对小克也是标准后妈型的,继承了伟大的原剧的创作精神,虐待小克、折磨小克是一点没商量~

皮肤人 2005-01-26 23:41
QUOTE:
下面是引用kouinn于2005-01-25 23:04发表的:
偶看了简介和开头的一点,就嫌恶的逃开了~~~~
偶本来对外国人”炙热“的爱情表达方式接受起来有点艰难~~何况是这种丝毫看不出爱,感觉不到温暖的东西~~~~~~~
感慨:难道偶是还没长大么,或者偶对与温暖和爱要求的理解错误?!在这样的虐里~~偶棉看得到什么?!

确实,这个文的恶心程度已经到我能承受的极限了。如果对丑恶的习惯和麻木意味着长大,那我还是选择不要长大。

皮肤人 2005-01-26 23:44
QUOTE:
下面是引用狐狸于2005-01-26 11:59发表的:
点头!
XanTHE写文的本意应该是尽力让读者喜欢SK,可SK在这篇文里什麽作用也没起倒是真的~

恩恩,小克是“后妈型”,说得好呀!

雨梦 2005-01-27 00:00
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我是很喜欢《对手》的

皮肤人 2005-01-27 00:09
QUOTE:
下面是引用雨梦于2005-01-27 00:00发表的:
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我是很喜欢《对手》的


我在那里发过,本来不想贴来这里的,有点小小的原因……我slash的评论只会发这一篇,以后即使写评论,也不会是slash的了。至少写了也不会发来这里了。以后评论我发在这里的一定是正常相的。

扇子 2005-03-12 20:23
今天第一次看SLASH,看的就是<adversary>,用撕心裂肺来形容毫不过分,Laurence真的是个变态,不知道他是怎么文质彬彬的说出那些话的,口口声声叫着“my dear boy”一边把Mulder摧毁的。“break, break break,break”满眼睛看到的都是这个词,就像是血一样挂在我的屏幕上。对于Mulder,Laurence不断的stroke,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胃疼,那时候我妈不许我吃胃药,她总是会揉揉我的肚子,很怀念那个时光,不用和冷冰冰的药作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可以用一双温柔的手做出那样的事,里面的Mulder让我很想很想哭.

<陆小凤>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第四篇里面描写了宫九,封疆王爷,有财有势,看上去文雅谦和,相貌堂堂,学贯五车,功夫更是盖世无双,居然有一种怪癖,喜欢让别人用鞭子抽他,当最后陆小凤拿出鞭子对付宫九,宫九突然躺在地上打滚时,说不出的难受.

BTW,我不喜欢看mulder和skinner的这部分,很不喜欢里面的skinner,而对于Laurence,那简直就是恨之入骨了,还是不习惯看SLASH,看到这M/SK,多少有点别扭.

看到这里忍不住回忆起blue girl,不一样的文章,其实讲述的是一个故事,“break”的故事,打碎一个人的的故事。很多人都希望blue girl能有个好的结局,我们的愿望都是美好的,只是我们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人的灵魂碎了,又怎么修补起来呢?Mulder再也回不去了.

狐狸 2005-03-12 22:30
扇子,你第一篇SLASH居然看的是这篇?
连我这个看SLASH有些时日的人都赶紧逃开的文章啊
其实我要授权转过来的那篇也是SLASH,但级别非常低,如果刚开始看的话还是先看低级别的吧~

leotb 2005-03-26 17:41
本来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帖过一次的回贴也不想拿来再用。但是既然各有所爱,就当反映一下对于这篇颇有争议文的另一面的心声吧!!

其实我觉得这篇的实质和《24/7》一样是反映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而且非常见功力。说实在的,我确实也不象狂爱《24/7》那么喜欢这篇,但是我觉得这篇里对mulder的刻画更深刻。她笔下的不是不可战胜的,神一样存在的mulder,而是一个始终都有着脆弱一面,有心理隐伤的mulder。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我爱罗一样的绝对防御^-^的人)却始终在这个无法逃脱的困境中为自己保持了一丝做“人”的生机。可以说他的得救在某个层面上正是由于他自身感染力对老头的不可抗拒的影响,以及他在绝对劣势中不放过哪怕一丝机会与对方抗争而得来的。
我觉得这篇《对手》的张力正在于此。mulder在一个绝对劣势的情形下为自己赢得的机会。这是两个对手,非常精彩的一场对抗。在外部情形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越发展现出精神上的针锋相对。
不是靠别人的施舍和拯救,可以说mulder为自己赢得了这场胜利。

