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The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新亚瑟王)[ 已完成]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22 total )
--> 本页主题: The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新亚瑟王)[ 已完成]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hoho,并且是跟Krycek,好玩
不过想一想Krycek是Skinner的私生子就……hahaha,太搞笑了

[40 楼] | Posted: 2004-08-07 22:14 顶端
颉婕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Scully秘书
精华: 1
发帖: 645
威望: 190
财富: 2462
支持: 2
注册时间:2004-06-07
最后登录:2010-05-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是太好了,亲爱的扇子姐姐~~~~你真的翻译中世纪的东东了啊
[41 楼] | Posted: 2004-08-08 11:18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贴以下文章之前我想说几句(嫌烦的完全可以不听)

我想先说一下Diana,其实这个女人,我觉得在TXF中,她是最可怜的了,就算是最后捐躯了,还是成为了人民公敌(包括我,至今我还认为,全世界的女人中除了江青,她最可恨了)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太让别人恨之入骨的事,除了让SCULLY老觉得在她面前有点低人一等而已,除了让MULDER一看到他就有点思维混乱而以,除了让我一看到她就有把片子往前进的冲动而以。

别的等我想到了再说,谢谢...观摩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42 楼] | Posted: 2004-08-08 14:57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传票到的时候,这群男人正在城堡的训练场里。MULDER正坐在马上努力调整着坐姿,盔甲下的左肩刚被Bors的柳叶刀以35英里/小时的自动冲击速度击中,现在正抽痛着。他掉转了马的方向朝城堡的另一边走去的时候,突然注意到眼前出现了另一个骑着马的人,他正向MULDER飞奔而来。Bors骑着马追了上来,揭开脸上的面具,向着跑来的骑手点了点头。

“国王的信差。我敢说他带来让你明天去决战的传票。”

MULDER翻开了自己的面具,笨手笨脚的挥舞着手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们已经在这里训练了整个下午了,他很骄傲的发现Bors 到现在为止还没能让他从马上摔下来,这很明显就是‘枪决’ 的目的。自从他习惯了他手中柳叶刀的重量之后,他已经成功的将Bors打落马下3次了,他似乎很适应骑马时的节奏。他想是不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原来是属于Lancelot骑士的,在他的每个细胞,每个分子中都残留着决战的记忆,所以每一根神经,每一块肌肉都帮助他很快学会了马术与战斗。这个想法非常吸引人,如果SCULLY在这里的话,他很想和她讨论一下。

信差的马停在了MULDER的马旁边,他微微鞠了个躬,并没有下马,而是从束腰上衣中取出一张卷好了的羊皮纸。“尊敬的国王陛下给湖中骑士Lancelot先生的手谕。”他飞快的把那张纸交给了MULDER。

“告诉国王陛下,我会去的。”MULDER说完将手里的那卷纸递给了一脸问号的Bors。骑马的人又向他微微弯了弯腰,一拽缰绳,调转了马头,扬尘而去。

“你不想看一下吗,Lance?"Bors问道。

“你来看吧,看看和你想的是不是一样。”MULDER看着他打开外面包着的蜡封,然后卷开羊皮纸。他的眼睛扫完了每一行字后,又重新将羊皮纸卷了回去。

“是的,就像我说的那样。明天日出你将接受Mordred的挑战来证明皇后的清白。如果他赢了,那么你们俩,Lancelot和Guinevere 将因为叛国罪而被判死刑。”Bors的声音说道“死刑”的时候抖了抖。MULDER伸出手抓住这个小个子男人的肩膀,他的手套轻轻的摩擦着Bors的盔甲,尽量对着他笑了笑。

“好吧,我们必须要赢。”他把面具拉了下来,扔在了地上,然后跳下了马鞍。“我想这部分可以结束了,让我们来练习一下刀术。”

//

MULDER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酸疼过。他现在只要稍微动一下,全身的肌肉都会让他痛得叫起来,现在唯一放松的方法就是躺在Richard为他准备好的热水里泡一下。当他全身被热水浸湿后,似乎的确感觉好一点了,热水轻轻的按摩着他,全身叫嚣着的酸痛慢慢开始平静下来了。

刀术练习进展非常顺利,MULDER发现熟练运用那把讨厌的腰刀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难,他好几次成功的夺走Bors手里的刀。洗完澡后,他吃了点冻鸡肉和面包,他现在非常有信心可以打败Mordred,救出SCULLY。 然后他们两个就可以专心研究怎样才能回到21世纪。

他爬上床,虽然很累但是非常满足,他的思绪始终缠绕在SCULLY和明天等待着他的任务上...

