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The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新亚瑟王)[ 已完成]
 XML   RSS 2.0   WAP 

<<  6   7   8   9   10   11   12   13  >>  Pages: ( 9/22 total )
--> 本页主题: The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新亚瑟王)[ 已完成]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zhimah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480
威望: 144
财富: 58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21
最后登录:2008-08-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一直以为Nimue是完全真心在帮m&s,现在怎么觉得怪怪的。期待下面的!

If I quit now, they win.
[80 楼] | Posted: 2004-08-13 21:31 顶端
花花X世界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93
威望: 87
财富: 189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31
最后登录:2013-04-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扇子于2004-08-13 11:39 AM发表的 :
我想停一下,翻一篇《Blue Girl》. 大家可以去Gossamer网站上找。这篇文章看得我是大白天在办公室里哭的像花痴一样,所有的人都吓坏了。 所以现在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BTW: http://www.kingarthursknights.com/

这个网站是关于亚瑟王传奇的,有人物介绍,历史背景介绍,我看了,挺好的



怎么找不到呀??????

[81 楼] | Posted: 2004-08-13 23:32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花花X世界于2004-08-13 11:32 PM发表的 :
怎么找不到呀??????


什么找不到?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2 楼] | Posted: 2004-08-14 14:11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黄昏中,她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MULDER将长剑插进剑鞘中,接着将一个装满供给品的布袋背在背上。Bors就站在他的旁边,全身武装就等着出发了。Gareth把一只装满了水的皮囊递给MULDER,让MULDER将它背在右肩上。Nimue站在旁边的树荫下开始嘱咐他们,几个骑士一起回过了头。

“朝着太阳落山的方向不停的走,一开始你们将会看到迷雾,不要害怕,那是进入fae魔法领地的入口。还有千万记住不要吃他们领地里的任何东西。”

“到了那里,你知不知道该怎样找到那把剑?”MULDER充满希望地问道。Nimue摇了摇头,即将到来的夜色笼罩了她的脸庞。

“Morgan le Fae是个狡猾的敌人。也许你们可以从她的跟随者那里得到一些帮助。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MULDER点点头,看着Gareth,SCULLY注意到他眼神里的凝重了。“Gareth先生,我相信你可以好好的照顾王后。”

“我一定会的,Lancelot。你无需为她的安全担忧。”

MULDER转过身看着SCULLY。她多想冲进他的怀里,最后感受一下他拥抱时的温柔与坚定,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在他向她弯下腰鞠躬的时候,她悲伤的笑了笑。

“王后陛下,请您转告亚瑟国王陛下,很快我将带着Excalibur回去。”

她好不容易才从喉咙口挤出几个字来。“祝福你,我英勇的骑士。”她希望从她的眼睛里他可以读出她深深的爱。就在最后一秒,她知道他知道了,MULDER抬起下巴向她眨了眨眼睛,她脸上洋溢起来的笑容温暖了整个心房。

两个骑士从小屋开始出发时,Bors不停的挥舞着手臂。SCULLY看着他们渐渐的远去,太阳收起了它的最后一缕光芒,沉到了树林的那一边。就在MULDER的身影消失在树林深处时,她的心火一般的燃烧着。

//

痛,比她以前所有经历过的疼痛都要更痛。

就像是一双手把她整个五脏六腑都拧了起来,极度痛苦中她呻吟着。她的眼睛紧紧地闭着,眼前五彩缤纷的光芒闪烁着,随着腹部一阵一阵的抽紧的节奏四散着。这些光芒让她想起了小的时候,她看见魔法师Merlin的手指只要一挥舞,接着各色的星星点点的光芒就会开始跳舞,她,Leigh还有其他人都高兴得笑着...

/Missy。独立日那天我和Missy在海军基地里,看着烟花闪过夏日的夜空.../

...在城堡的生日聚会上,她和其他的孩子们在老魔法师的身边尽情地笑着。

/孩子...我的孩子...Emily...可怜的孩子.../

她的孩子挣扎着想要出来,可是时间还没到。她尽力想睁开眼睛,看着床尾的Leigh。她堂姐的脸上流满了汗,寝宫里点满了蜡烛,昏黄的烛光下她的脸异常的苍白。Leigh跪在她的膝盖间,对着她叫

“用力,Gwen! 你必须要用力!”

