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翻译连载]最爱系列(1/2)----最爱的字(完)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翻译连载]最爱系列(1/2)----最爱的字(完)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翻译连载]最爱系列(1/2)----最爱的字(完)

My Favorite Word----我最爱的字
by Mish
(不为任何商业目的,只为博大家一笑,希望不会引起任何纠纷)

“穆德。”
有个声音。我脑子里空空的,就像以前一样。这个我能听见。我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有个问题老在我脑子里打转,一直让我冥思苦想。
“穆德是什么?”
那个真实的声音并没有做任何的回答,但是一个来自思维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脑子,它说:“我就是穆德。”
这个声音吓得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在那儿,”它又说道。“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能够听到它们?”
“谁?”它们是谁?你是谁?我又是谁?
“我是穆德。”好可怕。我都没有开口说没有什么事(I don't say nothing),他居然可以听见我。“另外,正确的语法应该是‘没有说任何事’('don't say anything)”
听起来,他知道所有的事情。
“知道,加S”
他知道所有的事情。我好高兴听到这句。
“它们又是谁?”
“是‘它们’把我们绑走的,那些外星人。”
“外星人?”
“就是在我们周围的那些,我们可以听到它们的思维。你跟我一样能听到,对吧。”
“对。它们会不会像对你那样的对我?”
“那些实验?你能看见他们在做什么?”
“不,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我能听见所有的东西。”
“我也是,”他告诉我。“而且我也能听到你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它们中的一个。”
“我也是,”我告诉他,能遇到一个同道中人是件多开心的是啊。“但是我觉得这儿不只我们两个。”
“你能听到其他人?因为我不能。”
“是的。”
“你有没有试着跟他们交谈?”
“试过了,不管用。”
啊,应该用doesn't, 但是他却说,“我听不到他们,他们是谁?你知道吗?”
“是个女人。”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得知的,但是我就是知道。“而且她讲话是用她的……”我的词汇里找不到那个字。
“嘴?”
“对!跟我们不一样,你知道?”
我感觉到他在尝试,但是不行。我感觉到他通过我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他只能听到那些没有脸的家伙,还有我。
“她在说什么?”
“穆德。”
“对,我们都知道这是我的名字,”他说道,有点不开心。“‘她’在说什么?”
“‘穆德’,她说的是‘穆德。’一次又一次。我想她认识你。她是不是也认识我?”
他的思绪停顿了一小会儿,接着我听到了一个念头
“噢,我的天啊……”
又一个新词跑了过来,我说道:“史考利。”

**********
我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来熟悉语言。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其它事情可以做。睡觉,吃饭,在我的小窝里翻身。穆德帮了我很多忙。他告诉我我们是怎么来到这儿的,那些没有脸的家伙是怎么把我们绑走的。他知道这一切,真是太好了,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

**********
“我想跟你聊聊她。”
他一阵静寂;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一连串的新词涌进我的脑子,让我也安静了下来。我想安静是件好事,但是说不出原因。我只知道安静有助我学习,可以让我把那些字眼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你是怎么知道她是谁的?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他的字眼犀利---安静不见了。“你是我们认识的某个人吗?”
“我不知道。我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但是你一定还记得些‘什么’……”
“不!我告诉过你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觉得告诉他我能听见她或许不是件好事;现在他意识到他认识她,他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她知不知道你在窃听?她知道吗?”
“什么……听?”
“听她!她知道你在听她讲话吗?”
“你吓到我了!”
一片死寂;我感觉得到他的思维着偷偷地爬进我的脑子。他在寻找着什么……他一定认为我没有对他说实话。他想试着,自己去聆听她,但是他做不到。而且这让他……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感觉到你在聆听着她。”末了他说道。“就这些而已。该死的,为什么我听不到她,你就可以?”
他又一次吓到我了。“求你别来烦我了。”
“对不起,伙计,但是我必须知道……”
“我才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不想知道。”
“但是好好想想,伙计。”他说道,温柔了很多。“我知道你很困恼,我也是……但是你能听见一个跟我很亲密的人的声音。你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知道对我而言她是谁。你感觉到的……不然的话你连一个字都不会说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样就是这样。我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他不会了解的。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感觉自己在一点一点地封闭起来。
“好吧,伙计,算了。”他说道,“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别把我关在外面……求你了。也别把她关在外面。我不会……在意为什么你能听到她。一直听下去吧。为我。”
我喜欢听她。就算她不能回答我,我想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好吧,但是你得为我做件事。”
“任何事。”
“我的词汇不多,”我告诉她。“给我一些词汇。”
**********

