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墙纸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 本页主题: 墙纸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墙纸

墙纸(Wallpaper)

作者:Annie Sewell-Jennings

等级:PG-13

评论:一篇BT的文章,一个BT的人翻译的,看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声明:文章不是我写的,翻出来大家分享一下。

~~~~~~~~~~~~~~~~~~~~~~~~~~~~~~~~~~~~~~~~~~~~

***********
“我的宝贝看到了将来
她不愿再活下去
这是一篇肮脏的科幻小说
侵入你的肌肤占领你的灵魂”
        ——大卫.白瑞恩,“在凡士林上跳舞”
***********

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任何触摸过他的人对他来说都是特别的,任何一个愿意爱他的人他都会用心铭记。可是那些都是过去的日子了,永远不再有的日子,当他变成如今的这个他时,这些日子也变成了她心灵深处陈旧泛黄的记忆,那些温存的记忆。他的手曾经是那么轻柔温存,小心的抚摸过她的背脊,她的胸膛。

这些属于她的记忆,曾经多么多么的美好,让她一次一次从精神失常的边缘回来。

无奈,破碎,病痛,憔悴:黛娜.斯卡丽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女子了。

在那些绝望的幻觉中,她想知道她是不是还和从前一样。每当她清晰的看着自己,她想知道如果她真的疯了是不是会更有意义。这些日子里,多么难寻的答案。在这个发了狂的世界里,平等或是正义的概念显得如此可笑。每个人的价值不是建立在作为一个人的目标上,每个人都成了一个个基因元素。

基因上说,她根本没有用,一个不能生孩子的疯子。所有物理价值在很久以前就被偷走了,而在过去的每一天中,她的精神价值也在一点一点的流失。除了他,她一无所有,她开始想他是不是依然爱她。

斯卡丽开始会怀疑他的心还能不能去爱一个人。

迷雾般的眼睛,暗淡的发色。她躺在床上,手被捆着。羊毛环在她过于纤细的手腕上,这样即使被绑着也不会那么疼。她只是个疯子,她挣扎,反抗,尖叫着在镇静剂的注射中倒下,陷入紧张症的深渊中。接着,每当她最后醒过来,他总会在那里,总会在她的身边,恐惧的看着眼睛里充满的担忧。

哦,在她身边,他永远那么温柔。可是一旦他走出这道门他立刻变成了钢筋铁骨。

也许他还爱她。

可是那早就不重要了。

她想她依然爱着他。她仍然爱着记忆中的他。在她的记忆里,那个男人会因为一些不公正的事感到受伤,那个男人会因为人类堕落而泪流成河。当结局清楚地写在眼前的时候,他会因为世道的不公而慷慨激昂。面对着自己地狱般命运的时候,他的道德观随着斯卡丽的生命一起被撕碎了。

她的拳头一张一合着,她清楚地记得他发现真相的那一天,她坐在公寓厨房的桌子边,手指扣着膝盖。泰然,优雅,平静,一幅永恒的悲剧上演了。她就是这样告诉他她快要死了。

也就是那一天他发出了哀号。

再次闭上了眼睛,斯卡丽低下头。那天他并没有被打倒。没有,那是几年来无声无息的死亡和残酷的杀伐一点一点击溃了福克斯.穆德。沉默中,他的精神也失常了。没有人知道那是暴力性智力退化还是受控制的精神错乱。她想知道哪个更糟糕——是她的紧张症还是他的堕落。

无论哪种更糟,他们俩都该死。

她想那天他们告诉他解决办法的时候,他也没有崩溃。为他们工作,离开调查局,远离真相。“为我们杀人,我们会治好斯卡丽,我们会让她活下去。”可是穆德,在他对她的病情日夜担忧的日子里,他的热情,渴望再一次被操控了。在那场谈判中他们没有弄明白“活着”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只是许诺救她的命,从未答应过治愈她。

虚弱,恶心,但是清清楚楚地活着,斯卡丽已经在这座房子里呆了几年了。不可能有治愈的那一天,他们说过只要穆德犯任何一个错,他将会看到一个变成植物人的搭档,永远没有复活的机会。当她第一次陷入疯狂中时,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内疚。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留给穆德的只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新娘。

同样,她从未想过会成为这样一个日夜受着折磨的人。她从不想做什么烈士,她更不想变成一个工具。当她答应和穆德一起工作的时候,她并不想成为她的救世主,他的天使,或是他的死神。