她的头在枕头上来回摇晃着,尖锐的疼痛就像一把刀横穿过她的腹部。Leigh抬起头看了看周围,一个黑影走到了床边,她能看见的只是拖过冰冷地板的长裙。

“你给她喝了什么?”Leigh的叫声在她的耳边盘旋着。

声音听上去那么熟悉,柔软,狠毒。“她想要舒服一些。这会帮她生下孩子。”

床剧烈的摇动着,感觉到孩子快要生出来她的身体做着本能的反应。最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Leigh站在那里,睡衣上血迹斑斑。孩子,一个白色闪着光芒的孩子就躺在Leigh的怀抱里。她们摒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可是没有孩子的哭声。

她的贴身侍女满脸的泪痕,一句话都没说,可是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她又一次紧紧闭上了眼睛,这样她就不用再目睹这一切发生了,她不能忍受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死去...

/妈妈...求你了,让我走。/

她静静地站在教堂的棺材边,精巧的长盒边点缀着一圈白色的康乃馨。她搭档的出现让她觉得舒服了一些,可是永远没有东西可以平息她内心的疼痛。

/为什么他们要创造一个生命,而这个生命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死亡?/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他眼睁睁地看着痛苦侵入她的灵活吞噬她的生命而无能为力。她的孩子,她的女儿...她只能让她走。

/求你了,妈妈/

她必须原谅那些罪魁祸首,才能继续生活下去,可是痛苦却紧紧地卡住了她的咽喉。

/对不起,SCULLY./

她让他的手臂紧紧包围住她,他强烈的心跳声在她耳边回响舒缓了一些痛苦。这是她最后一个机会...

“孩子,Gwen...你的儿子死了”

泪水蔓延开了,她的眼睛将永远无法平息泪水。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她痛苦的抽泣着,Leigh把小男孩递给她,他全身包着干净的床单。她知道这是她和亚瑟最后的希望,当她和Lancelot为孩子的死感到无穷无尽的痛苦时,亚瑟将会为卡米洛特的损失哀悼。

/...我最后的机会.../

他的手臂坚强而有力,就在她在他的肩膀上哭泣的时候,他的呼吸声韵绕在她的耳边...

/相信一定会有奇迹。/

//

她挣扎着从梦境深处醒过来。努力的睁开眼睛,她看到灰色的车轮痕迹,蔚蓝的天空,一片白云飘过,眼前不远处就是城堡了。她意识到现在正是中午。

她很快的坐了起来,觉得自己的手掌下是硬硬的木头。她正坐一辆马车里。Gareth在黎明的时候将车套在了一匹马上,这样她就可以坐着它回卡米洛特去了。可是她看不见Gareth,这让她有点着慌。

“Gareth先生?”她大声叫道,跪着站了起来。她的头还有些嗡嗡作响,飞快的看了看周围,她想知道马车停在哪里。她回忆起大学时的一些片断,为了遮挡刺眼的日光她总是戴着Ray Ban太阳镜去上一整天漫长乏味的讲座,在好不容易结束之后,她会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回到男生宿舍...

她大学的男朋友。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Derek, 还是 Dirk, 又或者是 Drew..?

妈的。她在他的身边睡了整整两年,可是现在,她居然想不起他的名字了。现是她的妈妈,现在是她的旧情人。她的记忆正在迅速的恶化,这给她带来了新的恐惧,用力抓住马车辕,她迫切的想看到Gareth闪光的盔甲。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他们在太阳升起之前就出发了。Gareth骑着马,Nimue就在他的身边,而SCULLY蜷在马车的角落里晨风中冷得瑟瑟发抖。现在她醒了过来,不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个什么梦,只是强烈的感情仍然缠绕着她,那一浪高过一浪的空虚与悲伤她经历过太多次了,特别每当一个深爱的人离开时...