他叹了口气。叹气代表好事还是坏事?
“伙计?”
“什么事?”我回答道,太热了---踢了踢裹在脚上像毯子似的东西。毯子。对,就是这个词。
“你那儿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这儿跟他那儿一样,黑咕隆咚的。
“我知道你看不见……该死的,我也看不见。”他嘀嘀咕咕着。“狗……”他很快的刹住了车,深怕冒犯了我还是怎么的。
“没关系,我常常听到。”
“‘狗屁’?你听到‘狗屁’?”
“你在干嘛,穆德?感觉怪怪的。”
“这是笑,伙计。就是当你觉得开心或是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时,露出你的牙齿”
他的笑声盖住了他的话语。我决定了,相对叹气我喜欢笑更多一点。
“这么说来,你老是能听见‘狗屎’,对吗?”他还在笑着。
“对。”这又怎么了?“我还听到‘操’,”我也笑了。嗯,笑还真是件许多不错的东西。
“应该说‘非常不错’,伙计。”他纠正道。
“好吧。‘非常’不错。”
“你‘不’是常常听到‘操’吧。”他接着说道。
“当然是常常啦,穆德”他告诉我“穆德”是他的名字,这就是为什么她老念着。很称他,你知道的。他说“伙计”也很称我,所以我推断‘穆德’很称他。“你常常说,在我们开始交谈前就说了。我听见你说的。绝大多数都是在实验的时候。”
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但是她不说这个字,对吧。”现在他有点哀伤。
她当然说了。但是有什么告诉我别说出口。我知道他可以感知我的思维,但是我也已经学到一招对策。很简单:我知道有时候他用这招对付我,所以要学这招不是很难。
我想他不喜欢听到我说“她也会说那个字”。取而代之的是我常常听见她说的
“对,她最爱字就是‘我爱你。’”
我一定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因为他开始笑了。
“伙计,‘我爱你’不是一个字。它有三个字”
哈—哈。他认为他很聪明,但是我更聪明。
“好吧,那么她有四个最爱的字,”我宣布,翻个身换个休息的姿势。至少我觉得我翻了个身;这很难说啦。
“那你只说了三个。”他反驳说。
“那四一个是‘穆德’”
一阵诡异寂静。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谈话,我有点想念他的思维声音。
“穆德?”
“第四个,伙计。第四个,不是四。”
“第四个,然后呢?”我不介意他纠正我,这很好啊。“穆德,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最喜欢的字啊?”
“大概吧。”他的回答很小声。
“那你最喜欢的字是哪些?”
“我只有一个字”他停了停
“史考利。”
她的名字。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最爱的字。字真的很有趣啊,为什么人们偏偏只想要一个他们真正喜爱的呢?
“因为它对我而言代表了一切。”他说,“我累了,伙计。过会儿再聊,好吗?”
“好的。”
他想休息,我不介意,我正好可以用这段时间好好找找我最爱的字。
我有可能也会选‘史考利’的。

**********
TBC


[ 此贴被dwx在2004-12-15 20:50重新编辑 ]



[楼 主] | Posted: 2004-12-15 13:47 顶端
cellar


头衔:齐祖的忠实信徒齐祖的忠实信徒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Scully秘书
精华: 0
发帖: 525
威望: 107
财富: 682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08-10-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哇喔!!
最近交流区又活跃起来喽!好开心啊!
继续支持!!!!!!!!!!!!!!!!!!!!