//

他突然之间醒了过来,心脏像失了疆的野马在他的胸膛里乱跳。他可以听见旁边马儿轻轻的呼气声,周围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露水味。他只觉得寒风凛冽,全身都在颤抖,稍稍移动了一下,扬起一片尘土,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发觉自己没有躺在床上,他努力坐了起来,往周围看了一眼,试着让自己清醒一点。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正坐在Joyous Gard的广场上,他的对面就是吊闸和横跨洼地的吊桥。就在傍晚他和Bors从训练场上回来经过时,这个广场还热闹得像个农贸市场一样,现在周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广场好像在黑暗中等待着什么,一盏火把孤零零的亮在大门边,这是一片漆黑中唯一的光亮。

MULDER咽了口口水,他在自己的嘴里尝到了恐惧的味道。他沉重的呼吸声蔓延在空气中,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坐在犯罪现场等着罪犯的到来。SCULLY常常取笑他,说这是他的怪胎预感在作祟。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很喜欢一部经典的喜剧片,在那个片子里他知道了蜘蛛预感。其实,他的怪胎预感和蜘蛛预感差不多。而现在,这种预感正在疯狂的震动着他的每根神经,在这么多年以后,他学会去相信这种预感。

一定出事了。周围的空气告诉他一定出事了,这种感觉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它在他的皮肤上凝聚,压迫着他,戏弄着他,催促着他让他赶快站起来,可是他心里谨慎的那部分又在提醒他等一会。在恐惧和不知所措中,他的胃开始翻腾了。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知道现在如果他觉得恶心,那么他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

再次睁开眼睛,他注意到吊桥的另一头有东西在动,MULDER小心地站了起来,他的手本能的移到腰间放枪部位,可是很不幸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枪还没有发明呢!他趴了下来,爬到了城堡的墙边,抬起头看着桥上。

两匹马被系在另一端的桥头上,它们的头低着好像在睡觉,身上都装好马鞍全副武装着,他可以认出他和Bors不久前骑过的那两匹。它们的马蹄上闪着银光,Bors正坐在最后一节桥栏上,他的下巴抵着胸口好像已经睡着了。他穿着他的盔甲,MULDER注意到他的身边放着另一套,他一定也给MULDER带来了盔甲。

MULDER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只穿着一条薄薄的裤子。他的脚还光着呢,当然他的剑正待在他马上的剑鞘里。他光着身体,站在寒风凛冽的城堡里,一样武器都没有...

如果昨天是个很倒霉的日子,那么他能说的就是今天更糟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像个自己找个解释。Bors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啊?这里又冷又湿;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睡觉;为什么要带上这些马,特别是他为什么要带上Lancelot的马,他明天还要骑着它去为皇后决战?MULDER皱了皱眉头,偷偷朝四周看了一眼,开始叫Bors的名字。

“他听不见的,我亲爱的骑士。他睡着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蜂蜜和碎玻璃掺和成的毒药。MULDER一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他从吊闸边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从马的身后走出一个人影,看上去像是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人。她伸出手拉掉了帽子,MULDER看到了一双熟悉的黑眼睛。

“Diana?"

她的狂笑声开始在他的耳边盘旋,就好像他们俩正站在悬崖边。太讨人厌了,可是MULDER发现Bors好有那两匹马连动都没有动过,就好像他们已经被冰冻住了一样。

他看见这个女人全身开始闪出金光,MULDER用力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她。“ 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不这么叫我,亲爱的骑士,在这里,我有很多很多的名字,不过大多数的人都叫我Morgan le Fae。”

MULDER指了指Bors.“你对他做了些什么?”那个女人又笑了起来,MULDER开始觉得自己开始恶心就像晕船一样。他不想等她的答案了。“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一个小小的游戏,我亲爱的骑士,不过是个小小的游戏而已。这只是个梦,不是吗?可惜你没有时间浪费了,太阳就快出来了,你还有个约会呢。”

MULDER的身体晃了晃,尽量控制自己喉咙口往上冒的胆汁,他一只手撑住身边的石墙。“我在做梦?我可以自己醒过来吗?”