他杀人,他的工作就是杀人。他只是他们的工具,他们的一杆枪,他们的守卫者。他有的只是令人发指的名声。穆德成为了刺客,而他身边的女人却在病魔中失去了自我。

一声咳嗽将她的身体扭曲起来,打断了她的回忆,她在床上来回翻滚着,当她吐出一口痰之后,腹部的疼痛开始加剧。一个看守穿过房间,将枕头清理干净,她不想看他。那些不知道名字的看守只是想确定她还没有死,他们不会管她的手是不是痛,人是不是不舒服。

也许是哭泣让她又开始咳嗽起来;当她不安的时候,她就会想哭。她常常会流泪,每当她回忆起她发疯时的那些想法的时候,每当她意识到她比疯子还要心智失常的时候,每当她发现自己深爱过的穆德已经不见了的时候,她都会流泪。

两个月前,她站在窗口看着他亲手杀死一个小男孩。当他扣动扳机时沉默的表情同时也杀死了她。如果他可以高兴的杀害一个小孩,那么就意味着别的什么事。那可以简简单单的证明他已经完全疯了,她觉得非常难过。穆德对那个孩子的死去漠不关心几乎让她窒息,让她恶心。她亲眼看着曾经充满了同情心的爱人毫不犹豫的杀死一个10岁的小男孩。

他的灵魂消失了,她再也找不到了。

她放下窗帘,让它垂在窗台上,回到了床上。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里,她不断地用吗啡来抑制自己的偏头痛,慢慢的她走进了一个由镇静剂,回忆,以及她自己的精神失常混合而成的梦幻世界。在时间的边缘中,她回到了杜尼.法斯特的客厅,他把她囚禁起来,抚摸着她的头发。只是她的头发。他的两根手指,轻柔的抚摸着她,就好像他怕会碾碎她一样,她能感觉到他的皮肤就在她的头发上。

那是她第一次需要限制,因为当她一醒来,就是图特开自己的手腕。也是那次她知道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也是那次她知道了该怎么办。

死亡。

当然,第二天早晨,他膜拜似的看着她,他的脸上又有了热情。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正常的自己,可是她知道他救不了她。

“嘿,”她小声的说道,接着他亲吻了她的脸颊。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讨厌他的嘴了。

也不是第一次她希望他们俩都已经死了。

可是这是她第一次开始考虑杀了他。

整个房间站满了影子政府派来的看守,为了防止她自杀。不是因为他们关心穆德或是关心她的健康,他们只是想保住自己最有力的一张牌。只要她在这里,这要这个奄奄一息的女子在这里一天,他们就能多控制穆德一天。一旦这个女子死于癌症或是杀了她自己,穆德一定会立刻开枪杀了他们所有人的。他们过去还怀疑过他是不是真会为他们卖命,谋杀对于像穆德这样拥有高尚品德的人来说太不可思议了,可是他会很乐意把他们都杀了的。

她从未考虑过仅仅杀了她自己而把他留在世界的边缘游荡想方设法为她报仇。如果她把他们俩都杀了,一切都会好得多。这就是她为什么会在一天夜里从他那儿偷了把枪然后藏了起来。

等到再有一个机会,黛娜.斯卡丽一定会杀了她自己还有福克斯.穆德。

一切都会好的,真的。

她失常的神经告诉她这些,这次她的逻辑思维再也无法阻止她了。

她想今天或许就是最后一天吧。

泰然,平静,理性。又一场悲剧要上演了,她穿着的淡绿色的睡衣就像是糖果上的薄荷细条。躺在厚厚的被褥上,他总是不停的给她带来这些,当他向她走来的时候,她把头转向了门口,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噢,穆德...无论时光如何来去匆匆,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他又多么漂亮。尤其当他走向她的时候更是如此。接着,他又变回了他自己,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灵魂,再次拥有了原本就属于他的同情心。他会在她身边坐上几个小时,修补自己残缺不全的心智,告诉她他不想这么做的。

过去她一直相信他,可是现在那个十岁的男孩不断地在她眼前浮现,那个她搭档打死的小男孩。而他竟然丝毫不感到悲痛。

他现在不太和她说话了。过去他们常常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说话,他握着她的手,他的手心感应着她心律跳动的节奏,他不用去依赖那些医疗仪器。过去无数次的扫描和脊柱针刺他都会站在她的身边,现在只有当她刻意去破坏那些治疗时他才会出现。精神分裂的最初,当她不让他靠近时,他会害怕的歇斯底里。可是不久之后,他就把它当成了生活的一种方式。他的灵魂已经输给了一个可以连续走上几个星期却不记得要上厕所的女人了。

很悲哀,真的很悲哀。

