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心灵三部曲[已完成]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 本页主题: 心灵三部曲[已完成]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心灵三部曲[已完成]

三部曲之第一部:

也许就是今天吧 (Maybe Today)

作者:Maria Nicole

等级:PG

声明:文章不是我写的,翻来大家分享一下。

~~~~~~~~~~~~~~~~~~~~~~~~~~~~~~~~~~~~~~~~~

“你怎么想的,斯卡丽,出去吃还是叫外卖?”你问我,眼睛看着电话本。“他们说这儿有家意大利餐厅,我们很久没吃意大利菜了。”

我就站在这儿,又是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你又坐在花色的床单上,手里又是拿着本电话簿这样我们可以决定一起吃的下一顿饭。我站在这儿手捂着嘴,喜极而泣,我是真的很高兴,你不会知道的,是吗?

也许今天我会告诉你的。


//

我不傻,穆德。你知道的。就在我从医院回家的那天,在你和妈妈离开之后(终于离开了,感谢*上帝*,就算我深爱着你们俩,可是总的来说你太粘人了)——我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撕掉了绷带,我不会这么想,“上帝啊,太丑了,这些糟糕透顶的伤疤,没有男人会爱我了,他们会尖叫着从我身边逃走,因为我令人厌恶。”我不傻,穆德。

这些伤疤,不是特别好看,可是我见过更糟的。它们虽然没有让我更漂亮,但它们也不会让我变丑的。还有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男人对漂亮的衡量尺度都是一样的,不是每个男人都要求完美无缺。而且我也不太可能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面前脱去衣服,是吗?事实上,穆德,我们是密不可分的两个人,如果还有男人会看见赤裸的我,那么这个男人一定就是你,因为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的生活,我也不敢想象当我爱着你的时候,和别的男人恋爱。我还知道如果我们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你绝不会被伤疤而离开。

可是我也承认,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我承认我流下了几滴眼泪。

//

对了,克什最后还是把我们赶出了城。回去做肥料的检查。很难说访问农夫或是开展背景调查中哪个更困难。不停的坐飞机然后开租来的汽车沿途吃早就腻味了的麦当劳实在是没有新意,我更愿意做些别的,即使只是给史密斯先生的前任职员打个电话。可是电话放在写字台上,而写字台放在一间挤满了探员的大办公室里,我已经开始强烈的憎恨这个地方了。也许过去的这六年中,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某种监视下,可是至少我不用时时刻刻的让自己坐的笔直。当我们上路后,离开那里后,我终于可以伸着懒腰,反正只有你看着我;我还可以蜷在座位上,不用顾及自己的姿势是不是优美。

无论要不要检测肥料,我都很高兴可以离开纽约和华盛顿。没有医院,不用再做物理治疗,不用一边工作,一边有其他的探员匆匆经过,笨嘴笨舌的告诉我他们很高兴我能回来。工作,物理治疗,腹部肌肉重塑练习,还有睡觉...过去的几个月我的生活无聊透了,穆德。看着你眼睛里的光彩,叛逆慢慢的消失让我非常非常难过。你总是那么小心,那么热忱。你做着你的工作,你也会抱怨,但你不会走向极端;你不再用你的奇谈怪论挑战我。就好像你怕我会承受不住一样,从镜子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消瘦,眼底的阴影,我没法责怪你。可是我害怕你正在丧失兴趣,丧失希望,丧失动力。在一起时,我们是坚不可摧的,我们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分开时,我们孤单落寞。

不过我们现在到这儿了,华盛顿特区一直阴云密布,而这里俄克拉荷马州却是阳光灿烂。在离开的飞机上,你睡着了,看上去就好像那是你第一次真正的休息。

//

他们并不讨厌我们,你知道的。我是指,其他的探员。是的,总有些人在我们的身后,在我们的面前嘲笑我们,谈论我们。他们依然叫你怪胎,他们中的一些人想伤害你,可其他人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昵称。在X档案被关闭的时候,他们中的有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们被赶了出来,可是其他人却一如既往的支持者我们。

我和你一样巴不得立刻离开那个大办公室,穆德,可是当我第一天回到那里工作时,他们站起来向我鼓掌的时候,我感动了。

他们真的不讨厌我们,穆德,这让我很难接受我在洗手间偷听的那些话。有时候不经意的言论反而伤的最深。

我想,那是芮若德探员和珍妮探员。埃米.芮若德,她随口说道她去教堂时为我祈祷了,而凯西.珍妮,她想着要给我送卡片还有花。她们都很年轻,在大办公室里工作是因为她们正在升迁,而不是惩罚。我喜欢她们。