她快要无法思考了。那种感觉正强迫她一次一次的想起MULDER,他勇敢地面对着这个她科学头脑无法解释的世界。她无法承担将会失去他的这个念头。

她在马车中转过身,想找他们把MULDER带到小屋时,Gareth骑的那匹马。他原本把马系在马车后面的,可是现在这匹马也不见了。

Gareth去了哪里?还有,Nimue又去了哪里?

Nimue,光是读这个女子的名字就让SCULLY全身打颤。这个女子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想起那个梦,她突然感到内心深处传出的恐惧。Guinevere恨Nimue,SCULLY现在知道了,这种强烈的恨在血管中流淌着。Guinevere一定是因为什么而恨Nimue的,她知道...那个理由清清楚楚地呈现在她的梦里,如果她可以记起来的话...

她的眼角突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人在,她转过身看到的只是茂密的树枝闪烁着亮光,灌木丛中传出低声的叹息,她站起来,担心的皱着眉头。Gareth会不会受伤了?他出事了吗?

她跳下马车小心翼翼的朝灌木丛走去,眼睛四处张望着。她的直觉,在无数次的监视和追踪凶手的过程时发自内心的声音,都拉响了警报,她觉得自己全身警惕了起来,做好了应付任何麻烦的准备。

除了Gareth并没有其他人,他正躺在一张毯子上,睡着了。他的身边凌乱的摆着准备好的午餐,有冻肉,水果,红酒,还有两套餐具。然而另一个准备这些东西的人还是失踪了。

SCULLY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想吓到他。“Gareth先生。”她小声的叫道。“醒醒。”

过了一会儿,这个骑士才慢慢清醒过来。当他最后坐起来的时候,SCULLY可以看出他眼睛里的迷惑。他擦了擦自己褐色的胡须,试着冷静下来。

“王后陛下,”他说道,语气有点慌乱。“我...我吃完午餐之后,一定是睡着了。请您原谅我的疏忽。我...我真的不...记得了...”

“你是不是和Nimue小姐一起吃的午餐?”SCULLY问道。“她去了哪儿?”

Gareth看了眼散在周围的食物。“她...她想要休息一下。您,我的小姐,您当时正在马车里休息,她说不要打扰您。我...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SCULLY拿起Gareth旁边的石杯,里面是空的,她把手指伸进去摸了一下,指尖沾着几滴剩下的酒,她抬起手,闻了闻,脑子疯狂的努力回忆刚才的那个梦...

/Nimue悄悄潜进了寝宫,手心里藏着一个装着黑色液体的小瓶.../

是不是Nimue在酒里下了药了,所以这个骑士才会晕了过去?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加害Gareth?

她皱了皱眉头。一定有问题,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在她的潜意识中红色的旗帜到处挥舞着,她仍在纠缠在那个梦里...

/下毒。Nimue给Guinevere下了毒,所以她的孩子才会死的。/

酒杯从SCULLY的手里掉了下来,在地上叮当一声裂开了,SCULLY突然明白过来了。

她现在知道了,Nimue并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她只是想拖住他们,她正在想方设法的暗中摧毁亚瑟以及他对卡米洛特的梦想。

当酒杯掉在地上的时候,Gareth眨了眨眼睛,也清醒了过来。他将手插在腰上努力站了起来。SCULLY看见他一把抓过了悬在腰间的剑鞘,是空的/

他吃惊得抬起头看着她。“我...我的剑。不见了。”

SCULLY脱口而出。“Nimue拿走了它,她也骑走了马。我现在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想帮我们,Gareth,她也是亚瑟的敌人之一。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赶回卡米洛特提醒亚瑟...”