她不想这样的。斯卡丽应该是钢铁铸成的,而不是脆弱不堪一击的。她想那些失常的举动完全是因为身体的虚弱——来自她的癌症。可是穆德在那里。他的灵魂正一点一滴的离他而去,而她也将不复存在了。

唯一拯救他的方法就是杀了他。

接着,门打开了,她不想看他。身体的本能告诉她,那是他。穆德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在她的血管里流淌着。他总是这样,从哪天开始他总是打开门对准他们的办公室,现在呢,他正打开她这个囚室的门。不是囚室,是她的卧室,里面极尽奢华,一个精美绝伦的金丝鸟笼,华丽的丝绒锦缎很久很久以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它们是影子政府对他的奖赏。是穆德所作的牺牲换来的血汗钱。

现在,他成了家具中的一部分了。穆德,漂亮的穆德,一道又一道金色和酒红色相互映衬着的光芒照亮了他咖啡色的头发,他正在沦为影子政府的鹰犬,没人救得了他了。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她活着,让她相信她必须为他活着。一旦她死了,他也会随她而去。

他们的策略非常有效。她比他们更清楚这些。杀了穆德只会拯救他,帮助他,甚至让他原来那么美好,纯洁,那么...人性的灵魂复活。是的,原来的穆德是人类的楷模。他从来不愿对别人发怒。过去的他总是能很好的控制自己,充满了正义感和人类美德。

他将自己的这些美德随着自己的生命一起牺牲了,只是为了让黛娜.斯卡丽活下去。幸运的是她心智已经失常,幸运的是她仍然掌握着自己的是非观。他们不该这样苦苦挣扎的活着,为了让彼此活着犯下更大的错。她活着这样他们才不会杀了穆德。他杀人这样她就不会死。多么讽刺啊,终于到了最后,她将会杀了他们两个来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穆德已经变成了一张墙纸,就像她房间里的丝绒织锦装饰物一样,没有灵魂,仅仅只是别人的一部分。

上帝,她希望自己从未恨过穆德。

他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的手圈住了她的手,她愣愣的看着它。他有一双很大很大的手。一双无所不能的手。修长,干净,优雅的手指连着指关节,它们看上去精致美好没有一点暴力的征兆。以前她多么欣赏着双手...它们温柔的抚摸,轻柔的安慰。她常常想就是这样一双手为什么在一瞬间会变得充满暴力,他怎么能用这样一双手去伤害,去摧残。他又是怎么让同样的一双手拂过她的脸颊极尽尊重与亲密。

四个星期前,在她陷入另一次紧张症的周期前,斯卡丽亲眼看见他活活掐死了和他们一起的一个男人。他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从此她再也不能信任那双手了。

她想知道她有没有恨过穆德。

他没有开口说话,她忍不住想穆德是不是在想她是不是又失常了。这些早已习以为常了。她打破了沉默。“你能让他们离开吗?”她温柔的问道,他的眼睛看着她。啊,那双眼睛...榛子色的眼睛,迷雾般让人看不清。那是双玲珑剔透的眼睛,无数种色彩在眸子里汇合。斯卡丽过去常常看着他的眼睛想知道在他的眼睛里到底有这多少种色彩,穆德有一双上帝赐予的眼睛,深藏着无数种绿色。恐惧中,她小心地看着他的眼睛,看着那抹绿色,那一汪清泉,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是的,她爱过他,她依然爱他。

她不知道这能不能让杀他变得更容易一些。

穆德转过身,依然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让那些守卫离开这个房间。他们的眼睛留意的看着她,知道绝望和神智错乱让她随时有着自杀的企图。他们不相信她,可是她信任他们。只要她活着,只要他们一直让她活着,她们就能掌握穆德。杀了她简直是个笑话。

在守卫离开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穆德的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画着圈,回忆中的他让她深深的感动了。早些日子里,她日日夜夜的生病,在那些他们没有发疯的日子里,他会用他的手指在她的身体上画画。噢,上帝,是的,她真的依然爱着他,她高兴的发现这份爱足以带走所有的痛苦。

多么不可思议啊,爱仍然可以战胜一切。

“你觉得怎么样?”他小声的问道,她认识他的声音,温柔的韵律永远不会改变,永远不会对她改变。出了她的房门,他将会变成一个连环杀手,可是当她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他就会变成原来的那个穆德。那个穆德,当他杀死小男孩或是扼死陌生男人的时候,不见了。那个可亲的穆德,那个温柔的穆德,那个充满了仁爱之心的穆德,那个可以随时又哭又笑的穆德不见了。她希望穆德可以记住他自己的本性,记住他自己的情感,她宁可他哭泣也不要他像现在这样冷血无情。