那是我恢复全日制上班的第二个星期,我仍然觉得非常累。一个月的恢复期以及一个星期每天只上半天班...我不应该还是这么累。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我坐在洗手间里,心里最盼望的就是能躺回床上,睡觉。我坐在马桶盖上,手撑开眼皮,试着让自己相信我一定可以坚强的回到办公桌前。那就是我为什么会讨厌大办公室的原因了,如果在原来的办公室,我就可以蜷在椅子上小睡片刻了。或者你会说,“嘿,斯卡丽,我现在以FBI顶头上司的身份允许你早点回家。”也许我现在已经走了,没有人会注意到今天我是不是离开了。而在大办公室里,你只能怜悯的看着我,发点荒谬的笑话给我让我打起精神来。

有人在洗手,又有个人走了进来。

“你好,埃米。”

“你好,凯西,怎么样?”

“不错,又是漫长的一天。”

“我不知道,可是我听说你被列入升迁的名单中了。那可是个巨大的进步啊!”

“噢,我希望是这样的。我想我应该往上爬一点了。”

“恩,恩。”

“只要不变成糟糕的职业变迁...我打赌黛娜.斯卡丽第一次到地下室的时候,她也以为那是一个升迁。”

“凯西,黛娜.斯卡丽已经成为失败调职的皇后了。我想你不需要担心那些。”

“她真可怜,纽约发生的事并不是她的过错。”

“上帝,不。那太可怕了,不是吗?如果你不能相信你自己...感谢上帝她很快就复原了。”

“是的...可是她看上去还是像个死人,你觉得呢?哦,我想问她有没有在伤口上抹些维生素E,那伤口会好得快些。”

“太遗憾了,真的。她是那么漂亮,无论用多少维生素E...哎,她都不能再穿两截式的泳衣了,她还能穿吗?”

“她真得很可怜,太遗憾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好在皮顿.瑞塔是辞职之王。”

“恩,恩。是的,好了,我要去做另一个背景调查。等到升了职,我就不用那么着急了。”

皮顿.瑞塔的确是辞职之王,我也可以算是失败调职的皇后。我也用了维生素E,可是我还是不能穿两截式的泳衣了。

太遗憾了。

但是我不是个可怜的女人。

//

我的财富中一方面是因为我拥有你,穆德。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拥有的不只是你。生命中有许许多多美好的事物,只是有时候当我们面对着太多的死亡,摧残与谎言时,我们忘记了。今天,我们一整天都在采访那对农民夫妇,他们是那么友善,伶俐,幽默,农场中一群孩子就在我们的周围跑来跑去。在我们做了例行检查之后,他们给我们喝冰红茶时,你就在一边安静的听着最年轻的姑娘为我们唱起的乡间民谣。多可爱的小女孩,六岁左右,黑色的小辫,即使她让你想起了萨曼沙,让我回忆起了艾米丽,可是今天我们都没有感到特有的悲伤;我们都感激莫尼卡依然活着用天籁之音高唱着“上帝比恶魔更高大”。

“那样的家庭让我相信,SCULLY,”在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你说道

“相信什么?”

“上帝比恶魔更高大?”你带着些许讽刺的口吻说道,接着谈了口气。“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美好的事物,不是所有的事都让人迷惑不解。有一次你问我想不想跳下这辆该死的车开始正常的生活...像这样的人们真的让我想这么做。”

“他们让我想继续开着车,”我说到,充满梦想的看着西沉的太阳和眼前穿过田野的小路。

“嗯?”

“那些人,穆德。他们让我们愿意为之牺牲。他们值得保护。只要有任何一个原因,我都愿意继续将车开下去。”

今天特别的色彩斑斓。我不知道当你看着我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可是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惊愕,接着你笑了。

//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决定当一名医生?

我曾经告诉过你原因,我想,或者你曾经才想过...这是一份充满了挑战的工作,我喜欢研究着将所有的点点滴滴拼凑起来,还有...听上去有些煽情...这可以帮助别人。尽你所能的帮助别人。

你知道的。你走进了心理学的殿堂是希望成为一名家庭调解员,有一天可以帮助那些失去了孩子的人们。一次,你低着头,略微带些羞涩的告诉了我这些。你常常会因为自己一些善意的冲动而感到尴尬,我想那是因为你的动机太单纯了。你选择了特殊心理学是因为它让你着迷,也是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们,它可以帮助人们找到依然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报仇。

这是个非常好的理由,穆德,我也是因为相同的理由选择的医学,可是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那年我7岁。班级里一个同学有个弟弟或是妹妹出生了,我缠着妈妈告诉我什么叫做剖腹。后来她解释给我听,告诉我查理就是剖腹产生的。(她非常幸运,真的,比尔不是剖腹产下的。在从前,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剖腹产,那么其他的孩子也得一样,我不能想象那样生下四个孩子)。我是那么的好奇,所以接着妈妈又给我看了那道伤疤,随着时间的变迁,那些伤痕已经很淡了。那道伤疤教会了什么是完美的身体。是的,它很痛;是的,我必须恢复;是的,我会留下伤疤。可是因为有了它,我才有了查理。