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马蹄声震动着他们脚下的土地。他们不约而同的转向了同一个方向,Gareth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凝重。

“骑手,很多个,朝这里来了。”他的眼睛看着SCULLY。“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话,小姐,他们是来找我们的。无论有没有武器,我都会拼死保护您的,直到流尽我的最后一滴血。我向Lancelot保证过。”他一把拉掉了面罩,刚想往前走时,SCULLY拉着了他的手臂。

“Gareth,不行。这样的话你只有受伤的份,亚瑟还需要你。让他们来吧。”

他轻轻的摆脱了她的手,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安慰他淘气的女儿一样。“王后陛下,作为圆桌武士中的一员,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将是个英勇无畏的战士,我发过誓誓死效忠国王陛下。我不能站在一边看着你被他们带走就像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侮辱一样,保护你是我的职责。现在我们还有机会,如果我们躲起来,他们未必找得到我们。”

SCULLY刚想反驳,可是Gareth已经飞快的朝马车走去了。她气喘吁吁的跑道一棵槭树下躲了起来,抬起头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她看到Gareth躲进了马车里,蹲在餐具柜旁,挡住了别人的视线。她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做,可是震耳欲聋的声音越来越响,她知道一定来了很多人。

巨大的喧嚣声中,骑手们穿过了草地,他们都是来自卡米洛特的。藏在草丛中她看到了Agravaine,那个长得和Jeffrey Spender一模一样的“小人”,出现在面前。他没有戴面具,而周围的那些不知名的骑手们都带着。SCULLY吃惊得看到一个骑手带着卡米洛特的标志——飞龙。毫无疑问这些人都不效忠于亚瑟;那么他们为什么可以带着他的标志?另一个圈套,也许,是想赢得他们的信任?

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Agravaine正骑着马四处巡视着,走向了马车。就在他们到达马车边的那一刻,Gareth突然站了起来,将手里的面罩狠狠仍向Agravaine的脸上。当金属面罩砸在脸上时,他大叫了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Gareth飞快的抓过缰绳,跃上马鞍,从Agravaine的剑鞘中拔出了剑。

立刻,其他的骑手们都蜂拥而上围住了Gareth。这个英勇的骑士发出一声怒吼,面对着整个武士方阵。一番争斗之后,SCULLY可以看见Gareth脸上表情越来越痛苦,其他的武士已经团团围住了他。当他们把他从马上拖下来的时候,愤怒中,她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他被人群挡住了,她看不见他的挣扎。

接着她听见了Agravaine的声音好像被血呛住了一样。她很高兴得意识到Gaareth的拳头一定已经打碎了他的鼻梁。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哥哥。”潮水一般的骑手向两边分开,给Agravaine让出了一条路,他的脸红得像猪肝一样,下巴上溅满了血。Gareth的武器已经被扒掉了,跪在地上。一个骑手用剑抵着他的喉咙,他的头后仰着。SCULLY小心的听着。

Agravaine毫无幽默感的笑了笑。“你总是我们中间最善于躲藏的那个。Gareth,现在告诉我,你把王后藏哪儿了?”

Gareth的表情仍然很苦涩。“我决不会背叛王后陛下,Agravaine,不像你那样背叛国王陛下和整个卡米洛特。”

Agravaine弯下腰,他试着说服他。“我的半个兄弟Mordred才是真正的国王,Gareth,亚瑟没有其他的继承人。继承整个王国是他的权利,我们这些人除了期待Mordred英名睿智的领导之外还能要求什么呢?一旦他继位,他会承认他所有的兄弟。”

Gareth愤怒的咬紧牙齿。“亚瑟仍然是国王。在国王活着的时候,Mordred没有权利继承王位。所有忠诚的圆桌武士将会为捍卫亚瑟至高无上的国王权利而战斗到最后。”

“噢,我的哥哥,”Agravaine摇着头回答道。“你跟错方向了,你选择了自己的死期。”Gareth全身紧绷的感觉到剑锋在他的皮肤上划过。“不要逼我动手,哥哥,王后在哪?”