那个叫做Morgan le Fae的女人笑了笑,那种冷笑,在和Diana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天天都能看到。“很像是个梦,可是它却是真实的,只要再过一小会儿,你就会发现它有多真实了。当你试着走过这座桥,你必须走过去,去拿你的盔甲还有你的马,这样你才能骑着它去卡米洛特救你的皇后啊。但是你必须抓紧时间了,英勇的骑士啊,黎明很快就要来临了;如果你决战迟到了话,你的皇后可就要死了。”浓雾开始在这个女人的身边盘旋起来,她的身影变得模模糊糊,最后她消失了。

MULDER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会儿,他的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他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胃也有点抽筋。她消失了,是不是真的?一分钟以前她还站在这里,下一分钟她就消失了,天哪,就像书里写过的那样“蒸发了”。

他在做梦,他提醒自己。这个女人刚刚告诉他的。但是她也说这也是真实存在的。他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剧烈的疼痛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力。是的,这是真实的,至少一部分是真实的。

可这到底是什么?魔法?在这个广阔而又陌生的亚瑟王国里,他知道这里有一个著名的国师Merlin。在这里一定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魔法师。

他笑了笑,希望SCULLY可以在这里看到这些。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掉进了谁的陷阱里了,才会从真实的世界来到这片梦幻的土地上。他可以想起他们两个,他和SCULLY,以前曾面对着相同的场景,争论这真实和科幻之间的区别。

他突然疯狂的想念她,但是心底深处仍有个声音在提醒他,你在浪费时间。那个叫Morgan le Fae的女人说过他必须抓紧时间了,太阳就快要升起来了,他现在必须走过桥去,骑上马,赶去卡米洛特。但是他的预感正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这座桥一定有着陷阱要阻止他准时到达卡米洛特。

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桥头边。吊桥长长的橡木桥身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紧密的交织在了一起。这座桥从头到尾的长度超过了20英尺,两边各有两条巨大的金属链条交叉着形成两条对角线,连接着两头拖起整个桥面。其他都是悬空着的,如果掌握不住平衡就很容易跌进下面洼地里。MULDER以前从来没有那么仔细的研究过它,它不过就是一座桥嘛!

可是现在,他看着它,想知道这座桥里面到底暗藏了什么玄机。看着桥面上闪耀着的金属光泽,他眯起眼睛想看得更真切一点,他蹲了下来,本能的伸出手去。当他的手指刚刚碰到闪着的光芒,立刻感到了指尖针扎般的疼痛。飞快的收回了手后,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指尖出现了几条细细的伤口,还带着血丝。他用嘴吸吮着自己的手指,眼睛盯着前面的这座桥。

他现在可以看见它们了,桥面上排列着一道又一道的光束,这里至少有上千道,潮湿的空气中,每一道都闪着邪恶的银光。

那是刀锋,这座桥看上去佩满了刀锋。

MULDER用力吸了吸自己的手指,想要赶走内心的不安。如果在骑上马以前他就已经被切成了一条一条,他怎么可能再去营救SCULLY。他们就想这样,是吗?阻止骑士Lancelot去救皇后。他 懊恼得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穿过这片洼地。

等等,他想到了什么?这片洼地虽然很深,但是他会游泳,而且这片水域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危险。他走到岸边,跪了下去,想看看那些水。

只有漩涡状的浓雾,什么也看不见。他想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就好像下面没有水一样。这片洼地现在看上去就像变成了个无底洞一样,有的只是缥缈的空气和鬼魂的影子。

妈的!他捡起一块大石头从岸边扔了下去,看着它慢慢被吞没在浩渺的云雾中。他仔细听它跌落水底的声音...整整等了两分钟他还没有听到。只有两个可能,这个洼地没有底,或者水太深了。如果他现在跳下去了话,无异于自杀。

只有这座桥,他必须走过去,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他站了起来,走到桥头上,下定了决心。这帮混蛋。他们以为他会放弃的,是吗?他以前曾经爬过冰山,穿过雪洞,跑进外星怪物的老家把她救回来。这次,他也一定做得到的。只要能让她活着,他什么都愿意做。

努力放慢心跳,冷静下来,他看着吊桥,开始计算怎么走最好。

也许会很困难,他不否认。比也许更可能的是,他一定会受伤的。这不可避免,但是至少可以减少危险。他鼓励自己,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抬头看了眼头顶上吊桥的铁索,他可以先走1/4的路,然后伸出手抓住铁链,然后他可以沿着铁链悬在半空中走完剩下的路程。

