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亡命天涯 Going Nowhere[开篇完]
 XML   RSS 2.0   WAP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 本页主题: 亡命天涯 Going Nowhere[开篇完]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亡命天涯 Going Nowhere[开篇完]

我曾经推荐过篇文章,文章写得挺巧妙的,分成几个部分。我先翻个pilot,贴出来,听听大家的想法,无论是喜不喜欢,好不好看,都请发表一下高见。

申明:文章不是我的,翻译此文只是兴趣爱好,不作任何商业用途。

亡命天涯

开篇

瑞安妮叹了口气,随手把长长的金色马尾在头顶上盘成一个髻。她看着破破烂烂的柜台,提起手边的抹布擦了擦。当她把隔夜的咖啡冲进水池里的时候,眼睛扫了扫餐厅里几张坐着客人的桌子。吉米·麦阿里斯特像往常那样坐在靠墙的包厢里;读着报纸,吃着面包圈,过一会儿他就要开始平静小镇上平静的一天。和吉米·麦阿里斯特不同这里大多数的客人都是陌生人—和往常没什么不同。杰克的小饭店是内伯瑞斯卡边远小镇上唯一的一家餐馆,大多数的客人只是匆匆路过此地。

瑞安妮不止一次希望自己是他们中的一个。

倒不是因为她的生活很糟糕,只是有些循规蹈矩,有些无聊,有些过于平淡。她的男朋友,鲁克正在参军,今年他的兵役期就满了。日子过得太缺乏新意了,瑞安妮把希望寄托在他留给她的那些承诺上,他们可以换个地方生活,换个新地方,换个不同的地方,找个她没有生活过的地方。

厨房的后面传来了嘈杂声,瑞安妮笑了笑,她知道丽姿在厨房里。“盘子洗干净了吗?”她大声问道,忍不住发出轻轻的笑声。

“该死,瑞”立姿回答道,听上去有些丧气。“他连个盘子都摆不好,他迟早会害死他自己的。”

那个“他”从小餐馆的后门走了出来,他是丽姿的丈夫,也是小餐馆的老板,小店的名字就是他取的。“丽姿,我休息一会儿,”杰克说着走到水池边,洗了洗手。“只是些碟子而已。”

“对你来说只是些碟子而已,”丽姿回答道。“你又不是那个烧饭的人。”

瑞安妮灿烂的笑了笑,又是一个早晨,和往常一样。

“早安,杰克,”瑞安妮说道,把剩下的咖啡倒进了过滤网里,接着把咖啡机装了回去。

“早安,瑞,”杰克对她笑了笑。杰克就好像瑞安妮的父亲一样,虽然他已经老的可以当她的爷爷了。“今天好吗?”

一模一样的问题,一模一样的答案。“好极了。”

杰克点点头。“我想我该去趟杂货店,买些牛奶。”

瑞安妮知道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牛奶了—杰克每天早晨都会去杂货店,只是为了听听昨晚拉下的小道消息。“听上去棒极了,”她回答道。“我想你不在的时候,丽姿和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杰克再次点点头,在退色的牛仔裤上抹干了手,向门口走去。“过会见,”离开时,他回头说道。

一个顾客向瑞安妮挥挥手,她走到他的桌子边替他加满咖啡,然后把帐单递给他,接着走到另一张桌子边,结过单子,倒上咖啡,和往常一样。

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瑞安妮回过头看了看新来的客人。

一个男人撑开门,他高高的个子,有点消瘦,穿着牛仔裤和长袖衬衫。头发有些零乱,她可以看见他疲惫的眼睛。他的另一只手领着一个女孩向前走了几步,跨进小餐馆。她很瘦小,比那个男人整整矮了四英尺,穿着牛仔裤和一件褪了色的羊毛外套,里面是件绿色的汗衫。她黑色的头发映出苍白的脸颊。眼睛又大又蓝,只是毫无焦点,当她摸索着门框时,瑞安妮意识到她看不见。

男子小心的牵着女孩走到附近的桌子边,留意地看了看周围的客人。瑞安妮可以感觉到他的不安,当周围的客人都没有注意他时,他看上去轻松多了。女孩坐下后,他给自己拉来把椅子,把女孩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瑞安妮走上前去,满脸的好奇。这对夫妇看上去有些不同,有些奇怪。他们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也不知道那是为什么。

“早安,”她说着,掏出记录本。“你们需要些什么?”

