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slash专区 -> [M/K]猩红之花(死亡警告,angst)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M/K]猩红之花(死亡警告,angst)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eetu2lat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见习探员
精华: 1
发帖: 261
威望: 59
财富: 270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5-02-19
最后登录:2006-08-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M/K]猩红之花(死亡警告,angst)

猩红之花

原作:Flutesong
翻译:meetU2late

开枪啊,Skinner。开枪!瞄准喽,妈的不要再射来射去就留下些伤口。杀了我,让我成为最后一个被了结的人吧,因为我临终前还想要大笑一声呢。难道你以为我不需要这个么,你这个以正义自诩的混帐?

我需要这个。

哦,Mulder,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你持续不断地发着自己的牢骚,就好像当这些沙尘和烂泥是黄金和红宝石似的。

痛楚,盛开的鲜红和怒放的猩红,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带来鲜花;我为自己制作了鲜花。

寂静。惟有寂静。没有安宁,没有光明,没有黑暗,也没有温暖或是寒冷,惟有寂静。

独自一人。不是孤独,不是别离,只是完全属于自己。

不是静默,不静默,非静默?我在倾听么?在聆听么?

思考。这是想法?还是记忆?


我坐在一个树桩上。/我曾来过这里。/这里是我的秘密据点。只有我一个人来过这里。

很久以前这是棵高大茂密的树,有人在它树干周围种满了红白相间的三色堇。它们一代代地繁殖下去,甚至连这棵树本身都被砍伐掉了,它们仍年复一年地盛开着。

最后一次来到这里的那年我25岁。我原并不打算回来的。那时我恪守的一个承诺。我把母亲的黄金婚戒葬在三色堇下边,紧挨着父亲的手表。

我租的红色福特敞蓬卡车仍然空着。没有什么东西是我真正想带走的。那些充满仁爱之心的邻居们认为我被悲伤征服了以至于不愿保留任何会勾起对生活的回忆的东西。

我想问他们,“什么是生活?”但那看上去不合时宜,而且他们只有满口的陈词滥调,什么年轻人啊一切都在你面前等着呢之类的。

我把母亲的黄金婚戒葬在父亲的手表边,隔壁就是哥哥的金色的领带夹。那是我们在他大学毕业找到第一份工作后合伙买给他的。

他死的那天我们事实上都随他而去了。我们只是留在尘世等待真正的死亡的降临。首先是父亲,然后是母亲,现在则是我自己,但当他死的那一刻也是我第一次品尝死亡。


我赤裸地躺在汽车旅馆狭小的床上。/我曾来过这里。/

那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也是我第一次和他在一起。你只能拥有一个第一次,然后你再也无法回到那个你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在乎他刚杀了我,带给我死亡,然后又让我继续活着。

我不是他所爱的对象。他已经全神贯注于自己紧张的生活和那些探寻还有他的搭档。我是他正在消逝的兴趣,暂时的入侵者,连他人生道路上的一块里程碑也够不上。

我会突然袭击他,但我不会成为他重要的人。我了解什么是忠贞,他们让它钻入我心中的方式与他把他的阴茎钻入我体内的方式一模一样。他们都无情地钻得又重又深。他们这么做是出于恐惧和痛苦;他则是为了快感,毁灭性的快感。


我在干燥的深深青草中挣扎扭动着,闻着泥土的味道,看着太阳和天空。/我曾来过这里。/

我不知道自己如何从黑暗泥泞的“那里”来到长满粗糙青草的“这里”。但我不在乎。我在这里,我又可以自由呼吸了。

我想知道,只是短暂的一瞬,我是不是获得了重生。我不记得自己第一次从母亲子宫中离开的情形了,从那暗酒红色的血液中被放逐出来。没有人记得。这直通的类推使我发笑,但不管怎样不一会我就头晕了。滚,滚,滚!我退出了,我继续生存着,去他妈的哥哥/父亲/母亲还有Mulder——我活着而我喜欢活着。

现在我会不顾一切地去获得生存,为了活着而活着。我已经获得了没有人能授予我的忠贞——不是通过痛苦也不是通过快乐。

我是重要的,最终我对于自己来说是重要的。


我觉得痛。我被鲜血,尿液和呕吐物弄得浑身湿透了。/我曾来过这里。/

我从未想过要回来。这是一个我知道自己无法恪守的承诺,甚至在它发生时的那糟糕一刻我也知道。我明白我会回来,回来,无论何时只要我合上双眼,我就会一再回到这里。

我已经成为了活伤口。

我很冷。和哈萨克斯坦纷纷扬扬的雪还有Marita的眼睛一样的冷。这火焰,焚烧了无辜者的火焰,不能温暖我,它无法融化我的心,无法为了剩下那些即将被焚烧的无辜者而融化我冰冷的心。他们会被焚烧,死亡的序幕已经拉开。