深深地吸了口气,MULDER把脚放在决定好了的地方。所有的刀锋都嵌在桥面上,中间只有很小的分隔距离。如果他的脚水平的踩上去一定会割到的,所以他必须很小心地掌握好脚踩下去的角度,然后很小心的转移身体的重心,抬起另一只脚,向前跨出一小步,他一定要保持住平衡。

走出了第一步后,他小心的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尽量放松一些。然后他试着将脚靠向刀锋间的安全地带。他又吸了口气,将身体重心转移到另外一只脚上,提起后面这只脚,用双手掌握住平衡,找到另一个微小的安全地方,把这只脚放了下去。停了一会,呼了口气,他现在的两条腿呈‘X’状,看上去就像是耍杂技的 。他无奈的笑了笑,开始走另外一步。

在这个危险游戏中,他又了3步,然后停下来休息一下,已经比想象中的好了。他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尽量注意不要失去平衡 。铁链离他需要的高度还差一英尺左右,他估计再走5步,他就可以抓到它了。到时候,他就可以自由飞舞了。

MULDER抬起了腿,向前走去,他抬起手臂保持着平衡。移动重心,把脚放到另一个安全的位置上。他突然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袭了过来。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了起来,全身所有的肌肉因为恶心而紧绷起来。他挣扎着想要保持住平衡,他知道他肯定会跌倒的。除非他用他的手去撑地面,否则他肯定会摔在地上了。接着他迅速的伸出手,就感觉到刀锋立刻刺进他的手掌中。

当刀锋刮破了他的手臂和膝盖时,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喘气中,当他的膝盖碰到地面时,疼痛的火焰从西面八方向他用了过来。然后是腹部的疼痛,痛楚燃烧着覆盖了整个身体。仅仅一秒钟,四肢的疼痛蔓延过了全身,在疼痛的冲击下,他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意识。

不,他不能晕过去,绝对不可以,这太奢侈了。他强迫自己张开眼睛,看着前面等着他的Bors和他的马。他必须过去,他知道只要他过去了,他们就会醒过来了。至少他们也许会醒过来,他一定要过去。

他站的起来吗?他是不是应该爬过去呢?他提醒自己,他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眼前还有许许多多的刀锋挡在前面。即使他爬到了吊桥那边,他的内脏一定已经被刮开了,他的血甚至可能已经流干了。但是如果再爬几英尺,他就可以站起来抓住那些铁链了。

MULDER开始向前移动,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腹部正在被割开,血流如注的慢慢淌过大腿,膝盖。他没有去注意自己手腕上一条一条深红色的血印。他的眼睛始终看着前面等待着他的盔甲,然后努力向前爬去,当血一滴一滴流满全身的时候,他轻轻的呼喊着SCULLY的名字。现在只有她才是最重要,他不能留下她一个人去死。

就在他向前移动的时候,周围的雾开始淡了下来,催促着他快一点。再快一点。他现在可以够到铁链了,顾不上全身流满的血,剧烈的疼痛,他站了起来,把浸在鲜血里的手伸向了头顶上的铁链。

因为手上的血太多了,开始时他根本抓不住那根铁链,到最后当他好不容易咬紧牙关抓到那根铁链时,手掌心上传来的疼痛就像是魔鬼在唱歌。他尽量把自己拉起来,悬挂在半空中,像动物园里的猴子那样来回飘荡着。他回头疲倦的看了眼走过的那些路。

MULDER开始向前移动,尽量控制住链条的晃动。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无言于他的决心,他现在什么都不想了,他要做的只是到大桥的那一端。无论他的姿势有多么优雅,或是多么不堪入目,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MULDER一定会做到的。

无论是因为单纯的毅力,还是幸运增添了他的勇敢,总之他做到了,他最后来到了桥的另一头。他停下来想了想,荡在铁链上,他的手心无时无刻不在尖叫着。晃到第三下的时候,他松开了铁链,跳了下来,摔倒在地上,扬起了一片尘土。

当他一跳到地上,他的头就开始嗡嗡作响了,但是他还是可以听见Bors充满韵律的声音。

“上帝保佑我!Lancelot,你发生了什么事?”

MULDER挣扎着睁开眼睛,努力抵抗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头晕。他摇晃着看着眼前的Bors,“快,帮我穿上盔甲,我要去卡米洛特。”

“你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留血的!你不可以去决斗!”