Gareth的眼睛就像两团火熊熊的燃烧着。过了一会儿Agravaine站了起来。他的表情变得有点悲伤,可是很快又冷了下来。“好吧,我的哥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转过身朝自己的马走了过去。“杀了他。”

“不要”SCULLY的叫声从草从的另一边传来,她挣扎着想穿过高高低低的树杈。所有的骑手们都愣住了,她看到Gareth脸上失望的申情。她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用力拉开推开抓住他的那个骑士的手臂。另一个骑手走了过来又停住了脚步,就像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一样。她转过身看着Agravaine。

“你怎么敢,Agravaine先生,伤害这样一位优秀的骑士。他是国王陛下钦点的骑士?”她的话让Agravaine的跟从们感到了害怕,可是Agravaine并没有动摇。

“国王陛下现在已经没有能力执行公务了,王后陛下,”他反驳道,向她走了过来,一把拧住她的手臂。SCULLY立刻感到肩膀一阵疼痛。Gareth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立刻被两个骑手按住了。

“松开我,骑士先生,否则我会立刻到国王面前指控你。”

Agravaine轻蔑的笑了笑。“你将会一无所获的,夫人,现在国王已经不再忠诚于你了。”

SCULLY咽了口口水,试着不让自己那么害怕。“你什么意思?请你解释一下。”

Agravaine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的丈夫亚瑟现在正昏迷着,因为一种未知的疾病,没人救得了他。如果他一直这样,那么他的儿子,Mordred先生将会继承王位成为大英帝国最高领导人。还有Mordred...”Agravaine老鼠般的眼睛眯着仔细打量了一番SCULLY,就像一个海盗打量一块金币一样。“Mordred让我们来找你的。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谈,Guinevere。关于亚瑟和Lancelot。还有王国的命运。”

他一把将SCULLY拉到了马的旁边,将她的手放在马鞍上,笑着说道。“走吧,Guinevere小姐,新国王正等着您的到来呢。”

第六章 完

TO BE COUNITNUE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3 楼] | Posted: 2004-08-14 14:12 顶端
花花X世界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93
威望: 87
财富: 189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31
最后登录:2013-04-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找不到

《Blue Girl》. 找不到
[84 楼] | Posted: 2004-08-14 17:58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个,这个

就是:http://fluky.gossamer.org/title.html

然后根据title的字母找到文章。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5 楼] | Posted: 2004-08-15 10:55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The Queen of Mist and Memory (新亚瑟王)

Chapter Seven

迷路已经快要变成MULDER的一个习惯了。

他和Bors很容易就找到了Nimue早些时候说起的迷雾了。其实想要找不倒也不太可能。他们一直沿着日落的方向走去,MULDER记得这和SCULLY带他去湖里辽伤是同一个方向。他估计他们才走了不到400米第一道迷雾就开始笼罩了他们。渐渐,周围的树林,草丛都模糊了,最后浓浓的迷雾彻底吞噬了他们。越是深入迷雾,就越感觉像是掉进了另一个世界里,周围回响着的只有走路时,他们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和盔甲发出的叮当声。

MULDER不喜欢这些。这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Joyous Gard,回到了他遇见Morgan le Fae时那座插满刀锋的吊桥。他的怪胎直觉让他的每根神经都竖了起来,他的手握在剑柄上,随时随地准备着拔剑。他们已经走了2个多小时了,他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只是在原地打转。更重要的是,周围的寂静无声让他越来越心烦意乱,他和同伴之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交谈了,他的慌张越演越烈。

“Bors,和我说说Lancelot的事。”

小个子骑士瞟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Lance,和你说说你...你自己的事?”

“我不是Lancelot,记得吗?我想我只是个...过路的。”

Bors摇了摇头。“我们应该让Nimue小姐为你准备些药水的,兄弟。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你的奇谈怪论。”

“这么说来,Nimue是个医生?或者她是个药剂师?”

Bors打断了他。“她是个女巫,就算别人不知道,你也应该知道的。”

“为什么,就算别人不知道,我也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Bors指责的看着他。“前天晚上,我们都非常害怕你会有生命危险,Lancelot。我敢肯定当时你的血已经流尽了,是Nimue把我们带到了那个奇怪的湖边,这样你的伤才会被治愈的。这些还不够让你相信的吗?你忘了吗,她和Merlin的失踪有关,还有是她让王后的悲剧上演。”

当他提到Guinevere时,MULDER的耳朵竖了起来。“王后怎么了?她和Nimue之间发生了什么?”

Bors停住了脚步,看着MULDER,似乎已经气得快要发疯了。“我认为你真的是摔到头了,Lance,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是怎么跑进你脑子里取得,你不记得了吗?”