我曾经也无辜过。

我感受到的唯一热度源自于我一路上收集的仇恨铸成的无底深渊。那是冷焰,但它熊熊燃烧。


我蜷缩在他温热的身躯上取暖,他的脸郁郁不乐的。/我曾来过这里。/

Mulder,Mulder,这比你个人对真相诚实的渴望还要真实。我发现我很难关心地球上那60亿的死活,但我仍然关心你,我想我仍然关心我自己。所以,这里,在这里,拿起这个真相,一路上都带着它。

我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人了么?我也许还没有成为里程碑,但我该死的肯定,我正在成为里程碑,而你永远不会再次将我遗忘。

这一次,我漠不关心地走开,而他躺在地板上,形神俱毁。

我在一个肮脏闷热的监狱里。/我曾来过这里。/我在一个烟雾弥漫的黑暗的公寓里。/我曾来过这里。/我和Mulder还有Skinner一起在FBI办公室里。/我曾来过这里。/我站在阶梯的底端然后跨过了一个老人的尸体。/我曾来过这里。/

我望着清晰的夜空,我知道他在某处的“那里”而我在“这里”。去他妈的,我在这里,/我曾来过这里。/

我在那个钢筋水泥花园恳求他。我关心了,我尝试了,我补救了,我爱你,而他的脸是惊讶的,挖苦的,愠怒的,茫然的,/我曾来过这里。/

开枪啊,Skinner。开枪!

在树桩边猩红色的花朵下我埋葬了我心中金色的财宝。

寂静。


我在“那里”。我在“那里”么?我从未来到过这里。

Mulder跑向通道,而我为他打开了门。他目瞪口呆但他是个颠狂的疯子,所以他通过了这里。

我在“这里”,和他一起待在监狱的牢房里。由于穿着的关系他看上去更糟了,他一看见我就开始质问我,狂乱地比手画脚,揪住我的胳膊,两手一起抓住我的胳膊。

我告诉他一些事情。世界末日善恶决战的战场就在手上。

“为什么要帮助我?”他一遍一遍地问我。

“因为我能。”我说。

这一次他相信了我。

我再次看见了他。他的表情专注,鲜活而激昂,“真相。”他说,“真相!”

这一次他们相信了他。

当他的朋友拯救他时我和他在一起。当他和吉布森沙漠告别时我和他在一起。当他抚摸着那个男孩的脸颊作为告别,然后转身向Scully走去时,那个男孩冲我微笑。

当他相交甚久的伙伴的三重唱使他神经紧张时我和他一起在沙漠里。 当他转身去回Scully的电话时,他们冲我微笑。

当Spender吐出他最后一句刻薄话时我和他在一起。当Mulder和Scully跑掉时,Spender张口结舌地看着我,而我笑了,我从不曾到过这里,但我不会为了这个世界错过它。

当他和Scully在长达几星期筋疲力尽的悲伤后,他们最终分开了,而那时我和他在一起。她去挽救她的儿子和她的对命运的“信念”,而这不会被Mulder或者其他任何人或任何事阻止,除非可能某个神决心阻止。


他正开着车,而我看着卡车冲着我们加速。/我曾来过这里。/但那不长久。弗吉尼亚山坡上的岩石和青草挟带着震耳欲聋的金属雷鸣和红色的火焰冲向我。

寂静。


我从未来过这里。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坐在树荫下,被整齐地开满了的红色三色堇和欣欣向荣的郁金香所围绕着。我可以看到远处的华盛顿山。 他向长凳走来,看见了我,然后开始微笑。

“你看上去好年轻。”他说。

“你也是。”我答道。

“入侵从来没有发生过。”他说,“外星人和所有与他们有关的东西都成为过去了。”

“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外星人。”我告诉他,“但在那里,我想,有一个山坡和一声碰撞声。”

他闭上双眼然后陷入沉思,这是否是想法,然后回想,这是否是记忆。

他睁开眼睛然后看着我,一片寂静。

“她在哪里?”他问道。

“在Quantico工作。”我答道,“她在等待新的搭档和野外任务。

他拿出他的证件。特别探员Fox Mulder,背面的更新显示的时间是1995年。

我把自己的证件递给他。特别探员Alexander Krycek,而这也是一张很新很新的卡。

他把两本证件都交给我,然后微笑。

我从长凳上下来,跪在地面上,然后把它们埋在猩红色的花朵下面。





[ 此贴被meetu2late在2005-07-22 22:41重新编辑 ]


Your Wish is My Command.
[IMGhttp://img013.photo.wangyou.com/2005/9/25/156829/200511278926460.jpg[/IMG]
[楼 主] | Posted: 2005-03-21 22:13 顶端

X档案中文网 -> slash专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