男人看着女孩,女孩没说什么,她的眼睛只是盯着不远处。“咖啡,”男人说道。“鸡蛋—炒蛋...烤面包。”女孩依然沉默着。“丽萨?”他问道。“你想吃什么?”

当瑞安妮开始怀疑这个女子能不能说话时,她听到了小声的回答。“一样,”她说道。“请给我一些桔子汁。”

瑞安妮点点头,把笔夹在耳后。“很快。”她转过身,走向厨房时,她感觉到一只手轻柔的放在她的手臂上。

“你可不可以—”女子一字一句都很平静,小心,就好像问这些问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可不可以告诉我洗手间怎么走”

“当然”瑞安妮看着女孩小心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她的手依然靠在瑞安妮的手臂上。瑞安妮看了眼那个男人,他赞同的点点头,于是她搀着女孩走向小餐馆的后门。女子站在瑞安妮的身边显得很娇小,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变得如此高大。她的手很轻柔但是非常坚定,瑞安妮尽可能小心的扶着她穿过那些桌子。她低头看了眼女孩,女孩显然正在数着步子,她的眉头因为专注而微微皱起。

她们走到洗手间旁边,瑞安妮推开门,然后把女孩领到最近的门边。她犹豫了一会儿。“你需—需不需要我等你?”她问道。

“不,”女孩回答道。“我没事的。”

瑞安妮走回餐厅,向丽姿吩咐了几句,然后擦了几张台子,注意到那个男子的眼光从来没有离开过洗手间的门。时间慢慢过去了,丽姿给了她一个信号,食物已经准备好了,可门依然没有打开。

专业的捧着盘子,瑞安妮给男人送去了早餐。她看着他为他的同伴准备食物,他小心的按顺序放好盘子,接着把咖啡杯放在一边,最后把桔子汁放在另一边。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女孩走了出来。瑞安妮注意到男人整个身体都变得很紧张,他看着她慢慢的穿过餐厅,她的嘴唇轻微的一张一合的数着步子。只要她有些摇晃或是失去方向,男人都会随时站起来,可他并没有动,只是静静地注视着。

“这里,丽萨,”当她走近后,他小声地说道。她找到了椅子后,坐下来之后,发出了一声叹息。

瑞安妮站在他们身后,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忙碌,可他们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鸡蛋在西边,”他指导着她,“烤面包在东北边。咖啡在左手边,桔子汁在右手边。”女子点点头,伸出手拿起银器。她用叉子小心的插起一块鸡蛋,慢慢的放进嘴里。第一步成功后,她笑了笑。

“很好吃,”她只是说了这几个字,男人紧张的神经完全放松了下来。

餐馆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已经接近九点了,瑞安妮前后忙碌着,她不时地看看他们的桌子。那对夫妇的话很少,很明显他们都累极了。

“你最好不要那么做,”丽姿一边把自己花白的头发扎成马尾,一边职责道。

“不要做什么?”

“像那样盯着人家看,太不礼貌了。”丽姿皱了皱眉头,瑞安妮没有理她。他们俩之间的一些什么吸引住了她,也许是男人看女孩的眼光。他的表情是那么忧虑,内疚,挫败...可是在那些情感之中隐藏着极致的温柔,瑞安妮的心飞快的跳了一下。

他们快吃完时,一些事发生了。

瑞安妮在厨房里听见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女孩发出了一声尖叫。她飞快的冲回前堂,只见地板上一滩桔子汁。女孩的表情...

女孩的表情混合着尴尬,愤怒,还有些...瑞安妮认为那是厌恶。女孩的眼眶湿了,瑞安妮害怕她会哭泣。男人的手飞快的盖在她的手上,每句话坚定而温柔。

“不用担心,丽萨,没事的,没事的。只是些桔子汁。”

在他的触摸下,女孩稍稍平静了一些,过了不久,她回答道。“我—我知道。对不起...只是...”