属于自己的永远是最好的,自己喜欢的永远是最流行的。
[1 楼] | Posted: 2004-12-15 14:02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穆德,什么是爱?”
“哇,伙计,你还真懂得挑呢,啊?”
“告诉我,好吗?”
“爱就是你非常非常的在乎一个人。你想让他们高兴,他们让‘你’高兴。”
“史考利让你高兴吗?”
哦,哦!那个……我从来没有在穆德身上感觉过……哦,天哪!就像……
“烟火?”他问道。
对,对……不管那玩意儿是什么……对!而且,而且……
“温暖? 欢欣?”
我踢了踢毯子,越来越热了。
“你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你的笑容越来越大,你的双手想触摸她……”
对!如果这就是爱,我喜欢它!
“这算不算是回答了你的问题,伙计?”
哦,是的!

**********
“小家伙!”
“闭嘴!我今天不想聊天!”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一整天了,似乎每个人都在冲着我吼,害得我一点也没睡好。
“来嘛,sport。跟我聊聊,我很寂寞的。”
“不准叫我sport.”我一肚子的火,我待的地方忽然间变小了。或许是因为昨天穆德告诉我什么叫‘幽闭恐惧症’的缘故。我真希望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玩意儿。
“那我该叫你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巴第(buddy,伙计)。就这么叫我吧。”天哪,某些人真是蠢的可以。
“噢,某人今天的起床气还真是不小哦。”
穆德有时候真的是个混蛋。她怎么受得了他的?
“不跟你计较,穆德”最后说到,我知道通向和平与宁静的道路是漫长而崎岖的。也就是说有些时候我得让让步,让他掌控局面。“说吧。但是别指望我会回答你。”
他渴望告诉我一些事情……隔着一片空旷我能感觉到他的坐立不安
“伙计,你说我们为什么可以同彼此交谈?”
我还以为他又要问我关于听她的事。很高兴他没有。
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自己好几回。其他人跟我们差不多,远远地躲在自己茧子里,可是他们就不能像我们一样。我曾试着跟他们聊天过,穆德也是一样。
“确切地说,我们不算真正的交谈,穆德。至少我不是这么认为的。当你说话的时候你的嘴唇会移动,是不是?”我知道我的嘴唇不在动。
“我们或许不是用身体讲话,伙计,但我们的的确确在沟通。”聪明---的笨蛋。这是我在旅程中捡到的另一个字。“依我看,我们有着某种联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是的,我知道,不是今天才感觉到这种联系。我的世界里有些事情不对劲,虽然说不出那儿错了,但是可以确定。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他,他的下一个问题可想而知。事实上,不是真得很想听。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为什么你能听见她,我就不能?”
我的体内有什么在烦躁不已。不管那是什么,都让我觉得难受极了,好像一只手握着我的心脏,狠狠地挤着。我知道他会再问一次的。
“我不知道。我就是能听见。”
“但是为什么?”他又开始让我一点一点的不安起来。随便怎么形容啦。
“就像我遇到了你才可以知道这么多词汇,穆德,这或许是相同的道理。”我回应道,不久前他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的脑子因为同样的糟糕感觉而变得热起来
“生气,伙计。这叫做生气。”
生气。这就是我心烦意乱的原因了。“我的胃好痛。”我知道自己有一个胃,总觉得它离我十万八千里远,但是我知道它很痛
“那是因为你生气,烦躁,伙计。”穆德已经平静了下来;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脑子又被一件新事情填满了。“这叫做歉意。我很抱歉惹恼了你。”
“他们曾经这样对待我吗?”那些没有脸的家伙,那些拿东西戳我们,把我们放在机器上的家伙。穆德说他们有脸,他试着想要向我描述他们,但是我没有办法把那些描述拼成一幅图。我希望我可以看得见。不然对我来说他们永远都没有脸。
“怎么对待你?”
“让我变得很蠢。”我知道蠢是什么意思。穆德喜欢说自己蠢,当然啦总是在他认为我不在听的时候。
“你不笨,伙计,”他回答道。“我想他们只是想让你忘记。每件事你都得重新学起。”
霎那间,我觉得好受多了。我的胃也不疼了,我笑着说:“穆德,有件事我能做,你却不会。”
“什么?”他已经知道了,但是还是明知故问。
“我能听到她。这很棒,对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听到她,他却不能,但是这让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用的。或许我不该再提这个话头的,但是我发现这时候这样做反而有点帮助。“我可以告诉你她都说了些什么。”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我就不再笨了。
“对,伙计,那很棒。”他的思维声音温柔而带着哀伤。“她的名字是史考利。记住了。”
“史考利。”他最爱的字。就我对她的认识,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棒的最爱字眼。我有一个小小愿望:“我希望我能替穆德给史考利带些消息,但是我做不到。”
“没关系,”他叹了口气,四周弥漫着宁静。我发现当他安静下来就表示他想要做一次严肃的谈话。“她还好吗?”
一个倾斜,我的胃又开始痛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穿过一片漆黑,穆德感觉到了我的疼痛。
“她今天很……生气,穆德。”现在我知道这个字了,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用它。
“有人伤着她了?是他们吗?告诉我!”他的话语变得越来越快,夹杂着大量的气愤与惊恐---对,惊恐,又一个新字。一切来得那么汹涌,我没法听懂他。我立刻躲了起来,等待他停止咆哮。
“伙计?拜托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她没有受伤,穆德。她在生一个叫SKINNER的人的气”
一片安静。这不是他所预料的。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想让她有另外一个搭档。”这个字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叫搭档?”
我的胃跟火烧似的。穆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他正在回答,他的安静是对我疼痛的回答。
搭档的意思就是疼痛。走开,走开,我告诉那个字。
“没事的,伙计。”最后他说道。“搭档是好的。”
“是吗?”那份感觉让我怀疑该不该相信。
“是的。”现在他笑了,一个小小的笑容也随着挂在我的脸上。“史考利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搭档。”
这么说来‘这’就是搭档的意思咯。当你爱上一个人,她就成了你的搭档。
语言的东西真麻烦。但是值得努力。