我觉得这道伤疤是那么的迷人,一个人就从那儿诞生了,然后留下了一道印记,我一点也不觉得那是丑陋的。我觉得它是如此干净,不带任何悲伤,有的只是喜悦。

是的,我也有许多道伤疤。一些来自枪伤,另一些整齐的伤痕来自手术。它们意味着伤痛,但也意味着幸存。

//

回来后,在吃饭前你想要自处转转,和以往一样,你问我想不想和你一块去。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我答应了。我试着在单一的步伐中找回坚强的后盾,我真的试过了。我们很久没有这样走在路上了,自从我和你一起狂奔以来,很久没有这么散步了。

你让我选择往哪走,我们没有比往常走得更远。即使在精力最充沛的时候,每当你跑步时,我也很难赶上你。我跑得不够快,我的腿也比较短。

结果是,当回到旅馆时,我已经是大汗淋漓,精疲力尽了,而你却春光满面,神清气爽的样子。你真是有病啊。你跟着我走进了房间,说道。“晚饭吃什么?如果我们现在叫外卖,等它到的时候我们也许已经洗完澡并且换好衣服了。或者你想出去吃?”你往我的床上一倒,眼睛开始翻阅电话簿。“像平时一样,比萨,麦当劳。这儿有家私人餐馆...你觉得怎么样?”你抬起头看着我。

“我现在想去洗个澡,你决定吧。”我说着,一把卷起了身上的汗衫,我已经在你面前上演过不下一百遍这样的举动了。没有什么必要去遮遮掩掩的,况且空调房间里凉爽的感觉让我的肚子感觉舒服极了。

我的肚子。

我重新放下了汗衫,心想你足足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我准备好了去面对你的眼睛,你的眼睛里一定充满了忧伤和内疚。因为你总能找出个理由让自己相信这是你的错,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受伤。

可是当你的眼神打量我时,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的不是内疚。

我记得那个眼神的,那是每个星期一的早晨你都会送给我的眼神,那是每次当你放下防备,无法隐藏住感情沸腾时的眼神。那是充满了温柔的眼神。

每个星期一的早晨,即使在我得了癌症的那些日子里。我没有和你呆在一起是因为我发现你是多么吸引人,又或者是你发现了我的魅力,可是让我告诉你,在每个星期一的早晨,你冷酷的面具后悄悄流露出的欣赏神情都增添了些许欢笑。

“你肯定你要去洗澡,斯卡丽?我喜欢你脏兮兮的样子,”你说着,像平时那样开着玩笑。也许是因为你的脸上多少还带着些尴尬。

就好像你从未意识到过,你这样看着我,看着我的伤口,看着我的一切,你仍然自始至终认为我很漂亮。 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珍贵的礼物。

//

“你怎么想的,斯卡丽,出去吃还是叫外卖?”你问我,眼睛看着电话本。“他们说这儿有家意大利餐厅,我们很久没吃意大利菜了。”

我就站在这儿,又是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你又坐在花色的床单上,手里又是拿着本电话簿这样我们可以决定一起吃的下一顿饭。我站在这儿手捂着嘴,喜极而泣,我是真的很高兴,你不会知道的,是吗?

也许今天我会告诉你的。

第一部 完


[ 此贴被annagao在2004-08-28 17:43重新编辑 ]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楼 主] | Posted: 2004-08-18 11:19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觉好温暖啊~~~~~
后两部会是什么样呢?憧憬中……

[1 楼] | Posted: 2004-08-18 14:04 顶端
magda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83
威望: 282
财富: 888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1-17
最后登录:2012-03-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好阿很好

I will be waiting……in Nevada……
[2 楼] | Posted: 2004-08-18 14:43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很喜欢,昨天晚上半夜醒过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起来翻的,最近睡得一直都很差,翻了这篇文章感觉好多了。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3 楼] | Posted: 2004-08-18 14:44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扇子姐姐一定要注意身体呀!不要太辛苦了!

ps:我下了BlueGirl,正在小心翼翼地看,时时提醒自己这不过是一篇bt的Fanfic

[4 楼] | Posted: 2004-08-18 15:03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心灵三部曲

三部曲之第二部:

昨天 (Yesterday)

作者:Maria Nicole

等级:PG

声明:文章不是我写的,翻来大家分享一下。