MULDER叹了口气,尽力不让自己不耐烦的毒汁溅到他们的谈话中。他是真的喜欢Bors,他知道这个骑士不会相信MULDER和SCULLY是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然而,他开始感到生气了,Bors到现在仍然固执的认为他的堂弟仍然没有改变,Lancelot依旧还是原来的那个Lancelot .

“走吧,Bors。别开玩笑了,好吗?王后和Nimue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Bors开始继续向前走着,MULDER就跟在他后面,配合着这个小个子男人较小的步伐。“只是些谣言,当然,它们早就在卡米洛特里传开了。亚瑟从未阻止过,因为那些谣言更本无凭无证。可是在Nimue勾引了Merlin之后,这两个人就狼狈为奸,这些就足够让亚瑟将她驱逐出议会了。“

MULDER想了一会儿,这件事,无论到底发生了什么,很显然Bors都不愿意再提起了,他知道如果他再逼的话,Bors很可能一个字都不会再说了。

Bors继续走着,眼睛始终看着前方, 避开了MULDER的脸。“Guinevere 的女仆们说是Nimue害死了国王的儿子。”

MULDER皱起了眉头。“国王的儿子?我以为Mordred是他的儿子。”

“他是的。Mordred是亚瑟的私生子,是他和Morgan le Fae生的。她在他登基典礼的晚上诱惑了他,亚瑟并不知道他将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带上了他的床。后来Mordred就出生了。可是Morgan一直恨着她的哥哥,因为亚瑟的父亲Uther战胜了她的父亲Gorlois,因为亚瑟获得了她垂涎已久的无尚权利。即使她永远不可能再统治王国,她仍会千方百计想看到她的儿子获得这样的权利。所以她暗中策划害死了亚瑟真正的继承人。

这次轮到MULDER停住脚步了。“等一下,你是说亚瑟还有一个儿子,可是被杀害了?被Morgan le Fae杀害的?那这和Nimue有什么关系?”

“我说了,这些只是谣言而已。可是在产床上,王后曾要求想办法减少生产的痛苦。因为Nimue对草药的药性非常了解,所以她被传唤到了皇宫给王后带去了一剂药水。她的贴身女仆和助产士说喝了药以后,Guinevere反而更加痛苦了,当孩子出生时,就已经死了。从那以后,王后就再也不能怀孕了。亚瑟除了Mordred这个私生子之外,再没别的儿子了,他并不想把王位传给Mordred。他知道Mordred的心和他母亲的心一样黑,他还害怕一旦Mordred当权,王国将会变成什么样。

MULDER的头嗡嗡的响了起来,混乱中,他说道。“这么说,Nimue是Morgan le Fae的人。她并不效忠于亚瑟。”他一把抓住Bors肩上的背囊,把Bors拎了起来,他的恐慌正在升级。“那么你为什么要让我们到这里来,把王后留在她的身边。”

Bors的手盖住了他的手,试着让他松开。“Lancelot, Gareth和她在一起。她不会有危险的,Mordred伤害不了她的,如果他这么做的话,所有的圆桌武士都会站出来保护她。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可是亚瑟病了!Nimue说没有Excalibur,亚瑟就没有权利,Mordred可以毫不费力的控制卡米洛特。如果我早知道这些,我决不会让SCULLY跟她走的!这是个圈套!”MULDER放开了Bors向后退了几步,手指缠住了发结。“他妈的!我到底在想什么?这不正常!”

“Lancelot,Gareth会保护王后的。你不可能找到更英勇的骑士陪在她身边了。你知道的,是你亲自把他培养成了一个骑士。”Bors 向他过来,在离他不远处停了下来,吃惊得看到他朋友脸上焦躁不安的表情。“Nimue还说了唯一让亚瑟恢复健康的方法就是找回宝剑。这也是唯一阻止Mordred横行霸道的方法。我们必须记住自己的任务,Lance,让王后和Gareth完成他们的任务。”

“可是如果Nimue在撒谎呢?假如这只是场徒劳的追寻呢?假如她只是想让我们远离卡米洛特?假如她只是想让王后没人保护呢?”