他努力做起来,抓住Bors的衣襟说道。“我没得选,Morgan le Fae 说,如果我迟到的话,他们会杀了SCULLY的。”

Bors脸上的血色一下消失了。“Morgan le Fae ?她把你伤成这样的?”

“我不知道,也许吧,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说着努力站起来,伴随而来的只会是剧烈的疼痛。Bors还是站着一脸讶异的看着他。

“我怎么会在这里的?”他大声说道,看着MULDER,皱起了眉头。“这是个巫术,如果你说你看到了Morgan le Fae ,那么她一定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可是这血。”他指了指MULDER“这不是梦,我们必须止住它,否则你和死人没两样了。”

MULDER靠在马的身上,让它撑住自己。他看着Bors的眼睛,他的眼神清澈明亮。“如果我不去的话,SCULLY才真的和死人没两样了。帮帮我。”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悲哀。“求你了,帮帮我。”

Bors叹了口气,一把抓过MULDER肩膀旁的鞍囊。从里面拿出了几件多余的衣服,这些衣服通常被放在马鞍下,这样马鞍就不会擦上马的脊背了。 他把几件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走向MULDER。“会很疼,忍着点。”他轻轻的说道,然后把布条用力绑在MULDER腹部的伤口上。

虽然疼痛无休无止,但是MULDER还是用手按了按布条。Bors很快帮MULDER穿好盔甲。当一切完毕后,MULDER睁开疲惫的眼睛,对着Bors虚弱的笑了笑。

“现在帮我骑到马上去,还有个皇后等着我去救。”

第三章 完

TO BE CONTINUE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43 楼] | Posted: 2004-08-08 14:58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扇子于2004-08-8 2:57 PM发表的 :
在贴以下文章之前我想说几句(嫌烦的完全可以不听)

我想先说一下Diana,其实这个女人,我觉得在TXF中,她是最可怜的了,就算是最后捐躯了,还是成为了人民公敌(包括我,至今我还认为,全世界的女人中除了江青,她最可恨了)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太让别人恨之入骨的事,除了让SCULLY老觉得在她面前有点低人一等而已,除了让MULDER一看到他就有点思维混乱而以,除了让我一看到她就有把片子往前进的冲动而以。

别的等我想到了再说,谢谢...观摩


我严重同意扇子姐姐,哈哈哈,Diana死的时候M和S都表示哀悼,只有全世界的shipper们欢欣鼓舞。

[44 楼] | Posted: 2004-08-08 16:09 顶端
magda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83
威望: 282
财富: 888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1-17
最后登录:2012-03-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是皇后是王后拉
JJ不要怪我吹毛求疵


I will be waiting……in Nevada……
[45 楼] | Posted: 2004-08-09 10:36 顶端
牙牙的斑斑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1
发帖: 376
威望: 219
财富: 854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1-26
最后登录:2009-08-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扇子于2004-08-6 9:40 AM发表的 :
牙牙:我喜欢你的签名里的几句话,挺有意思的。

谢谢~~
这好像是SCULLY唯一一次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第一次看,感觉还有点震撼呢~~
RAINKING这集真是很SHIPPY呢~~


「你的擇善固執,是我愛上你的原因。」
[46 楼] | Posted: 2004-08-09 11:00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magda于2004-08-9 10:36 AM发表的 :
不是皇后是王后拉
JJ不要怪我吹毛求疵


尽管批评,我早就习惯了,最好多提点意见,才能进步嘛。

今天我想谈谈Byers。文章的作者似乎很喜欢Byers,把他写成标准的绅士,看文章的时候真是捏把汗啊,真怕作者一不小心让scully爱上他。还好没有,要不然真是哭笑不得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很喜欢Byers,对爱情那是暴执著。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47 楼] | Posted: 2004-08-09 11:53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6-11-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新亚瑟王)

Chapter Four

SCULLY祈祷上帝可以让她睡一会,可惜她的祈祷上帝没有听到.

整个晚上,她的整个思绪都纠缠在MULDER身上,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什么事。现在她正坐在火炉边,盯着跳跃着的火焰发呆。Leigh拿来了一些刺绣放在她的身边,想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可她连碰都没有碰过。Gareth一直和她呆在一起,她强迫自己吃了几口他为她带来的肉和奶酪。他温柔的一举一动都能让她感到安宁,她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城堡里其他骑士所没有的同情心,她真想把他拉出去。

“Grath先生,有没有Lancelot的消息?”