“好些了,”她回答道,这次,是真的。上帝,好多年她没有感到这么轻松了。即使在发疯的日子里或是满脑子幻觉的时候她也没有感到过如此放松。她放松是因为她知道她没有看不起穆德。她仍然爱他,她仍然爱着他,感谢‘上帝’她仍然爱他。现在她可以开始解决问题了,她会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仍然爱着他。

如果她杀了他的时候仍然爱着他,好过谋杀本身的涵义。

这次不会是因为憎恨的犯罪。

“我很高兴,”他小声的说着,脸上洋溢出一丝微笑。是的,她知道他依然爱着她,这多少让一切更容易了。知道了他的自我丧失并没有吞噬他心中对她的记忆,也没有吞噬他的责任感,只是他对她挚诚的爱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了,可是这会让她更简单的结束这一切。她知道,即使她不愿意相信,可是今天将会是个好日子,将是更美好的一天。

今天她会杀了他。

今天她也会死。

斯卡里品尝着他眼中的光芒,她渴望着那道光亮。他的热情再一次被点燃了,热情从未消失过。穆德不该被诅咒。他并不是无药可救的。也许他不用死,也许他可以继续活下来。也许她的自杀会让他明白这些的。

“穆德,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做?”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了。很久以前,大概是三年前,当他接到自己第一个命令的那天,她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皮肤上泛出的金光映衬出她惨白的双手。今天,看着相同的两双手,毫无改变。穆德的手依然光鲜漂亮泛着光芒,她的手依然惨白如纸。对于死亡,她已经准备了很久了,从他第一次接受影子政府的命令那天起,她知道他永远不会改变心意。

也是那天她发现他已经接受了命运。

“你不会死的。”

他真的接受了。

现在,他的呼吸开始破碎,她高兴的又看到了记忆中的他。他的话不断的重复着,愤怒,生硬,充满感情。“你不会死的,”他又重复了一遍,她知道这次她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死寂的余烬又一次燃烧了起来,猛烈的大火照亮了他整个人。即使这次只是他的回火,可它依然是火焰。他的精神还在,他还是穆德。

“我要死了,”她说道,这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坚定。“就我的身体状况而言,我已经在死亡的周围徘徊太久太久了,这次让我结束一切吧。让我重新拥有自己的生活。”

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知道她想怎么做。这些年,他总是尽心竭力的想救她,可是她不想活下去。斯卡丽知道这会伤了他的心,知道这甚至会摧毁他。也知道他也可能会狠狠的扇她一个耳光,扇在他深爱的这张脸上。

“你在说什么?”他轻轻的问道,声音因为痛苦而哽咽了。//我不想伤你的心,//她小心的想着,//可这是我知道唯一的方法可以把这个十字架留给你。//

他的手握着她消瘦的手,在他的眼睛里,她看上去非常坚定,她在恳求他。他还在那里,她感觉得到的,她要让穆德仔细的听她说的每个字。

“穆德,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他们就控制了我的生命,我的健康,”她说着,突然感觉到消失以久的热情又回来了。“他们把我扔在了生与死之间,他们把我囚禁起来。我让他们绑着,这样,我和这里的每个人一样成了操控你的罪魁祸首。”

他突然笑了笑,她从来不希望有一天从这样温柔的口中听到如此苦涩的笑声。“斯卡丽,你是唯一没有操控我的人,”他激动地说道,她试着想对他笑笑。恩,古老的信任。穆德对她始终如一的信任。他不愿忘记。

“可是我被操控了太久了,穆德,”她叹了口气。“无论有意无意,我的存在都影响到了你。”她抬起头看着他,尽最大努力对他展开一个笑容,想试着安慰他。因为这是最困难的一部分。“我不能治好自己的病,穆德,他们也不会把我治好的。只要我像这样在这里多留一天,我们就属于他们。既然我治不好自己的病,至少我可以结束它。”她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理解。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很多年来第一次,在那道光亮,他知道了她想做什么。“斯卡里,不要,”他轻轻地说着,手指紧紧扣住她的手。

“不要...”

