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档案中文网 -> slash专区 -> 狗狗的幸福生活(SK/K)   by Josan 翻译:Tennis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狐狸 2005-11-12 12:39
原文链接:http://www.squidge.org/terma/josan/dogslife.htm

授权信:

狐狸:
还是来要授权,还是想转去这两个地方,可以吗?
以为文章没有完,所以上次没有一起要,这里的狗狗真是抢尽了另外两只的风采,意犹未尽意犹未尽意犹未尽,想把它抱回去养^^

http://alexkrycek.bbs.xilu.com/

http://x.myxfiles.com/thread.php?fid=13

Tennis:
转素木有问题滴,但务必请注意把我拉掉滴那一句补上!泪…………想起鸟丢人滴往事……

狐狸:
好的,我会加上的^^

狐狸 2005-11-12 12:40
It's a Dog's Life
by Josan

他不知道拿我怎么办才好。

我立马就能知道这个。

我没为这个责怪他,第一次遗弃我的那人也不知道拿我怎么办才好。

叹气~。

人们以及他们对“纯洁”的定义真是一个大问题。是啊,我一开始是纯洁的,哪只小狗不是呢?但是我们要吃东西,于是我们就长大了。而且,在我来说,不是吃啊长啊,而是,吃啊~长啊长啊长啊。

我始终是不理解这个。为什么一个住在城市里的五楼的人,会认为一只纽芬兰犬是对他们孩子来说很好的宠物呢?

因为这就是那个女人的想法,直到我长得比他们家沙发还大。而且,不管我怎么蜷,都没法在那上边儿呆得舒服。而那时我还没长足呢。他们决定对我最好的处理方法是把我一直开车带到乡下并扔在那儿的时候,我还不到一岁。

我不知道他们以为我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以为我会像我的一位祖先那样搜寻遍广大的土地吗?还是会有个什么人看到我,发现到我的“纯洁”而收留我?

好吧,想一想。人老是抱怨,我的狗食太贵啦,把我牵出去遛应该是孩子的事而不是他的啦,我总是弄出一团糟啦,我占了太多的地方啦。而且他还在以为没人注意的时候踢我!好吧,我非常确定,我毫无要走到第一个和善面孔前去的意向,就这样。我可能确实很小,但是我还不笨。

所以我整个夏天都在闲荡,从垃圾桶里翻找食物,跟人类保持距离。这在我的血统中是不常见的。“我们”通常喜欢人类,信任他们。 “我”不。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对我不好。有些任我在周围徘徊,摆出食物来给我,试着抓住我。

我得承认,当你还年轻的时候,你就会做些那种,嗯,过后看起来,有那么点儿傻的事情。我非常确定那些人会对我非常好,他们或许会收养我,说不定会给我找个纽芬兰犬被高度宠爱的地方。但是我喜欢到处游荡。确实,那种饿肚子的时候还是有的,但是我可以继续前进,看看下一个山坡后有什么。所以我是不会对饮食这种事情斤斤计较的。

就像我说的,那时我还年轻。

不过,到了一定时候,你就得面对现实了,在我来说就是冬天的袭来。

你要知道,因为那皮大衣我其实并不感到十分寒冷,但是我很聪明,知道我得需要某种隐蔽所,某个附近有着固定食物供应的地方。

就在那时我发现了那个男人。

他站在一个小山坡上,脸朝着大海,什么也没在做。他一定在后脑勺上也长着一只眼睛,因为我走到开阔处的时候,他刷地一下转过身来,快得让我大吃一惊。我不喜欢他手里拿着的东西。虽然我从没看过这么小的,但是我被不想让我走近的人用步枪指的经验够多了,早就知道这种东西能干什么。

我们就这么彼此瞪着。

慢慢地,他站直了身子,拿着枪的那只手垂到身体一侧。他开始移动,但是一直留神着我。我只是坐了下来,跟他大眼瞪小眼。当他开始后退,我跟着他,在我们之间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他住在一所空房子里,门口停着一辆某种机动车辆,上面装满了东西。我留给他一些私人空间,看着他移动,来来去去,从车到门,从门到车,把一箱一箱一包一包的东西搬进房子里。

他假装不理我,虽然我很确定要是我敢突然移动那把枪绝对会重新出现在他手里的。

我一直看着,直到他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我因为夜晚的寒冷回到那在附近石堆中的隐蔽处去,一边想着他。他移动的方式,他身上的味道。他是否能成为一个食物提供者。

第二天有一场暴风雪,所以我呆在里面。我确实很饿,但是在这种像鞭子抽一样暴烈的风雪里迷路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我一直等到第三天,才回到那房子处,那个男人正努力地在房门和他的机动车之间铲出一条路来。

我刚从一个被风吹起来的雪堆上探出头来,他就知道我的存在了。我们瞪着对方。我坐下来,摆出我最棒的“迷路的伤心小狗狗”表情。

他无视我。

我等了一会儿,换上我“快饿死的可怜小狗狗”表情。

依然没用。

加上一点儿哀切动人的呜咽低鸣!