他站在窗口上,看着她小口的喝着红酒。努力控制自己每根紧张的神经,她提醒自己不要喝太多了。然后他看着她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尊敬的皇后陛下,手谕已经发出去了,。”他的声音柔软的按摩过她发疼的心脏。

“他会来吗?”当她发觉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时,已经迟了。当然他会来的。SCULLY从来没有怀疑过MULDER,从来没有过...那么她为什么会认为Guinevere也许会怀疑Lancelot?这没有道理的...可是她心灵深处始终有个声音在小声的回应着她,诱导着她。

Gareth点了点头。“当然,我的小姐。我听说手谕到的时候,他和Bors正在训练场里。我敢说他正在为了保卫您做准备。”

她对着他微微的笑了笑,他一言不发的离开了。Leigh已经收走了晚餐,她还在房间另一边放着的刺绣架旁搁下了几团各种色彩的丝线。SCULLY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并没有拿起针刺绣。记得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她的祖母教她怎样刺绣,可是她实在太不耐烦了,全身上下不停的在动,最后Nana Scully只好对她彻底死心了。现在,除了MULDER她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她担心他都快担心的抽筋了。

一整夜已经过去了,SCULLY还没有离开过火炉边,Leigh一直就躺在门廊边的地板上打着瞌睡。她刚刚站坐起来,还揉着眼睛,紧铃声就响了起来,她彻底醒了过来,看着SCULLY,站了起来。

“太阳快要升起来了,Gwen.我们要赶紧为你做准备。”SCULLY无奈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椅子。

今天不用洗澡,不过Leigh将一种带着甜甜香味的乳液按摩在SCULLY的手臂上,脖子上,还有肩膀上。她的手温柔的按过每寸肌肤。这的确让她放松了不上,接着Leigh为她重新编好了头发。SCULLY开始忍不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突然她想起了眼前发生的一切,猛地摇了摇头。

Leigh拿来了一件用金线绣成的长袍。她帮SCULLY穿上裙子后,飞快的系好所有的带子。接着Leigh帮SCULLY套上束腰上衣,然后系紧两边的蕾丝腰带。SCULLY将上衣在腹部这里抹平,她的手指轻轻触摸到了衣服上绣着的卡米洛特标志—飞龙。她悲伤的笑了笑,这让她觉得自己也只是亚瑟的一件装饰品。

Leigh走到了她的面前,为她戴上头饰,一顶小小的皇冠连着一色的面纱。接着她开始为SCULLY戴上项链,从镜子里看到这条项链时,SCULLY突然惊叫了一声。Gwen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Gwen?”

SCULLY摸了摸这条项链的搭扣,然后手指顺沿着项链触摸到了闪着光芒的十字架,它正停在她的喉咙边。这比她记忆中妈妈许多年前送给她的那条项链上的十字架大多了,十字架和项链之间用红宝石连接起来,在SCULLY凝脂肌肤的映衬下完美极了,她满意地笑了笑。

“我...没什么Leigh。”她看了眼身边的贴身侍女,说道。“谢谢。”

“那么,我们走吧。Gareth先生正在等着你呢。”

那个极有风度的骑士一路护送着她走出了寝宫,来到了卡米洛特警卫森严的城墙后,SCULLY来到了一个高高的看台上,面前就是一个窄而长的斗兽场。这个看台上铺着防水布,Gareth领着她走到了看台中央,然后就退到了旁边。SCULLY注意到这个平台上只有她一个人。其他的绅士和仕女们都坐在斗兽场另一边的看台上,而这边的看台阁楼里没有其他的贵族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种孤立让她觉得自己就快变成一个坏脾气的孩子,她试着安慰自己,很快亚瑟就会来了。

不久之后,小号吹响了,国王和他的一群贴身骑士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但是他也没有来到她这边的看台上。他径直走上了另一边的看台,站在了她对面的看台阁楼里。他的全身闪着金光,SCULLY盯着他看。他在他的骑士中站好后,看着她。他眼睛里的火焰燃烧过了整片斗兽场,SCULLY从他的目光里找到了力量。