**********
TBC



[2 楼] | Posted: 2004-12-15 15:34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来是写小威的,我喜欢~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3 楼] | Posted: 2004-12-15 16:42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巧克力。”
“巧克力。”
“泡泡浴”
“泡泡浴。哦,这个听起来很有趣。”
“的确,伙计,相信我。”
“其它的呢?”再告诉我些,再说一些,穆德。“她还喜欢其它的什么吗?小狗?猫咪?大象?小鸟?”
“慢点,伙计,”他笑着。“一次一个问题。”
我还是试着想要找出我最爱的字。我知道要是我选史考利穆德会不高兴的,但是我可以选史考利喜欢的东西。
“她喜欢你,对吗?”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我能感觉得到。“是的,有时候。”
“为什么是有时候?我以为她是爱你的。”爱跟喜欢是两件非常相似的东西,我就只知道这些。
“她爱的,”他回答,“但这并不表示她每时每刻都喜欢我。这很难解释的,伙计。”
“试一试”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相爱的人还是会做出激怒对方的事。这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一点儿也不喜欢他。你反对,你争吵,你纳闷当初怎么会对他一见钟情。但是你还是爱着他。”
“举个例子。”我想我会明白的。
“好吧。”他说道,我感到他的哀伤正慢慢地浮上来,但是他又把它压了回去。“比如说,我想她现在一点也不喜欢我”
“为什么?你做了什么?”
“我留下她一个人,尽管她知道我会去哪儿,她也从未期待过我的不归。”
“这不是你的错,穆德。我们都知道自己也不愿意待在这儿的。它们不放你走,她也不能怪你啊。”
“问题是,”他叹了气,“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离开的。”
我搜索着自己任何能够安慰他的感觉,我能做的就是这些,“她没有生你的气,穆德。一开始有那么一点儿,但是后来就没有了。她只是想要你回家。”
“我知道。我也想回家啊。”我敢说我们的谈话让他精疲力尽。
“休息会儿吧。穆德,我们过会儿再聊,行吗?”
“好吧。”
该死的。我还是没有找到我最喜爱字。
“穆德?”
太迟了,他已经睡着了。要是下次我能记得,我一定得问他什么叫‘怀孕’。
根据史考利的感觉,这一定不是她最喜欢。但是我说不清,有时候她说这个字的时候很开心,有时候就不。不管它是什么意思,她呕吐的时候真得很不开心,
或许,我不要去想这个问题。
**********
交谈变得几乎没有止境。我们不需要吃东西;很显然我们有营养供给。时间在流逝,是的。我在没有办法听到他的时候睡觉或是休息,一个周期接着一个周期。我希望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他也别来打搅。
我们很久以前就放弃辨别我们在哪儿,是谁抓了我们。我们都知道对于答案这是一个琐碎而无用的寻找。只知道我们都处在某种假死的状态,我们的肉体不为外界的刺激所打扰,我们依旧有反应,但绝大多数是彼此的感觉。这很不错,因为我们不用承受试验在肉体上制造的痛苦。
厌倦是个问题。不是我,而是他。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不肯安静的主儿,老是跟我聊天。必要的时候我会插上两句,但是我还是擅长做一个聆听者。
相反的,我像个海绵似的吸收着他的知识。从他那儿流出的无穷无尽的字汇和感觉,让我吃惊。我们是完美的一组;穆德爱说而我爱听。
时间一周一周的过去了,一个月一个月,我对时间和空间完全没有概念,但是他记得并告诉我。阳光,云朵。钟表的嘀嗒声,什么是秒,什么是分钟还有什么是小时。虽然我无能,但我还是走了进去。
这是唯一的字,入门。
我们聊爱因斯坦和牛顿,麦当娜和埃尔菲。给我解释一下,我告诉他。你有数以万计的词汇。
“你长得什么样?”
他笑了让我觉得自己又傻又无聊。
“你确定你想知道?”
“是的。要是不想知道就不会问你了。”我一点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但是我对人体解剖有着一定的概念。谁会在意我长什么样?好奇心在我体内膨胀着。迫切的想知道这个让监禁生活变得可以忍受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好吧。我的头发是棕色的,眼睛也是,但是会变颜色。”
“淡褐色?”我感受到了他的惊讶。“史考利的思念里它们是淡褐色的。”我解释道。
一提起她的名字,他就变得沉默,但还是继续下去了,“她告诉我在我伤心的时候,我的眼睛是棕色的,当我开心的时候,它们是绿色的。”
“酷。”这是唯一可以描述我敬畏的字。“还有呢?”
“酷,哈!”他傻笑到,“但是,我的鼻子就不是那么酷了。它很大,非常大。”
“那又怎么样呢?”
“伙计,要是你顶着一个大鼻子,你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这是遗传的特征,对吗?穆德?”
“对,是遗传的。”他回答道,活像个校长。他告诉我我们都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家族里的人都会有同样的特征。
“我的妈妈和爸爸一定很漂亮,因为我觉得自己很漂亮。”他没有回答,“穆德?我会见到我的爸爸妈妈吗?”
“会的,你会的,伙计。我向你保证。”他话语中的坚强让我热血沸腾。但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下一个问题,他就已经沉浸在一种叫做篮球运动的喜悦中了。
尽管当我们休息的时候,我们不会交谈,但是我依旧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梦。有时候还能看见。他思维的彻底放松让我可以看到画面。我不想告诉他是因为我知道他不能像我一样做到,我不想让他因为这个而伤心。