他还是无视我。

Hmmmm。现在是最妙的组合了,几乎从来没失过手,总是能给我弄到一些残羹剩饭——但是,又一次,失败了。说不定是因为他在这儿住的时间太短,还来不及生产出什么残羹剩饭来。

我决定蹭近一英寸看看。

结硬了的雪的最大好处就是你可以在上面滑行。我把前胸贴到地面,后腿使力,向那个男人小心地靠近一点。

他甚至没停过他的铁锨。

我坐起来,叹口气。事情不太妙。我饿得很,而且那正低低地黯淡了天空的黑云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好兆头。我最好在下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回去找找那个在石堆里的洞。

我转过身要走,没注意到脚下的小块闪亮。下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四脚朝天,顺着斜面刷地出溜到那个男人刚刚铲出的小路上去了。发生的如此之快,我甚至没能站起身来。

然后就是这个样子了,我摔成一堆儿躺着,而那个人的枪正对着我的鼻子。

我聪明得很,知道不能动。我一直等到他停止了咒骂把枪收回去。然后我还是没有动。不是我不想,而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试图移动会很疼。虽然皮毛厚实,可在那下面我其实皮包骨头了,而且我刚刚着陆的时候重重地撞到了侧腹和髋部。

所以我呆在原处,一动不动,以尽量不压到肋骨的方式喘着气。

那个男人最后看出来我是哪儿也去不了了。他蹲下来,小心地伸出左手,等着,看我有什么反应。
.
我不能为了这个责备他。我现在皮毛一团糟而且看起来饿得要命。他把手放到我肩上,让我主导我能接受的他的触摸程度。我试着站起来。我们直直盯入彼此眼中,然后我垂下了眼睛。

“该死,你最好进来。”

那个男人走向门,打开它。当我理解这一切的时候他等待着。我好好地打量了他一番。他瘦瘦的身体散发出明显的紧张气息,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我干什么全不关他的事一样。好吧,为了一顿饭冒冒险还是值得的。而且,虽然我喜欢水,对雪可是敬谢不敏。

我蹒跚进去了足够长的一段后,他关上门,走到我附近。他把他那沉重的夹克丢到一把椅子上,打开一只碗柜,拿出一听罐头来。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就是食物的香味而他把那一整个罐头都倒在一个盘子里放到地板上。然后他走到什么人放在拐角处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来。

我飞速的清空了那只盘子。我怕在我吃完之前那个盘子就会被拿开。

然后,一边留神着那个坐在原处读报纸的男人,我很快地巡视了房间。这里看起来跟我在夏天时偷看到的大多数厨房几乎一样。正中间有桌椅,火炉紧挨着一面墙。还有几个箱子放在四处,桌上有一两个,房间的另一角也有几个。但是我从那里面没闻到什么可吃的东西,所以就对它们不感兴趣了。

在那火炉的一边有一堆木头,另一边倒是空的。所以我就到那一边去,过程中只是稍微地夸大了一下我跛行的惨状。我闻闻那地方,向后坐到角落,安顿下来,把头搁到前爪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很快就睁不开眼睛了。

我们在一开始的几天里都非常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对方。暴风雪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一种相当接近的状态下度过这几天。

他训练起来很容易。要是我到门口去,他就让我出去,自己呆在那儿,从窗子里看着我,这样当我回来的时候,他就去打开门。

如果我到他给我准备的碗那里去,他会确保碗里总会有些东西。他一天更换两次新鲜的水。他一开始用那些炖肉罐头,但是等暴风雪停了,他就消失了几个小时,回来时带着两只真正的狗碗,不是那些我老是怕打碎了的东西。还有一些那种大大的狗食罐头,不是那些我不喜欢的他原来喂我的东西,不过这种食物戳我的肋骨更厉害些。还有一大袋子磨牙棒,有些是真正嘎吱嘎吱响的好味道,啃起来超棒的。

又过了一两天,或许更长后,我允许他碰我了。他买了一个刷子,用来刷我的毛,一次一点地让我慢慢习惯它。有一次,他碰到了一个特别敏感的地方,说不定就是我当初摔到的。我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嗥叫,他立刻就停了手,把刷子放下,检查了我一遍,非常仔细的那种。我真的感激这个。我用我能的唯一方式表示了它:我舔了他。

“讨厌!”