他非常有信心。她相信Lancelot一定会赢得,她也只能这么相信。

当马蹄铮铮声出现时,所有的人都转过了头,SCULLY的心一下跳到了喉咙口,她转过身去,她太想见到MULDER了,当她发觉来的不是他时,忍不住发出失望的叹息声。马背上的骑士先是将马头转向亚瑟那边,然后再把马头转向她这边,向她行了个礼。在他的面罩下,SCULLY认出了Modred那双蛇一样的眼睛。行完礼之后,他将马骑到了斗兽场的一头。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SCULLY咽了口口水,看着东方,新一轮太阳就快要升过地平线了。她无助的看着新生的旭日,越来越靠近他们站着的斗兽场。随着阳光渐渐照向这片土地时,贵族中开始窃窃私语恰里,Mordred将马骑到了斗兽场中央。

他站到了亚瑟面前,抬起头。“尊敬的国王陛下,太阳已经升起来了,Lancelot还没有到。皇后陛下输了。”

SCULLY感觉好像有一只手慢慢拧紧她的胃,她从心底感到了恐惧。亚瑟吸了口气,希望能想出个好办法。当他刚张开嘴想说话的时候,人群中发出了惊呼声:“Lancelot先生!他来了!”

SCULLY把头转过来,两匹马走了过来,其中一匹马背上坐着个小个子男人,而另外一匹马背上坐着...MULDER。

她尽量掩饰自己的感情,希望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她已经伪装了很久了,如果皇后对Lancelot的出现表现得太过激动的话,每个人都会发现的。可是当他向国王行礼的时候,她的笑容还是忍不住绽放了出来,接着他掉转马头,看着她。

她看到了他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一股电流刹那间窜过全身,她的两只手绞在了一起,竭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一点。他只要看着她,就可以感应到她在想什么,她想告诉他什么。

“我爱你,小心一点”

“我也爱你,我会的”

可是就在那一刹那,MULDER的脸色变了,他竭力想张开眼睛。SCULLY看到他剧烈的颤抖,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出了什么事?他紧紧咬着嘴唇,微微摇了摇头。

“我没事。”这是她的座右铭,现在轮到他了。“不用担心。”

就在MULDER掉转马头走向斗兽场另一边的时候,他盔甲上的一些东西引起了SCULLY的注意。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她恐惧的摒住了呼吸。

在他坐的地方,一片红色盖住了马背。SCULLY缓缓的摇了摇头,哽咽了。

MULDER在流血,他一定很痛,她挣扎着不要去喊他的名字。狂乱中,她抬头看了亚瑟一眼,他凝重的表情告诉她他已经看到那些血了。她用眼睛恳求他。

“帮帮他,亚瑟,求你了,阻止这一切。”

她看到他嘴边的肌肉颤抖了一下,可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我阻止不了的,Gwen,你知道的。”

她的脸因为愤怒而阴沉下来,她紧紧抓住看台的围栏,真想拆掉它冲到MULDER身边,阻止他不正常的行为。就在她进一步行动之前,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抬起头看到了Leigh的眼睛。这个女子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可是她的手仍然紧紧抓着她。“你什么也做不了,Gwen,他必须去决斗,而且他必须要赢,如果你们俩还想活下去的话。”

“他需要的是一个医生,”她轻轻的说道,她知道自己几乎哭出来了。“他会死的。”

“他很坚强。”Leigh坚定的声音动摇了她,然后SCULLY回过头去看着斗兽场,MULDER正坐在他的马上。她看着他接过另一个骑士手里的剑,他的左臂上装着一个盾牌。她的声音轻的Leigh几乎听不见。

“我帮不了他,是吗?我什么也做不了。”

Leigh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心。“你可以祈祷,Gwen。”接着她真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祈祷了,她的一连串无声的祷告多少让SCULLY 觉得舒服一些了。她只是再也不能把眼光从MULDER身上移开。

两个骑士面对面站着,之间大概分隔30英尺左右。面具已经拉了下来,佩剑也已握在手上,现在他们只是在等国王一声令下。在肃静的人群中,亚瑟抬起了他的手臂。

就在亚瑟放下手臂的一瞬间,斗兽场里闪出一道金属的光芒,两匹马嘶叫了一声之后,腾空一跃而起,冲向对方。两个骑士在斗兽场中央短兵相接时,整个清晨仿佛冻结了,每个人都摒住了呼吸,两个人都在迎接着自己不可避免的结局。

震耳欲聋的敲击声中,两个男人将长剑刺进了对方的肩膀。SCULLY痛苦的听到两个骑士同时叫出了声,向后退了几步。她惊恐的看到MULDER一个踉跄摔下了马背,当他跌倒在地上时,长剑和盾牌都被震了出去。他立刻打了个滚,那匹马在他身边打转了几步,飞快的奔出了斗兽场。