史考利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挨下来是篮球。我给他片刻宁静,因为我不想告诉他我已经知道这个游戏了。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不安。急切地想要继续刚刚中断的话题。
“她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我静静地问道。打断了他对三分球投篮的学术演讲。我在他梦里见过她了,但是我想听听他的描述。他对一件事物的看法对我而言已经变得很重要了。
随着我词汇量的前所未有的改良与增加,我已经能明白伤心,悲伤同忧郁的不同了。用他给我的词汇来形容就是忧郁。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她很漂亮”带着一丝纵容,他叹了口气“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具体点,穆德”我恳求道。“求你了。”
对于我的恳求他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坚持着。
“我就像你这样向她死缠烂打。”
“你有家的,伙计。我知道你有。”他自私的保有着她的容颜与身形。“你最终会记起他们的。”
他应该是感觉我在噘嘴生气,因为他很快就举手投降了。
“她不是很高大。”他开口说道:“我犹豫是不是该形容她娇小。她真得很讨厌这样形容她。”
“我知道,”我回应,很高兴他正给与我想要的。不仅如此,谈论她也让他变得兴高采烈。他的笑容迅速的从想望到骄傲。
“她是红头发……”
“跟火一样还是跟番茄酱一样?”我插嘴问道。他讨厌火却爱死了番茄酱。我希望他会选番茄酱。
“什么也不是。”他笑着说,“更像夕阳,有点红色带橘黄色。她很白皙,蓝色的眼睛还有……”
“什么样的蓝色?”我执意要他描述得尽可能的详细。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蓝得就像无云的天空,蓝得就像加勒比海。蓝得就像北卡罗纳州的Tarheels blue”他手舞足蹈地说着。
“啊。Tarheels blue”我重复着,记起上次穆德休息时候的那个梦。那次他在起跑线上,大学时代他一定是个出色的运动员。人们梦里那些事都是他们曾经做过的呢?还是他们想做而未作的?我封闭起这些想法,有一天我会问他的,但是不是现在。我有更好的问题问他。“我明白,还有呢?”
“那我想想……她很少笑,但是她的笑容一旦出现却是非常灿烂。连牙龈都露出来了。”
“很大,啊?”我吃吃地笑道。
“对,很大很温暖。让我想……”
“想怎么样?”
他的思绪有那么一霎那的混乱。“你多大了,伙计?”
从他梦里我学到的不单单只是篮球。
“足够大了,穆德。”我回答道。至少我假设自己已经成年了。过去的日子我觉得自己在不断的长大。“我不需要上性教育课,你知道的。”
“好吧。你应该明白我说那些感觉与你无关。”
对于他的严正声明我回答道:“当然,穆德。如果我冒犯了你,很抱歉。请继续。”
他停了停我感觉得到严肃正在他体内增长。“你知道我最想念她什么吗,伙计?”
“什么?”
“她的味道。史考利的味道。”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管它们夺走了什么,不管穆德给我什么……没有一样是关于气味的。我知道我有嗅觉,但是对于它我完全没有记忆,也一无所知。聆听是件容易的事,思绪可以骤然洞悉,哪怕是仅有的几次移动,我都能感受,触摸到我的周围。但是对于气息呢?那一定很棒。