不过我知道他就是说说而已。因为他从来没把我推到一边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叫我Barney。他根本没跟我讨论过这个。当房主有一天来卸下更多的燃木时我知道了他的名字:Alex。

不坏的名字。不比Barney坏。

那个冬天我们了解了彼此不少。他不像我第一个主人那样每天出去。他总是在各处坐着,有时候阅读,但更经常的是就盯着墙看。他为吉普车铲出路来开,虽然那房主其实可以用一台大机器把路清好。

我向他展示,如果他把一个球丢到厨房地板上,我就会滚它,或者把它叼回来给他。而他就给我秀他可以前一分钟还有两只胳膊,下一分钟就变成一只了。我从来不知道你们可以把这种东西都能这么安上拿下。事实上,我不记得有任何人能玩这样的把戏。这令他显得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我的Alex!

有一天,大约是一个月以后,他坚持要我跟他一起到吉普车里去。我对这个主意不太确定。我上一次被开车带出去的结果是被遗弃。而且那个时候我正粘他粘得越来越厉害。不过,嘿,有些时候你就是得去信任。

我信任Alex是没错的。啊,我并不喜欢在兽医那里过的一夜,但是他没有把我留在那儿,而且在接下来一两天里他对我十分关心。

我们在第一个冬天里没干什么太多的事。我呆在火炉边的那个角落里,虽然那儿对我来说是太热了,但是我在那里感到安全,而Alex从来也没主张过我要从那里出来。

为了报答他,我只要听到有什么东西试图接近这房子就会吠叫,无论什么时候。他看起来很感激我这么做。

而且当他做了那些噩梦无法回去睡觉时,我会陪伴他。在那些夜晚,当他阅读或者听着音乐,我就趴在他的椅子旁边。

还有一些夜晚,他会走出他的房间,坐在那火炉前的地板上,打开炉盖放进些木头,看着它燃烧。在那些夜晚,我会坐在他身旁,给他提供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如果他需要的话。

有一次他需要过。他把胳膊环过我,脸埋在我的皮毛里,发出痛楚的声音。那一晚我呆的跟他确实非常近,甚至跟进了他的卧室,因为我知道他不好受。

自那晚以后,我每天都睡在他床边,而那噩梦似乎来得少些了。床前的地板冷得要命,虽然他确实给我放了块编织地毯在那里,这样我就不必直接睡在木头上了。

他在这种地方总是很体贴的。

夏天来了,我还是和他呆在一起。我们出去一起散很长的步,把屋子周围方圆好几英里的土地都探索遍了。如果我们是朝着海岸走,我就带着一根木棍。Alex,他聪明得不得了,知道我是想让他把它丢到水里再等着我把它叼回来。但是我从来没能成功地让他加入进来。

有时候我们开车出去,环岛旅游。我开始喜欢上这个了,窗子开着,我把头一直探在外面,他把音响开到最大。

我对那些去城里的旅行不怎么热心,虽然Alex也不比我好多少。城市令我们都神经紧张。我不清楚他是为什么,不过我总是怕碰到那些遗弃我的人。他们说不定会想要我再回去,而我当然决不要离开Alex。我们会往吉普里塞满无论什么他认为我们需要的东西,然后匆匆逃回家去。

是啊,一切都考虑到了,我们在那里享受着美妙的生活。他把他几台电脑中的一台安到了厨房一角里,买了一台电视还有好多录像带来看。他甚至买了一盘叫“纽芬兰历史”的带子。不过我不喜欢这些。我不想他一再地冒出新点子。我必须承认我的占有欲太强了一点儿,我想拥有他的全部注意力。

依然,像所有美好的东西一样,这日子到头了。

另一个人出现时我们已经一起度过了两年。那时正有一场暴风雪,所以我没能听见他的到来。

总有一些时候,我会对人类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你会想,他们总该有些比在正刮得厉害的东北风里跋涉好的事情做吧。

但这一个不是。而Alex在他出现的时候明显紧张的不得了。我从我的角落里看着他和Alex说话。在某一时刻,我认为最好让这个男人明白Alex并非孤军作战,于是从我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