最近在重温Xanthe大的长篇小说,刚刚再一次看完这篇《对手》。我可以理解很多人忍受不了里面对于试图打破Mulder的过程中那种残酷的对肉体与精神双重折磨的过程。那种似乎沉入到深海中的绝望(这是其他太多的血淋淋的sm或者虐待文里无法表现出的东西),但是这恰恰是x大的功力所在。可以不喜欢却不能不承认。而且可以说这篇在更深的程度上继续了《借口》里对通过一系列强制手段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的探讨。

我喜欢这篇,即使不如另外的《24/7》《借口》。即使不推荐给大家看,但是这篇文绝对是值得细细品味的好文。

ratfan 2005-03-26 21:08
说到底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欲望和yy心理啊~
所谓的温情,拯救,只是个幌子而已,内里就是血淋淋的性欲和暴力。这才是最大的借口。
极度厌恶BDSM,所以*在我看来*,对手和24/7都没什么可取之处——性场面描写不算~

果然在爱的名义下,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笑

meetu2late 2005-03-26 23:03
QUOTE:
下面是引用ratfan于2005-03-26 21:08发表的:
说到底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欲望和yy心理啊~
所谓的温情,拯救,只是个幌子而已,内里就是血淋淋的性欲和暴力。这才是最大的借口。
极度厌恶BDSM,所以*在我看来*,对手和24/7都没什么可取之处——性场面描写不算~

果然在爱的名义下,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笑


严重同意啊!!!极度极度厌恶BDSM~~而且不爽Xanthe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捧~~上次见面会忍不住骂了她~~结果犯众怒被踢了~~~

ratfan 2005-03-26 23:28
上次见面会忍不住骂了她~~
……
那你被T不是很正常的嘛T_T
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longsan 2005-05-19 20:03
我是从tf同人看是看得,在经历里很长的心理斗争之后终于开始看slash而我第一篇看的就是《借口》,怎么说呢,我的接受能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强,接着就是一系列的slash,大部分都是xathe,追她的人那么多就有了存在的理由,她写的东西还获得了许多奖,这两天开始追slash的说,万人迷的大叔很强.xathe对心理把握很有她的读到之处,不过比起对手这样的,听说变形更是不能看了,其实看久了耽美,胆子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

断小狐 2005-07-20 17:17
看完《对手》的冲动就是把小狐狸从大叔那儿揪过去扔给小克,大叔那个弱啊那个弱啊,幸好作者告诉我是狐狸攻,不然那么弱一个大叔攻狐狸,真是暴殄天物,简直让人想哭死了。

《对手》的大叔根本没有铺开,完全不明白狐狸为什么喜欢他,以及他身上吸引一个光芒四射的狐狸的资本是什么,倒是昙花一现的小克,每次出场都让人惊艳。

elor 2005-08-05 23:49
是有些难受,我也是勉强看完的,之后便不想再看第二遍,但是因为看之前就收到很多告诫,看完的时候反而有一种——啊,可以用“失望”来形容吗?不会被劈死吗?——就酱的感觉,xanthe我觉得她这篇确实涉及很多心理问题,但个别地方还是有些牵强的,而且勉强的类似happy的结局更加突兀,对于劳伦斯同志畸形的解释我也不甚了了。
还是8mm里面那个将少女活生生撕裂的家伙说得令人影响深刻——“我没有被妈妈诱奸,没有被爸爸性虐待,没有被体罚,没有被殴打长大,我的家庭普通正常,如一般人一样的长大,似一般人一样的生活,我没有背景,就是想这样——而已。”

向这个星史郎颁布美形的混蛋致敬——总算他没有理由解释他为什么要变这样。。。

elor 2005-08-05 23:53
错,是像却不美形。。。。

玉琅缳 2007-02-23 00:28
我喜欢这个讨论,人们对《对手》的感觉往往走两个极端,要不很喜欢,要不很厌恶。无论如何这是篇让人印象深刻的文,露骨描写不多却让人毛骨悚然。
这篇文里大叔只是可有可无的一个符号罢了,我看最后的结局只是作者给读者的一点安慰。

jly1125 2007-05-18 13:55
我看了一半还没有就跳起来把网页给关了,一些SM文看了也就看了,可这篇里面的阴暗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查看完整版本: [-- 《对手》乱弹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