我发现自己变得忧郁起来。
穆德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哀伤,依旧滔滔不绝地讲着。
“她用的香水……我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它就是……她的味道,不单单是香水的味道。我知道她的头发闻起来很干净,她的衣服闻起来像刚洗过的亚麻的味道。她的呼吸带着薄荷的味道。她的肌肤……温暖而自然,所有的味道加起来就是……史考利。”
For all my new found learning, it doesn't take me long to regress.
“穆德,我的胃痛了。我们能停一停吗?”
“当然了,伙计,”他说道。“我的嗓子有点疼,但是没事,这点疼是件好事。”
“我不明白,穆德。疼怎么会是好事呢?”
“这不是疼,伙计。这是爱”
这么说爱感觉起来不总是像烟火。
***************
这次的疼痛‘不’是爱。
它贯穿我的全身,把我吓坏了。发生什么事了?试验变成了日常事务,而且现在变得越来越频繁,我尽量用休息来度过。过去几天穆德一直守着,一直跟我聊天陪我度过,安抚着我,跟我聊着史考利。
但是他现在不是交谈。他在叫喊着。
我感觉到的疼痛并不是来自自身,来自他。他的惊恐和挣扎紧紧地抓住了我,让我无法动弹。
“不!”他一直咆哮着,不是冲我,而是冲它们。他们正在把他移走,把他带离那个他已经待了很久的地方。
“穆德!”我呼喊着他的名字,徒劳的挣扎着想要从自己讨厌的静止中挣脱出来。没有用的;我的手臂,腿脚根本移动不了。我继续喊着,试着想要让他平静下来,就像他常常对我做的那样。
“穆德,没事的。我在这儿。告诉我它们在对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他回答道,不像刚刚那样狂乱。我试图让他放松下来,我成功了。同样的我觉得自己也变得安静多了。我们必须让自己在自己的掌控制下;很久之前他教过我的。在任何情况下都抱有一个冷静的头脑。
“我想他们在移动你,穆德,”我告诉他,感觉到他对真相的渴望。“我不认为他们会伤害你。”
“我很怕,伙计。”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这样说。第一次我深深地从他那儿感觉到。“我觉得你正在慢慢地离开我。”
事实上,当他说这些的时候,我最终意识到那是什么样感觉。恐惧。我从未感到恐惧过,哪怕在实验的时候。现在我知道我们共处的日子就要走到尽头。不管它们把他带去哪儿,我们都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同彼此交谈了。但是我拒绝向我的惊恐屈服。数月来他教我的坚强站到了最前线。
“他们可能送你回家,穆德。”
“我不知道,”他说,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我再也感觉不到它们的思维,我想它们在抹去……清楚我的思维……我不想忘记史考利,我不像忘记你。”
“你会再见到史考利的,穆德。我向你保证。你也会再见到我的……我保证当我在见到你时,我会认出你的。哪怕你不在记得我,但是我会记得你的。”
我的字句似乎让他安静了下来。
“穆德?”
没有回应。我又试了试
“穆德?”
他已经走了。在我来这儿起,第一次我知道了什么叫哭泣。
(TBC)