在我打量他时这个男人明智地选择了不动,而Alex喂给了我几块磨牙棒。老实说,当我向上看却发现他们的胳膊在彼此身周环绕着的时候的确被搞晕了。我不能确定我是否喜欢这个。

但是随后那个男人,Walter,在我的碗里放了几块炖肉,于是我开始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他。

他,Walter,还是呆在这里。

他也很喜欢散很长的步,而且他非常善于把木棍丢到水里。他分享着Alex的床,而我有时候不得不回到我的角落去好能睡些觉。但是Alex快乐多了,Walter偷偷地接手了我的照料。

所以现在我们要出发了。

我对此还是有点紧张,但是Alex只是卷起我睡觉用的小地毯然后把它放在吉普车后座上。而且后座的窗一路上都开着。

Walter拿的包里装着我最喜欢啃咬的牛皮骨。

我不知道我们要去那里,但是这也算是一种冒险。我所有在乎的就是我们是一起去。

这就行了。

The End

布拉布拉 2005-12-05 13:04
纽芬兰啊,憨厚的大黑狗狗~

彦浩文 2009-06-27 09:21
[table=98%][tr][td]狙击手 狙击手精彩在线[/td][/tr][tr][td]影片主演:佟大为 高希希 王宛平 刘孜 邵峰
所属地区:大陆
影片类型:连续剧[/td][/tr][/table]总制片人:张申燕
出品人:李 明
导 演:高希希
编 剧:王宛平
摄 影:朱 伸
美 术:王怡涛
出品方: 北京小马奔腾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主要演员:佟大为 饰 龙绍钦
刘 孜 饰 苏云晓
于 滨 饰 大 春 
邵 峰 饰 文 轩
李依晓 饰 九 儿 
毛 孩 饰 石 头
矢野浩二 饰 芥 川
电视连续剧《狙击手》故事梗概:
本剧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中期的中条山战役前后,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大少爷,在与日寇的浴血奋战中,与八路军不断摩擦,又并肩作战,逐渐成长为一个英雄的故事。同时,八路军女战士九儿,八路军连长大春,龙少的初恋情人苏云晓和丈夫文轩,龙少小兄弟石头,以及日军冷血狙击手芥川,都以神枪著名,因此这也是一部演绎神枪杀敌,充满传奇色彩的电视剧。
接受过德国军事院校正规狙击手训练的大少爷龙绍钦,回到国内抗战前线,怀着一腔杀敌报国的热血,却处处不适应,最后来到第一战区段旅。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是率小分队狙击一个日寇的炮队,任务结束时,却遭遇日寇反包围,几乎全军覆没,只有龙绍钦一个人逃出生天。
龙绍钦回到部队,怀疑有人出卖此次行动。可是负责情报工作的军统参谋长文轩却怀疑龙绍钦,为何只有他一个人逃回来?与此同时,龙绍钦的青梅竹马的恋人苏云晓也出现在这个旅,原来她嫁给了这个怀疑龙绍钦的参谋长,这让龙绍钦再次产生离去的想法。
但是战场情况发生变化,龙少只能继续执行下一个任务。这次任务是掩护部队转移,八路军太岳军分区林团负责接应国军这个旅,龙少第一次与八路军连长大春并肩作战。虽然双方存在巨大的差距,但是在狙击敌人这方面却配合默契。紧接着日寇派来一名与龙少在一个学校受训的王牌狙击手芥川,夜袭段旅旅部。这个情报被八路军截获,于是八路军主动出手,和段旅一起粉碎了芥川的偷袭。在战斗中,女八路九儿为了抢救龙少负了伤。这使龙少有了更多的机会认识八路军。
文轩发现龙少与芥川的同学关系,更加怀疑龙少。可是龙少在战场上的表现,却让职业军人段旅长非常认可。文轩也发现妻子苏云晓堆龙少的感情非同一般,两人同床异梦,而苏却告诉龙少,文轩是天下最好的男人。实际上苏云晓因为孩子被日寇挟持,已经被迫成为日寇的奸细。
日军大举来袭,战斗异常激烈残酷,段旅补充的新兵,被日军屠杀,八百学生兵义无反顾,投入汹涌黄河,战斗中龙少负伤,被八路军抢救。龙少与自己救活的学生兵石头建立深厚兄弟情。