“那么我们只有找到Excalibur或者尽快找出解决的办法,这样在我们会来的时候,卡米洛特才不会是一片废墟。”

//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停下来休息。层层叠叠的迷雾轻柔的围绕在他们的周围,就像是一只温柔的猫。MULDER将肩上Gareth在临出发之前给他的皮囊拿了下来,摸索了一会,最后将皮囊口放在唇边。

没有水流出来。

MULDER眨了眨眼睛,随手摇了摇皮囊,听见里面液体的晃动声。可是没有水流出来,他将皮囊倒了过来,像挤牙膏那样去挤它。

还是没有一滴水流出来。

他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把皮囊扔给了Bors。“解释一下,我的朋友。”

Bors接过水囊后,表情有点迷惑。MULDER不安的走过来走过去。他全身都因为盔甲的重量而感到疼痛,他的喉咙开始沙哑。暂时忘记身体上的需要,他转过身将全部注意力放在Bors身上。

Bors无可奈何的将皮囊丢在了地上。“当Gareth把水囊交给你的时候,它是满的。我亲眼看到他把水囊装满的。”

“会不会漏掉了?”

“不像。”Bors深深地吸了口气,摸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Fae魔法领地所有的事都是很奇怪的,也许这只是另一个魔法。”

“也许只是Nimue,又一次耍了我们。”MULDER咽了口口水,想要缓和自己喉咙的干渴。

“耍了我们?”Bors有点云里雾里的,MULDER飞快的挥了挥手打断了他,不想在继续这毫无疑义的谈话了。

“反正都不重要了,如果没有水,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活不了多久。我们必须试着找一些。”

“那不会有任何益处的,Lance。我们不能和这里的任何水,不记得Nimue说过什么了吗?”

“Nimue就是我们之所以会陷入困境的全部原因!”MULDER生气的叫到。“为什么我们还有相信她说的那些鬼话?”

“因为,你还有我,都知道fae领地里所有的食物都被施过了魔法。如果我们吃的话,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是的,我还知道如果我们喝不到水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会死的,简简单单清清楚楚。”MULDER转了个圈,想要透过浓雾看清周围。“见鬼!在这么个地方我们怎么可能找到东西?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Bors的手轻轻拍在他的肩上,他的盔甲震动了一下。Bors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信任。“让我们休息一下,Lance,你需要的。也许一切都会好的。”

MULDER叹了口气,点点头,一瞬间他所有的精力仿佛都消失了。他坐在地上,靠着棵参天大树,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的所有思绪紧紧缠绕着SCULLY,进入了梦乡。

//

她的哭声比他想象中的更厉害。 每一声都像一把刀割开他的心,,穿过他的灵魂,他渴望可以冲到她的身边,带走她所有的痛苦,代替她承受所有的折磨。他不能比她的丈夫做得更多,她的丈夫——国王陛下...无论如何,这里也不是他的家,无论多少次他们在这里托付彼此,无论多少次他们在这里山盟海誓...

“Lancelot,我爱你,亚瑟知道的。”

他摇了摇头,想要挥走这些回忆。她的尖叫声从橡树门后传了过来,他转过身,胃被紧紧绞住了一样,痛苦像浪潮般袭来。他走过接待室,想去喝杯蜂蜜酒麻痹自己的神经...可是亚瑟就坐在桌子边挡住了他的路。他慢了下来,国王脸上张扬着的恐惧让他停住了脚步。

亚瑟正在注视着他。“我不能忍受让她受这种煎熬,Lance。”

他的手慢慢放在了国王的肩上。这是他最好的朋友,一个忠心,诚实,勇敢的男人,他知道支持国王是他的责任。可是所有对王后的爱在他的心头翻滚,超过了所有该有的同情。

“我知道,亚瑟” 他只能这么说。

“如果她出事的话...”亚瑟的声音消失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感情。“我只想让她快乐。她那么期待着个孩子。”