“我知道,”他回答道,眼睛注视着瑞安妮,他的手没有放开过女孩的手。“给我账单,好吗?”他问道。

瑞安妮飞快的跑过去,递给他账单,撤下腰上的围单擦了擦地板。她跑回餐馆后面拿来了扫帚和畚箕,扫干净了玻璃碎片,当她回来后,男人掏出了皮夹,瑞安妮看着他扫了眼账单,手指在薄薄的几张美金之间摩挲了一下,她脱口而出。

“不用付了,”她说道。“我来请。”

男人吃惊得抬起头,留意的说道。“我有钱。”

“我知道,”瑞安妮语无伦次的回答道。“可是,这是我的荣幸。你...你们看上去已经旅行很久了。我只是想尽点绵薄之力。”

他迟疑了一会儿,犹豫着要不要接受她的好意。“至少让我付玻璃杯的钱。”

“不...我坚持。真的—这家店是我开的。”瑞安妮注意到丽姿正看着她,对于这个谎言,她也感到有些内疚,可是丽姿只是站在一边并没有阻止她。

“好吧,谢谢,”男人说道。“你真是太好了。”

女孩仍然站在原地,眼泪还在眼睛里打转。

“还有个问题,”男人对着瑞安妮说道。“附近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睡一会?”

瑞安妮点了点头。“那里提供床铺和早餐...小镇上唯一的旅馆,不过很干净很舒服。”她飞快的在收据背后写下了小屋的名称,递给了他。“告诉他们是瑞安妮让你们去的—他们会给你们房间。”

“再次谢谢你,瑞安妮,”当他用深沉的声音喊她名字的时候,她感觉到微微有些颤抖。

“随时随地,”她回答着,男人把女孩从椅子上扶了起来,小心护送着她走出了餐馆。

TBC


[ 此贴被扇子在2004-10-17 16:45重新编辑 ]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楼 主] | Posted: 2004-10-16 10:58 顶端
格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0
发帖: 1453
威望: 448
财富: 2402
支持: 3
注册时间:2004-08-23
最后登录:2015-01-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扇子果然动手翻这篇了。支持扇子继续。

扇子,文章的名字翻得最好了,《亡命天涯》,简直绝了。。。。。

期待下文ing~


Just because we do what we do, doesn't mean we have to be lonely.
[1 楼] | Posted: 2004-10-16 12:13 顶端
CrazyShipp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管理员
精华: 9
发帖: 6821
威望: 6963
财富: 10394
支持: 22
注册时间:2003-02-01
最后登录:2012-10-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呵,果然开始了,好啊好啊,支持一下,我刚看到他们在旅馆接吻那段,嘿嘿,好长啊,从俺专业的角度看,这个fic是一公路片,嘿嘿


"They still love each other, and still believe they would never work as a couple."
[2 楼] | Posted: 2004-10-16 14:34 顶端
梁山掌门


头衔:梁山老大梁山老大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辛迪加成员
精华: 12
发帖: 7512
威望: 5930
财富: 2000
支持: 9
注册时间:2002-07-27
最后登录:2014-07-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啊!!!扇子太好了!!!

你介绍后我去看了这篇,很喜欢!!

热切期待你的中文版啊!!!





[3 楼] | Posted: 2004-10-16 15:28 顶端
zhimah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480
威望: 144
财富: 58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21
最后登录:2008-08-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扇子姐又开工啦,真是有福喽!

If I quit now, they win.
[4 楼] | Posted: 2004-10-16 19:57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Re:

旅馆的房间如同招待员承诺的一样:干净,整齐,安静。穆德签了名,用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使用的化名。瑞克·沃尔德和丽萨·沃尔德。名字中的姓是源自他最喜欢的电影导演。他选择这两个名字是想表现他对于他最钟爱的电影的崇拜,可是史考利对于“爱尔萨”这个名字不削一顾,她说没人会用这种名字来掩饰身份,所以他们把她的名字换成了丽萨。想到这些,穆德的嘴角弯了弯,露出了半个微笑,笑容让他的脸感到陌生。

穆德和史考利当然还有另外的身份,全新的驾照,信用卡,护照,这些都被放在了安全的地方已备不时之需。联邦调查局要求每个探员都拥有第二身份以防万一,他们会随时需要潜入地下工作,或是因为特殊原因而开始全新的生活。可是这些身份早就被调查局登记在册了,在很多危急关头根本毫无用处。

尤其当你要躲避的人就是来自政府的时候。

“多少,穆德?”她问道,她只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才喊他这个名字。

“多少什么?”穆德回答道,在他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穆德瘫在床对面的椅子上,用手饶了饶头发。

“钱,”她说。“还剩多少?”