在养伤期间,龙少心里种下***人确实高出国民党一头的感觉。八路军这些理论,正直单纯的龙少是赞同的。最令龙少震动的,是八路军整体精神面貌和驻地百姓良好关系,虽然装备简陋,但精神状态强过国军很多。女八路九儿的单纯善良,更让龙少渐萌好感。
八路军方面此时已开展百团大战(1940年8月),因为怀疑国军内部有日军间谍,决定采取声东击西手段,借调龙少等,声称在某处伏击,其实是潜入日军阵地,龙少等充当炮火观察员,将侦察日军炮兵阵地报告林团总部,林团调集所有重炮,准备一举摧毁之。段旅和林团共同组成狙击小分队,准备深入敌后寻机歼灭芥川,
苏云晓送出情报又后悔,接到情报的日军反而陷入包围,恼羞成怒的日军,杀害了红十字会里包括苏云晓在内的孤儿,愤怒的苏云晓借助日军,独身对抗直到战死。与此同时文轩也在芥川的包围圈中苦战得脱。
抗战接近尾声,中条山一带再次成为中日军队的战场,作恶多端的芥川终于被龙少击毙,但是九儿却为保护龙少双眼受伤而盲。
日本宣布投降以后,内战传闻渐盛,段旅和林团现在不再往来。对龙少来说,战争已经结束,只想归隐山林,然而龙少与大春九儿的交情,却让国民党不能接受,成为内部整肃对象,军统特务更想将他秘密处决,文轩幡然悔悟,救龙少之后,吞枪自尽。
段旅长正在痛苦为难,最高军事当局手令命他将林团彻底歼灭,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段旅长虽然调兵遣将,但也想不通!龙少动员段旅长与林团长见面。
军统特工吴世酋监督段旅,石头掌握特务营,石头是一个关键力量,龙少与石头交谈,石头表示,一切听大哥的。九儿仗着自己的盲射本领,於夜间来救龙少,军统特工吴世酋却早知九儿盲射规律,几个人将九儿团团围住,制造各种假像,然后乱枪将九儿击毙。
赶到的大春和牢房里的龙少同时看到九儿倒下,两人痛不欲生。
[1] 石头营地被解放军团团包围,数门大炮和炸药对准石头守卫的城门。
龙少走来,求林团长让他再和石头谈一谈。
龙少扔掉国军军帽,不戴肩章,以一介平民身份,不带枪走向国军阵地,站在一排枪口下与石头交谈,谈了他这几天在九儿墓地前想到的一切,谈到和平杀戮战争军人的意义,勇敢的意义。
吴世酋下令开枪,龙少缓缓倒地,用自己的生命向石头,向世人诠释,一个军人的真正的勇敢,制止战争。
幕后花絮
“狙击手”弥补空白
最近几年,军旅题材电视剧充斥荧屏,怎样独辟蹊径成了每一位导演拍摄此类电视剧前都要面对的课题,高希希就选择了此前国内影视剧作品从未涉猎过的视角——狙击手,高希希和王宛平共同塑造了一个狙击手群体,着力展现他们各自的心态和状态,面对国家、面对自身、面对民族危亡时候的感受。塑造这样一个专业性较强的角色,对编剧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难题,难得的是,擅长于写情感戏的王宛平不仅是军人出身,还曾是一名优秀的射击运动员,她对枪的了解和兴趣与同样是军人出身的高希希一拍即合,最终促成了这部戏的诞佟大为变成职业军人
提到《狙击手》中几位演员的合作,高希希不断地使用“逼迫”这个词,刘孜、邵峰等几位演员“逼迫挤压”佟大为完成一个以前从没完成过的任务——从青春偶像到职业军人转型,而佟大为反过来又促使其他人完成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每个角色的定位,颇有些高手过招的意味。而剧组生活中,这种“压迫感”也无时不在。高希希说,剧本经过了一轮一轮的修改,最终完成后,他还把王宛平留在剧组一个多月,就是随时接受演员的“折磨”。
高希希说,《狙击手》是一个群戏,不只是几位主演,每一个人物都很复杂,“其实我跟王老师最终的一个目的,就是放下武器。我当时拿了苏联二战以后的几幅画给王老师看,其中有一个雕塑叫‘斩剑为犁’,我说我要的就是这个灵魂,因为任何战争给任何民族带来的都是痛苦和灾难,真实的战争、真实的战场,每时每刻都是命悬一线。所以要告别战争,告别武器,祈求和平。”


查看完整版本: [-- 狗狗的幸福生活(SK/K)   by Josan 翻译:Tennis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