~~~~~~~~~~~~~~~~~~~~~~~~~~~~~~~~~~~~~~~~~~~~~~~~~~

所以,我又躺在了这里,躺在另一张旅馆房间的床上,睡在离电话机比较远的一边,因为这边的床垫通常比较舒服。我躺在床上,睡在另一间不知名的旅馆房间里,呆在另一个早被人遗忘了的小镇上,不久那个破破烂烂的电话机就会响起来了。我躺在这儿知道你就躺在隔壁的房间里,躺在离电话机比较远的一边,因为这边的床垫不像另一边沉得那么深。(哦,那将成为一个问题,是吗,斯卡丽?)我躺在这儿第一次,不用挣扎着要不要悄悄打开房门,看看你是不是依然在那里。

我已经知道了你还会在那里。

昨晚你告诉我你会的。

//

我并不是别人认为的那种心理不正常的人。或许我是有些偏执,或许我是有些问题,或许我真的是想让每个人都相信我,可是,真的,我没有心智错乱。我清楚的看着每天早上会在我眼前浮现的那个画面,我去敲我们两个房间之间连接的那道门,你没有回答,接着我会走进去,发现你的东西早就清理一空,你走了,在旅馆的某一处给我录下张小纸条,写着,“我再也不想做这些了”(一张没有署名的字条,因为斯卡丽是个联邦调查局的探员而黛娜对我来说却是个陌生人)...我知道这栩栩如生的画面只是一场又一场的幻觉,它们来自一个常常被遗弃的男人的心灵深处。我知道即使你真地想离开我,你也不会如此残忍,更不会走的无声无息。