他从牛仔裤里掏出钱包,迅速的点了点纸币以及零钱。“一百十一块五角三分。”他回答道,现实生活快要把他压垮了。

她很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些;当他注意到她的肩膀垂下来的时候,穆德的心沉到了谷底。她脸颊边漆黑的头发让她看上去更瘦弱了;穆德疯狂的想念她艳丽的红发,红色和她的勇敢坚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们必须停下来,穆德,”她告诉他。“我们不可能支持太久。”

不是第一次了,穆德希望他可以更好的作出计划来应付眼前这种形势。他和史考利没有考虑到经济上的问题,他们只是整理好了箱子,以防万一。他们谁都没有料到他们这么快就陷入了困境,四面楚歌,他们只能头也不回的逃了出来。

穆德诅咒银行条例,从存款机里提钱每次不得超过三百美金。他从自己的账上拿了三百元,接着在她的账上提了三百美元,偶然的机会他又从口袋中的信用卡里拿出了三百元。九百美元看上去挺多了,可如果这些钱是你仅有的,就不怎么多了,他默不作声的思考着。

“再过几天,史考利,”他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充满希望。“他们迟早一定会放弃跟踪,这样我们就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国家,远离现在的生活。”

“穆德。”她的声音冰冷,黑暗,平静。“我们快没钱了,我们快没时间了。你必须继续下去,趁你还做得到的时候。”

继续?一个声音穿过他的脑海。离开你?永远不会...他发誓。

“你在说什么?”他问道,感谢上帝他的声音听上去依然相当正常。“我们要在一起。”

“穆德...”她的声音听上去疲倦,认命。“你不能用你的下半辈子来照顾我。如果我们在一起,他们会更容易找到我们。”

“史考利——”他穿过房间,坐在她身边,一只手环住她,让她紧紧拥在他身边。“这只是暂时的——那次爆炸——”

她从他的怀里挣脱开,留给他一阵冰冷的疼痛,从内到外。“已经三个星期了,”她小声地说道。“这不是...暂时的。这是永久性的。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已经”她终于说完了,声音轻柔脆弱。

接受了?接受这个事实——黛娜·史考利,他敏捷,坚强,独立的搭档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瞎了?接受这个事实——她希望他离开她,让她单独去面对?*永远不会*...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不要——”他吃惊了听到自己的声音竟会如此尖锐。“不要说了。我们要在一起。”他试图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点,双手轻轻的捧起她的脸颊。“听我说,史考利。我们经历过比这更可怕的情况...我们可以做到的。一起做到。”

他看着她,多希望她的眼睛能看见他的眼睛。可是它们依然遥远缥缈,原本的清澈被蒙上了一层烟雾,把她牢牢的锁在了黑暗之中。

那天的爆炸撼动了整幢大楼,穆德几乎想不起来之后发生过什么事了。到处都是火焰,警灯,嘈杂的脚步声环绕着他。烟雾恐慌中,他找到了失去意识的她,他把她抱出大楼,疯狂的想要逃脱敌人的追捕。他撬开一辆汽车的门,想也没想冲了出去,仅仅在提款机前停留了一小会儿,取完了所有可以提到的现金,他知道离开华盛顿之后,他再也不能冒这样的险了。

不能冒险被追踪到。

不能冒险让他们找到她。

“现在你听我说,”他命令道,语气严厉但充满了怜爱。“我想让你躺下...休息一会儿。我去找个电话,接着我也会睡一会。我们会想出办法的,好吗?”