[ 此贴被dwx在2004-12-15 18:49重新编辑 ]



[4 楼] | Posted: 2004-12-15 18:08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日子过的让人讨厌得慢。为了让自己有点事情做,我复习着穆德教我的所有东西。尤其是关于他和史考利的事情。
我依旧可以听见她,尽管她的声音现在模糊了很多。我想穆德的存在或许是我跟史考利之间的某种联系。没有了他,声音不再清晰。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没准会笑。
有时候,我担心那不是她,这让我好害怕。但是之后我听到了他的名字,我知道那是她了。她叫他名字时的音调告诉我那是她。一个哀伤,忧愁的渴望,我想我将永生不忘
穆德没有回家。史考利的声音告诉我。他在一个叫阿寇马的地方。至少我想它是这么拼的。
那地方离史考利应该不是很远,因为她现在能见到他,触碰到他。但是这却让她伤心不已,因为他不能对她做同样的事。
有时候我纳闷如果他们把他带走是因为他们发现了我们之间的联系。那为什么不把我带走,而是他呢?
我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了最喜爱的字。要是我说出来,他一定会笑的。那就是“穆德”。
现在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开心。我的词汇在一点点地流失。我的思绪里大都是些我不愿失去的画面,事情。
我在自己的脑海里玩篮球;我试着想象穆德跟我一起玩。我们玩Tarheels blue ,我握着史考利的手,她笑着看着我,露出了牙龈。我梦到与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相见。
我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回顾,我会的。直到有一天,它们来到。我知道他们最终会来的。