也许她不用杀了他,也许他可以活下去的,也许有一天他会知道,也许她的死可以拯救他。她也可以拯救她自己,死亡是她找回胜利,尊严,人性的唯一方法。不是死于癌症,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上,是死在自己的手里。她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法。

眼泪蒙住了他的眼睛,她想要再想一下。可是那会有更多更多的死亡,更多的十岁男孩倒在穆德的枪口下,更多的男人不明不白的死在穆德的手上,死在她爱人的手上。更多的摧残,更多的叫嚣...斯卡丽要了摇头。

“这是我的解决方法,”她小声的说道。“我必须为自己这么做。”她不能让自己成为影子政府的另一个奖励。她不能让自己沦为一张墙纸。

一滴眼泪溢出了眼角,他在哭泣。这是那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看到他哭,她从未如此欢迎眼泪的到来过。“穆德,”她低下声说道,“我死了以后,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不要待在这里了。不要再做这些事了,走。”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的,”他小声的回答道,她不必杀了他,她是唯一要去死的人...

从房间的各个角落里,她发现墙纸在飘动,突然好多男人冲了出来,土黄色的皮肤,黑色的西装,毫无表情的面孔。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绝望的摇着头,“不要,”她大声叫道,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刺耳。“不要!不要!”她在床上翻滚着,徒然的想要逃跑,她脆弱的手腕再次被绑住了,她拼命想要挣脱那个无法避免,充满诱惑,来自地狱的针头...

针头刺进了她的大腿里,接着镇静剂被注射了进去,很快药水就麻痹了所有的神经。药物起效后,她的尖叫很快就平息了下去。斯卡丽闭上了眼睛,她的呼吸变成了一串颤抖,破碎的叹息声。“穆德...”她气若游丝的说道,声音薄的像一张纸一样。他的眼睛始终注视着她,泪眼朦胧。她感觉到他的手停在她的眉毛上,当药物开始制约她的感觉时,他的手温柔的安慰 着她。“你知道...知道吗,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黄色?”当他没有回答时,她叹了口气。“墙纸,穆德...太黑了...不是黄色的...”她又叹了口气,挣扎着不想再次失去意识。“从来就不是...我们...我们一直...”