Mordred的叫喊声回响在整个斗兽场中,他也摔下了马,挣扎着要爬起来去拿他的剑。SCULLY多少有点欣慰至少摔下马的不只是MULDER一个。Mordred拿起剑向MUDRED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Modred翻了个身,看着MULDER。

MULDER只能跪在哪里,抬起自己的手臂,就在Mordred拿着剑冲向他的时候,他还来不及站起来。Mordred两只手紧紧抓着剑柄,用尽全力往下刺向MULDER。MULDER抬起自己的剑,正好水平挡住Mordred的剑。兵器的撞击声凝固在了整个场中央,当MULDER最终将Mordred从他面前推了出去,SCULLY终于松了口气。Mordred一个没站稳,退了几步,摔了个四脚朝天。

MULDER飞快的站了起来,SCULLY注意到了他背后的血正在越渗越多,开始流过他的大腿 。她听到人群中的惊呼声,他们也看到了他的伤。她可以听到她的搭档破碎的呼吸声,他一把拉掉了面罩扔在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他开始一步一步走向Mordred,举起长剑,Mordred摸索着想要爬起来。

几次交锋过后,他们开始赤手空拳的搏斗。争斗中,MULDER努力保持平衡,最后他拿起剑,一剑刺进Mordred肩上没穿盔甲的部位。看着MULDER胸前伤口的血开始蔓延开,观众们发出了唏嘘声,Mordred倒在了地上,嘴里诅咒着。

MULDER抬起头看了SCULLY一眼,她心跳的快要不能呼吸了。他脸上的汗水闪着光亮,皮肤几乎是半透明的了。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她知道,他正在慢慢开始进入休克状态。他看着她,他已经快要看不清她了,他的眼睛因为渴望变得模糊。她的嘴唇开始颤抖,寂静无声中她想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给他。他摇摇晃晃跪了下来,他的脸始终看着她。他看不到的是Mordred正一步一步从身后向他走过来,他的剑正对这MULDER毫无防备的脖子。

“不要!”SCULLY的尖叫声刺穿了清晨的空气,同时Mordred手里的剑锋一转。她看到MULDER眼睛里的光芒闪了闪,他突然醒了过来,在地上打了个滚,剑锋刚好从他头上划过。他一脚踢向Mordred的脚踝,Mordred脸朝下摔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MULDER挣扎着站到他身边,Mordred就在他的下面,他的手摸索着寻找摔倒时扔掉的剑。他一只手把它抓了过来,晃着圈,将它停在Mordred的手腕上。

当锋利的剑锋轻轻的划过他的手腕,留下一道血印时Mordred忍不住尖叫起来。MULDER根本不理Mordred的尖叫声,SCULLY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他内心赤裸裸的愤怒。他抬起剑挑掉了Mordred的面罩,盯着那张脸。即使相隔15英尺,SCULLY还是可以听见他在说话。

“是你。”MULDER愤怒的说道“我早该想道一定会是你。“

SCULLY看不到Mordred的脸,可是他的声音听上去极其痛苦。“Lancelot, 我请求你的宽恕。”

MULDER拿剑的手开始颤抖,SCULLY不知道那是因为憎恨还是因为疼痛。“说,”他最后说了句。

Mordred深深地吸了口气,高声说道。“皇后是清白的。”所有的贵族都发出了赞扬的高呼声。SCULLY的心终于放了下来,Leigh轻轻拽着她的手臂,她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几个其实冲上了斗兽场,MULDER放下了剑。一个刚刚和MULDER一起骑着马来的小个子男人,伸出手扶住他。他已经拉下了面具,SCULLY认识那张脸,那是Melvin Frohike. 她微微的笑了笑,知道在这个奇怪的国度里,MULDER又有了个朋友。

她注意到亚瑟从阁楼里走了下去,她也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在半路上她遇到了Garth。他给了她一个明亮的微笑。“尊敬的皇后陛下,我对Lancelot一直非常有信心。”


//

TO BE CONTINUE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48 楼] | Posted: 2004-08-09 11:57 顶端
muvie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369
威望: 63
财富: 4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07-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好看,越来越好看了!!
[49 楼] | Posted: 2004-08-09 12:14 顶端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22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