**********
“不!”

我记得听见穆德喊过这个字,这个字从我爆发出来就像他爆发的那次一样,带着疼痛与惊恐。
“离我远点!”
但是他们不听我的。他们拽着我,这些从未见过的手掌。我的脑子里满是轰鸣,完全容不下其他任何的东西。
我正失去拥有的一切,就像穆德一样。他们正把我带到他去的地方。阿寇马……我满心期望着。这是我脑子里的唯一慰籍。我又要见到穆德了。
穆德,我一次次地重复着。又能见到穆德了,又能听到穆德了。这一次,希望我能够触摸到他。
不管那些疼痛,我支撑了一会儿,试着听取周围嘈杂的声音。试着去弄明白怎么回事。
穆德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告诉我真相的。
史考利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她喊着的都是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或许最终她能听到我。并告诉我我将再次地同他交谈。
我来了,史考利。告诉穆德我来了。
炫目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所有的嘈杂因为这光线而嘎然停止。
**********
我不在原先那个地方了。我自由了,虽然摇摇晃晃的,但是我可以移动我的手臂跟腿脚了。但我已就不能说话。我想我到这个新地方有差不多两周了吧,或者更长些。
但是我想这个地方不叫阿寇马。
刚到这个新世界,已开始很不习惯。但是我学得很快,尤其是当我发现我依旧可以听到史考利的声音时。我好开心因为我能触摸到她。她会摸摸我,我也碰碰她。这让我哭了好多次。
她闻起来好好闻哦,就像穆德说的那样。我没有花太长的时间去熟悉她的味道。唯一让不对劲的就是我再也不明白她说的话了。是的。那些话很安慰人心,但是依旧一团混乱,就像我离开休息地前那样。我想我的语言出问题了;但是她依旧叫着穆德的名字,听到这个让我很开心。
我只知道我很开心。就算穆德不在,我依旧是很开心。
史考利把我照顾得很好。事实上,有很多人照顾我。有一个跟她很像的妇人;声音很像她却又不是她。她很好,就像史考利。她握着我的手,抱着我,就像史考利那样,但是她闻起来有点不同。我也喜欢她,但是没有像史考利那么多。
总之我很开心。我依旧不能说出来,我的嘴唇还不是那么的好用。但是我很开心。
**********
今天有一双新手把我抱了起来。宽大,粗糙的手掌跟我以前闻过的任何一双手都不一样。一只手托着我后脑勺,另一只手搂着我的屁股。刚开始的时候我有点怕,后来不了。过去两个月里有好多手抱过我了。
我还是不能说话,但是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这双新手出碰到我的时候,所有的字汇变得清晰起来了。我知道语言最终还是回到我这儿来的。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而且我也能挣开我的眼睛了。史考利看起来就像穆德说的那样。她很美丽,我试着一直睁大着眼睛,这样我就能看着她了。但是我常常睡着,所以这很难。
但是今天?我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又睡着。
当这双新手触碰我的时候,我摒住了呼吸。
是他.我知道的。
“来,睁开眼睛。”他说道。“你能做到的。”
我认得这个声音。
“为我睁开眼睛。”
我照做了。他很漂亮,跟史考利一样。
他的鼻子很大,眼睛是绿色的。
“嘿,伙计。”带着微笑他说道:“很高兴见到你。”
我举起小手摸着他的脸。他在哭但是没关系。我也在哭。
当我找回我的语言时,我会告诉他我记得他,还有我已经找到了最喜爱的字。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是‘穆德’。但是现在不是了。
它变成了‘爸爸’。
END OF 1/2



[5 楼] | Posted: 2004-12-15 20:48 顶端
americanpi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423
威望: 72
财富: 601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8-21
最后登录:2010-09-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啊~~~~~~写小威的,好好好.太晚看到了现在来顶一下.
[6 楼] | Posted: 2004-12-19 16:10 顶端
最后归宿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67
威望: 17
财富: 33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7-07-22
最后登录:2009-03-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可爱~~~

还会有M,让我去做S吗?
[7 楼] | Posted: 2007-07-24 22:42 顶端
doodling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25
威望: 27
财富: 62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7-07-23
最后登录:2018-10-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差点没看懂...幸好~

穷则独善其身……
[8 楼] | Posted: 2007-09-05 01:28 顶端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