她小声的说着,可是声音已经变得连音重重,她自己也无法理解了。重重的叹了口气,她陷入了睡梦中,失去了意识。

********

他看着她晕了过去,看着在镇静剂的帮助下她一点一点失去意识。这是让她这些天安静下来的唯一方法。这些药物导致的睡眠只会日夜提醒他她所患的癌症,他在为谁卖命。当她最终睡着后,穆德叹了口气,理了理头发。

她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饱受癌症摧残和精神失常迫害的女子;一个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深深爱上的勇敢无畏的女子;一个他为之放弃理想牺牲新年的女子,就躺在他的面前手被绑着 ,血管里奔腾着药物和镇静剂。这就是现在的斯卡丽。

也许,死亡对她来说更好一点。

他痛苦的转过头,慢慢的调整着呼吸。她这个傻瓜,太危险了。她的癌症已经摧毁了她的身体,磨灭了她的灵魂,他能做的只是为她奋斗。让她活着。即使那意味着不停的给她灌镇静剂,安眠药,让她的血管里塞满了各种药物,她也要让他活着。

“看看她从哪儿找到的枪,”他命令道,“确保找回所有的武器。”

只要她活着,就会有希望。

枪在他的腰间沉甸甸的,可是穆德一点也不介意。枪支,弹药,死尸已经变成了他的第二本能。他还有别的工作要做,更多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如果想救斯卡丽,他要做的还很多很多。除了她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能活着,只要她能重新振作起来。

转过身,他开始离开房间,突然注意到围绕着她床边的那几堵墙。黑暗,深咖啡色的墙纸,装饰精美绝伦。影子政府将这个房间装修得极尽奢华,可是这个房间里却饱含了血泪,她穿着的薄荷色细条纹睡衣,她手上捆着的羊毛绳索。

在陷入昏迷中的最后一刻,她告诉他。“不要变成墙纸。”那一刻,他迷惑了,他的神经抖过一丝理解,也许...

突然,他打断了自己的思路,狠狠关上门。

这只是一个疯女人的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而已。

*********

END


[ 此贴被扇子在2004-10-09 21:14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支持:1(慕容乎乎)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楼 主] | Posted: 2004-08-22 09:25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要啊!!!!!!!!!!!我的mulder!!!!!!!!!!!!我的scully!!!!!!!!!!!!!!!
扇子姐,这个……这个口味换的也……也太犀利了些吧(颤抖中)



[1 楼] | Posted: 2004-08-22 10:29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个作者!!!!!
过分啊!!!!!!!
Mulder是最有道德观的人,这个不是我们的M!·
555555……嚎啕中……

[2 楼] | Posted: 2004-08-22 11:54 顶端
zhimah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480
威望: 144
财富: 58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21
最后登录:2008-08-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受不了啊!怎么会这样,很bt的。

If I quit now, they win.
[3 楼] | Posted: 2004-08-22 13:24 顶端
ballking123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特别探员
精华: 2
发帖: 736
威望: 167
财富: 1708
支持: 2
注册时间:2004-04-25
最后登录:2018-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先看了一下大家的评论,看来不怎么样,所以我不看了。

Mulder,我愿用十年的时间,换得见你一面!我愿用五百年的岁月化作一棵树,换你从我面前片刻的经过!
[4 楼] | Posted: 2004-08-22 15:49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是板砖声一片哪........................小心砸到人!就算是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5 楼] | Posted: 2004-08-22 16:23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呵,我们只砸作者,定向制导的板砖,嘿嘿
否则要是扇子姐姐被误伤,谁给我们译FanFic呀?^_^

[6 楼] | Posted: 2004-08-22 17:05 顶端
jacki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54
威望: 53
财富: 311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2-23
最后登录:2015-01-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小心看了这篇文章,感觉全世界都死了~~~


[ 此贴被jackie在2004-08-22 18:42重新编辑 ]



不懂爱恨情愁煎熬的我们
都以為相爱就像風雲的善变
相信爱一天 抵过永远
在这一刹那凍結了时间
不懂怎么表现溫柔的我们
还以為殉情只是古老的傳言
离愁能有多痛 痛有多濃
當夢被埋在江南煙雨中
心碎了才懂


[7 楼] | Posted: 2004-08-22 17:13 顶端
talktime


头衔:冷血一族冷血一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特别探员
精华: 0
发帖: 828
威望: 381
财富: 1539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3-06-28
最后登录:2008-01-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天啊,太可怕了,怎么会有作者写这种文章啊,真bt!我明天就下厂劳动了竟然看了这么郁闷的文章,现在就更郁闷了。偶像,你还是翻译点儿轻松愉快的吧,我想这类的文章一般人都不会喜欢的。冷!!!

One night in Beijing……

[8 楼] | Posted: 2004-08-22 18:31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扇子姐,你是扇子姐吗?
不!你不是!
说!你把我们家善解人意的扇子姐藏哪儿去了?!
扇子姐!有人冒你的名在这儿贴bt文章,快来管管,不然待会儿就死伤无数拉(台词好像bt了点)



[9 楼] | Posted: 2004-08-22 19:30 顶端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