她点点头,他才突然意识到在他的手掌下她是多么的脆弱。他帮她拉开被单,盖好后,他摸了摸她的发丝,看着她在枕头里躺好。“可以吗?”他问道。

“现在...”她回答道,想要陷入睡梦之中。“别去太久。”

“不会的。”他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看着床单下她瘦小的轮廓,接着走进晨光中寻找公用电话。思绪像海浪一样向他袭来——痛苦,愤怒,生气——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想知道,他们为之奋斗的一点一滴为什么会沦到这样的下场?他按耐住复仇的渴望,仅仅只是现在,他还有别的责任要承担。总有一天他会的。

她回忆不起来这一切是怎么会发生的了。她那么接近,那么那么接近...她以为她就要发现真相了,她终于可以找到了那个下令将电脑芯片植入她的脖子的人,那个操控了整个绑架事件的人。接着一切都不对劲了...穆德冒了出来。在最危险的一瞬间,她以为一切都会好的,他们将会发现他们一直在追寻的...真相。可是爆炸席卷了整幢大楼,刺眼的白光闪过,接着一切都消失了。从此黑暗侵入了她的生命,威胁要征服她...征服穆德。

他就在那里,当她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开着陌生的汽车,她可以感觉到急迫的气氛,她知道她最大的恐惧最终还是发生了。

他们无依无靠,逃亡在路上,无路可走,孤立无援。他们只有彼此。

史考利很早以前就意识到这样的结局了,只是她身体里的一部分希望这一切都是因为穆德,因为他急切的追寻,因为他疯狂的渴望,因为他不知疲倦的调查,因为他想找到真相。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被迫亡命天涯会是因为她的追寻。当然,还有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

她的内心依然深深的感激穆德留在了她身边。没有他,她知道自己早就放弃了,她会因为恐惧变得麻木。有了他,她偶尔会相信他们可以活下去,也许最终可以逃脱魔爪。

暗无天日的时候,她憎恨自己把他拖进了她的网里,把他困在了可怕的噩梦之中。从现在起,也许直到永远,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因为她,所以穆德才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生活来保护她。

第一个晚上她想到这些,那天他离开她去买衣服,太多太珍贵的钱花在了生活的必需品上。他给她带回了一盒染发剂,开始她不愿意,直到她意识到他是对的——他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掩饰行踪。当她想先自己的模样时,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她无法靠触摸来辨认穆德,他的胡渣在她的指尖下非常陌生。这些还不够——不够让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影子政府里那些人的影响力远比她想象中的深远,他们被困在了无休无止的循环中,夜晚开车,白天休息,像猎物那样躲藏着。

精疲力尽的叹了口气,史考利伸出手终于触摸到睡眠温暖仁慈的手心。

TBC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5 楼] | Posted: 2004-10-16 21:13 顶端
格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0
发帖: 1453
威望: 448
财富: 2402
支持: 3
注册时间:2004-08-23
最后登录:2015-01-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好看。。。。
扇子翻得真好,故事也写得好。扇子加油!


Just because we do what we do, doesn't mean we have to be lonely.
[6 楼] | Posted: 2004-10-16 22:03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扇子姐姐我爱死你了!!
上次在你的推荐下开始看英文的这篇,不过太忙没坚持下来……至今进度微乎其微啊…………终于盼来了中文版,呵呵,懒人我有福了…………

[7 楼] | Posted: 2004-10-16 23:09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穆德在街道的尽头找到了一台公用电话。拿起听筒,他飞快的拨了一串电话号码。三声铃响过后,线路接通了。他的语速很快,心里清楚的知道政府可以在几秒钟之内追踪到电话。“308,555,4832”说完后,他用力把听筒扔回了话机上。五分钟过去了,漫长的五分钟里,几乎没有人路过他站着的电话亭。接着电话铃响了起来。

“喂?”等不及电话铃第二次响起,他飞速拿起听筒。

“嗨。”当拜尔斯的声音从电话线的另一边传来时,穆德紧绷的神经稍稍有些放松了。“你还好吗?”

“现在还好,”穆德回答道。“我们有多少时间?”

“五分钟,”拜尔斯回答道。“现在,他们不知道电话是从南极洲的军事基地打来的还是从智利市中心的小酒馆里打来的。”

穆德轻轻的笑了笑。“怎么说?”

他听见蓝利插嘴说道。“不太好,还是很危险。你们的新身份还没有被揭穿,可是我们没法给你们护照。还有,街上也很危险。他们把你们的特征传得人尽皆知。没有任何伪装可以让你们搭上飞机离开美国。”

这些话让穆德的心沉了下去,他知道孤独枪手说的每字每句都是真的。

“你们要坚持住,”拜尔斯说道。

“会的,”穆德应了一句,尽量让声音不发出颤抖。

“她好吗?”这次是弗罗希基,和往常一样担心史考利。

“是的...”穆德叹了口气。“她没事。”

电话线沉默了一会儿,拜尔斯再次开口说道。“我们会想方设法给你们现金,明天再和我们联系?”