即使如此,每天早上我在旅馆里醒来,我总是要挣扎着不去检查你的房间,看看你会不会已经走了,留下我一个人面对着你的香味,凌乱的床铺,和一张写着九个字的纸条。

//

我很高兴我们又上路了,即使只是又一次去检查肥料。我已经开始怀念飞行了;我思念每次飞机起飞时,那胜利大逃亡的感觉和自由的味道。在飞机上,我知道没有人会盯梢我们,跟踪我们。那是远离着真实社会的旅程,安全而孤立。我思念它。

我也思念你。

自从你在纽约中枪之后,你就变得很安静,在大办公室我们可以讨论的只有工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了,这让我非常担心。它让我忍不住想你是不是希望纽约的案子,这样你可以往上爬得快些。它让我忍不住想你还会这样做背景调查做多久。它让我忍不住想你的伤口是不是还在痛。

飞机上,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你温柔的和我开着玩笑,一个总是失眠的人怎么会打瞌睡呢。我们随口谈论着——农作物循环,大脚怪兽,行李丢失的故事,还有孤独枪手的最新消息,来自法国的水生生物机器人在加利福尼亚的海边形成了岸堤,随时准备袭击人类。“你说‘什么’?”你问道,脸上清楚地写着“我不相信”,接着露出了笑容。我点了点头。是的,你听得千真万确。“穆德,这是我有史以来听到过得最好笑的笑话。哦,你最新的大脚怪兽理论似乎比这个更滑稽...”

接着你坚持要说出你的科学理论观点和你的猜想。你的热情告诉了我你非常喜欢我说的笑话。

我思念它。

//

克什把你派去纽约,是想把你引回联邦调查局的主流中去。我不会破坏你升迁的机会。我会为此感到骄傲。我不要会求你留下来,不会破坏你拥有的机会。既然你可以做到,作为一个调查员你非常的优秀,我不会要求你了,我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今年夏天,我求过你了。这个夏天,当你说你要退出时,我求你留下来。也是这个夏天,我告诉了你我需要你留下的原因。

那次,你选择了留在我身边。

一月的时候,我又一次等着你作决定。那次我没有要求你留下来。你知道我了立场。我等着你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的决定,可是我等到的电话却是告诉我你进了医院。

接着,你回来工作了,我等着克什再次把你叫去,给你另一个任务,你必须再做出选择。我等待着你离去的那一天,永远不再回来。

可是你一直待在那里。

//

今天一整天,我们都在采访那对农民夫妇。美好的人们。在回旅馆的路上我这么对你说的。这些善良的人们让平凡的生活看上去美好极了。那一刻,他们让我也想拥有和他们一样的生活。(好吧,并不完全一样。我不能想象我自己待在干草堆里,或是你穿着背带裤,头上包裹着头巾,为母鸡们喂食。还有你知道的我们的田野将会成为外星飞碟的坠毁点。)“有一次你问我想不想跳下这辆该死的车开始正常的生活...像这样的人们真的让我想这么做。”我说到,转过头看着你,你正凝视着窗外,就像在大办公室时那样的遥不可及。

我等待着,等待着你告诉我“是的”,事实上,你一直想要过正常的生活。

不同的是,你说道:“他们让我想继续开着车,”

“嗯?”

“那些人,穆德。他们让我们愿意为之牺牲。他们值得保护。只要有任何一个原因,我都愿意继续将车开下去。”

上帝啊,斯卡丽。你真得那么说。为着最洁白无瑕的理由,你真的在这么做,仅仅因为这么做是对的。

上帝啊,斯卡丽,你让我无地自容了。

//

回来之后,我们去散了步,接着叫了比萨。我们在你的房间里吃的比萨,你坐在床上,而我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这样我得手可以够到盒子。在等比萨的时候,我们都洗好了澡,你的头发还是湿湿的,垂在肩膀上,让你睡衣上蓝色的丝绸显得有些发黑。吃完比萨后,扔掉了盒子,你满足的叹了口气,躺在枕头里,我们一起看着新闻。过了一会,我伸出手握住了你的脚——你有一双很性感的脚,斯卡丽——我把它们放在了我的下摆上,给你做着足底按摩。

“我们有在解剖室里站上一整天。你知道怎么宠坏一个姑娘,穆德,”你说道。

“脚底按摩加上比萨通常可以虏获姑娘的芳心。”  

“再加点奶酪就可以虏获我的了。”

“该死,你已经发现我的秘密手段了。”你的脚趾甲涂成了暗紫色。“很可爱,”我说着,轻轻拍了拍你大脚趾上的指甲。

你笑着,抬起了眉毛。“可爱?”

“就算是最严肃的女探员也可以有可爱的脚趾啊,”我犹豫地说道。

你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坐了起来,收回了你的脚。我傻傻得看着你,心想什么时候我已经跨过了你的防线。可是你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膝盖,对我笑了笑,非常灿烂的笑容,说道,“你知道吗,穆德?我喜欢你。”

“什么?”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想我是多么幸运可以和我喜欢和尊敬的人一起工作。可以和你一起工作。”

我想我一定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你,虽然当时我可能说了些什么,只是我都不记得了。你的脸庞是那么柔和,那么温顺,当你再次开口时,我知道这不是你一时的冲动,这些话你已经想了很久了,你说话的时候还有一点害羞。

“对不起,穆德。我可能没有说清楚。可是我想让你知道...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一个很好的朋友。我很高兴可以和你一起工作,你在这里给我做的脚底按摩,你的那些蹩脚的笑话,你层出不穷的模糊观点让我吃惊,你挑战我,看着我的时候好像我非常迷人,你让我觉得我重新活了过来。”你低下了头,有些羞涩,接着开始咳嗽。“无论如何,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很高兴可以和你在一起,作为你的朋友,作为你的搭档,无论是工作上的伙伴或是...恩,作为你的搭档我都很高兴可以和你在一起。”

我彻底迷失了,眨眨眼睛。我想冲出房间,对着每个人大喊着你认为我是个了不起的人;我想和你一起蜷在床上,紧紧抱住你,直到你睡衣上的蓝色印入我的肌肤,我的脸深埋在你红色的发丝中。我想你能抱着我直到我可以沿着你的步伐,成为你尊敬的人,成为真正值得你尊敬的人。

你抬起头看着我,就像在等着我的回答。我伸出手清触你的膝盖,就像你抚摸着我的膝盖时一样,安慰着你,等待着我可以再次开口说话。

仔细看着你的眼睛,让你看清我深深地感动,或许我早已说不出话了,张开嘴,我唯一可以说的只是。“噢,兄弟。”

//

是的,斯卡丽,你无法再说些什么了。当面对着爱的宣言的时候,我和你都成了手足无措的傻瓜。

//

我没有和你一起躺到床上去。我坐在椅子上,我的手放在你的膝盖上,我们一起看完了剩下的当地新闻,谈论着当地的篮球队。当我们谈到送信人的时候你开始打哈欠了,你躺回了枕头上想睡了。自从纽约回来后,你总是很容易就累了。我关了电视机,接着熄了灯,坐回椅子上想静静地看着你睡着。

你翻动了一下,醒了过来。“怎么了?恩?哦。”

你的睡衣翻开着,我将手放在你的肌肤上,感受着你的温暖,感觉着你的肌肉抽紧了一下接着又放松了下来。我们在寂静无声的黑暗中坐了一会儿。

“穆德,怎么了?”不久后,你安静的问道。

“你认为外星人有没有肚脐?”我一边问,一边用拇指摩挲着你的拇指。

随着你爽朗的笑声,你腹部的肌肉收紧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会爱你的原因...你总是怎么想就怎么说。“好吧,穆德,假设你在南极洲看到的真的是外星人而不是政府的阴谋,他们的生育方式看上去很不同。我猜,一定有某种器官代替了脐带。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器官用来代替肚脐。”