“你肯定,”穆德回答道,挂掉了电话。愤怒和挫折再一次席卷了他的神经。无能为力,他总是不停的发誓要保护她,这次他又失败了。他的牙齿颤抖着,紧紧握起拳头,复仇的欲望变得越加明显,他必须坚持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离开电话亭向旅馆走去。

***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黑幕赶走了日光,可是史考利区分不出白天和黑夜。她挣扎着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一定有点歪,可她并不介意。穆德把他们少得可怜的行李放进汽车,接着去杂货店买些准备在路上吃的晚餐。史考利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崩溃的边缘,她清楚如果自己濒于崩溃,那么穆德一定已经跨过了那条边界线。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让她吃了一惊,她抓过穆德留在床头柜上的枪,内心深处,史考利知道自己射中目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是手里拿着枪至少可以让她的心跳得不那么厉害。

“谁啊?”她问道,寂静的房间里她微弱的嗓音显得有些刺耳。“谁在那里?”

“我是瑞安妮,”门外的人回答道。“招待?餐馆里的招待,今早我们见过?”

史考利有些犹豫,可是敏锐的听觉告诉她这个声音就是早晨倒咖啡的那个女孩。放下枪,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

“你好,”瑞安妮注意到眼前的女子紧张极了。“我不是故意吓到你,”她说道。“我只是——给你带了些...衣服。我想...也许...你会需要它们。”

瑞安妮递给女子一个小包裹。她伸出手摸索着一小叠衣物。不是太多——几件瑞安妮的旧汗衫,一条裤子,一些从她哥哥汤米衣橱里翻出的衣裤。瑞安妮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笨拙,她想她可能犯了个可怕的错误。接着女子精致的脸庞绽放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女子小声的说道。“太感谢你了。”

“没事,”瑞安妮松了口气,回答道。“如果还有什么需要...”

“不,”女子坚定的回答道。“你已经做得过多的了。”

“好的...”瑞安妮回答道,女子身上散发出的坚定让她感到敬畏。她是瑞安妮梦想成为的女孩——自主,无畏。她想要帮助这个女子,她为这个女子感到心痛,可是她还是收起了冲动,转过身打算离开。当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几个字脱口而出。

“你要小心,”她说道。“要注意安全。”

女子点点头,关上门。“再次谢谢你。”她最后说了一句。

瑞安妮看着门在她眼前关上,接着她走回自己的车上,想起了鲁克,她想知道如果自己遭受这样的境遇,鲁克是不是也会像那个男人留在那个女孩身边一样留在她的身边?她的内心小声的说着“不,几乎没有男人做得到。”

***

史考利把一小叠衣服塞进纸袋里,等着穆德回来。“都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是的,”她简短的回答道。“守护天使——今早的招待——给我们带了点礼物。”

她听见穆德打开纸袋,翻了翻衣物,叹了口气接受了。突然之间,强烈的情感向她涌来,是为了他。感谢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无法拒绝,”他说着,轻柔的搀起她。“我们该上路了。”

她听见他用另一只手提起纸袋,扶着她走出房间来到汽车旁。刚坐进汽车,她就扣上了安全带,听见他发动了汽车。

“现在去哪?”她问道。

“嗯...我们要亡命天涯,”他回答道。“我们正在亡命天涯。”

汽车开上了公路,史考利靠在椅子上,手臂上穆德温柔的触摸让她觉得安心。现在...她思考着。至少现在我们都好好的。她不敢想以后,可是现在...

汽车开始加速,他们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去往未知的将来。

“...你认为我们让魔鬼撤退了
可是他就在我们的身后
他正在寻找你...”

    ——皮特·道治

***

TBC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 楼] | Posted: 2004-10-17 10:35 顶端
gaot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42
威望: 33
财富: 266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4-02
最后登录:2008-09-0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篇文章的英文版我已经全部看完了!!
绝对值得一看!!!
绝对值得收藏!!!

[9 楼] | Posted: 2004-10-17 11:10 顶端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