我又坐了一会儿,感受着伤口上的粗糙,你生命的模式在你的肌肤上刻上了印记,我抚摸着你平坦的腹部。

“穆德,怎么了?”你又问道。

“你信不信异向空间?”我问到,想象着另一个斯卡丽,另一个黛娜,躺在床上,肚子上到处都是伤痕,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将手放在我的手正放着的地方。

“不,穆德,我不相信。即使有这样一个空间,我也不想知道。”你的手盖住了我的手。“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我生活得很好。”

我们安静的坐着,你疲倦的说道。“穆德,很晚了,到床上来。”

“什么?”

你的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就像刚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到床上来,到床上去,无论哪张床。很晚了,睡一会。”

到床上来,到床上去,一个人醒来,和你一起醒来。一个人醒来,在你的床上醒来,可是却不是你的爱人。

我站了起来,走的时候拉了拉你的手。“穆德?”你小声地问道。

“过会儿,”我说着,弯下腰亲吻着你的手掌。“很快。”

“很快” 黑暗中,我依然看到了你的微笑。

我走到了门边。“穆德?”你从身后说道,我转过身看见你用手肘撑起了半个身体。

“怎么了?”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想我的伤口。我在想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我肚子上的这些伤疤会让我没什么吸引力。”

我皱起了眉头,天哪,你从来不知道那是为什么...“斯卡丽,那不是...只有傻瓜才会那么想。这些伤疤没什么,它们...”

“当然,它们不会没有意义。它们一直都会。”你的声音像海洋一样深,充满了力量,我直到你正在给予我安慰,而不是在寻求安慰。

“可是它们从未让你缺乏吸引力,”我困惑的说道。

“我知道,”你说道。“我想说的是,我们都受伤了。这些伤口,它怎么可能没有意义呢,可是...会好得。它不会...它会好的。我们都受了伤;我知道。会好的。”

我站在房间里,又一次无语了。

最后,你的声音如水般温柔,“去睡吧,穆德。睡一会儿,明天我还在这里。”

//

所以,我又躺在了这里,躺在另一张旅馆房间的床上,睡在离电话机比较远的一边,因为这边的床垫通常比较舒服。我躺在床上,睡在另一间不知名的旅馆房间里,呆在另一个早被人遗忘了的小镇上,不久那个破破烂烂的电话机就会响起来了。我躺在这儿知道你就躺在隔壁的房间里,躺在离电话机比较远的一边,因为这边的床垫不像另一边沉得那么深。(哦,那将成为一个问题,是吗,斯卡丽?)我躺在这儿第一次,不用挣扎着要不要悄悄打开房门,看看你是不是依然在那里。

我已经知道了你还会在那里。

昨晚你告诉我你会的。

我翻到了床垫的另一边,靠近电话机的那边,下垂的比较深的一边。因为...我想我要习惯睡在这边,不是吗?

第二部 完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5 楼] | Posted: 2004-08-19 10:52 顶端
ballking123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特别探员
精华: 2
发帖: 736
威望: 167
财富: 1708
支持: 2
注册时间:2004-04-25
最后登录:2018-06-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好啊
如果是真的该有多好,如果真的可以看到他们俩这样子对话该有多好啊/


Mulder,我愿用十年的时间,换得见你一面!我愿用五百年的岁月化作一棵树,换你从我面前片刻的经过!
[6 楼] | Posted: 2004-08-19 11:14 顶端
magda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83
威望: 282
财富: 888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1-17
最后登录:2012-03-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ensative, so sensative

I will be waiting……in Nevada……
[7 楼] | Posted: 2004-08-19 11:19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呀好看,这个作者太让人爽了,
当然还多亏扇子姐姐的翻译 ^_^ hehe

[8 楼] | Posted: 2004-08-19 11:25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I am touched by the story as tender as breeze and as gentle as drizzle.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9 楼] | Posted: 2004-08-19 12:13 顶端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