他的眼睛背叛了他的心,他发过誓决不流泪的,可是当亚瑟握住他的手臂时,眼泪滴了下来。他们是两个骑士,两个充满了无助,绝望的男人,想要搭救自己心爱的姑娘。

就在Guinevere又一次的尖叫声中,他吞了口口水。

/你是对的,这个孩子不该活下去。/

消毒药水的味道呛到了他,日光灯下,金属的光泽刺痛了他的眼睛 。她的头发像火焰一般燃烧在白色消过毒的病房中,他多想拥抱她,多想把自己所有的能量所有的爱都给她。可是她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的为她的孩子哀悼,只想一个人和躺在隔壁病房里的那个濒死的小女孩道别。

/...可是答案却是‘是的’/

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让他的心快乐的一跃。她的手围住了他的脖子,嘴角埋在他的肩膀中颤抖着。他紧紧地闭着眼睛,感激着她的拥抱,他灿烂的微笑着,他知道他给她带来了快乐。

/我想我们希望的太多了/

...她重新回到了他的怀抱,紧紧贴着他,好像她再也承担不住自己的重量了。她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脖子上,他温柔的哄着她,就像在哄他们的孩子一样...这个孩子不该活下去...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一切过去之后,当他去看她,她不愿意看他,只是将脸藏在火红的长发中。他握住她的手,跪在她的脚边,希望他所有的爱和悲伤可以通过指尖传递给她。终于她开口说话,每一句每一字包含着无尽的悲伤。

“我们做了什么了,Lancelot?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儿子。我们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他不能再承受她声音中的绝望,每一个字将他心上的伤口割得更深。他的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他把信仰的力量给了她...

/相信一定会有奇迹。/

TO BE CONTINUED


[ 此贴被扇子在2004-08-15 17:28重新编辑 ]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6 楼] | Posted: 2004-08-15 10:57 顶端
颉婕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Scully秘书
精华: 1
发帖: 645
威望: 190
财富: 2462
支持: 2
注册时间:2004-06-07
最后登录:2010-05-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哈哈~越来越奇怪了!
[87 楼] | Posted: 2004-08-15 20:21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如果开始看不懂,或是人物搞不清,或者主线开始模糊,告诉我可以做一些简介。文章非常有意思,后面还有很多意料不到人物和情节将要出现。特别是那段mulder勇斗巨龙的,笑死我了...不过文章也非常的长,我大概只翻了一半都不到。

下面贴一段关于Lancelot的介绍。

Lancelot是亚瑟最伟大的骑士。他是Benwick国王Ban的儿子。有的人称他为湖中骑士,也有人称他为Lancelot du Lac。因为她是被湖中女巫养大的。在他的许多次冒险旅程中,一次是他从Meleagant成功的救回了被绑架的Guinevere皇后,另一次他在Guinevere因为通奸罪被判火刑后将她救了出去。Astolat的Elaine爱上了Lancelot,在她的爱被拒绝后选择了自杀。Elaine是Pelles国王的女儿,她设计让Lancelot上了她的床,并生下了Galahad。他对Guinevere的爱最终导致了亚瑟王朝的灭亡。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8 楼] | Posted: 2004-08-15 20:35 顶端
扇子


头衔:不会做饭的厨师不会做饭的厨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2
发帖: 1690
威望: 405
财富: 2719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7-16
最后登录:2019-02-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咳嗽中,他醒了过来。痛苦层层叠叠的紧紧缠绕在胸膛里,他翻了个身,不自觉地大口喘着气,努力睁开眼睛,周围难以捉摸的迷雾不见了,他的鼻子正靠在坚硬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

MULDER呻吟了一声,胃里翻腾起了一阵恶心。他突然回忆起了那座被施了魔法的吊桥,在那里他也曾经感到过同样翻天覆地的恶心。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空气中一阵浓郁的香味飘来,那是桔子香味和肉桂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如果淡一些,这种香味会非常吸引人,可是现在它只是让MULDER感到头晕眼花。他咽了口口水,气味迅速烧灼着他的喉咙,像火一样燃烧着。他需要水,太需要水了。他开始思考周围的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个幻觉,会不会因为严重脱水而产生的想象。

他想把香味从嘴里赶出去,可是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唾液了。他把手撑在地板上,用力吸了口气,希望头脑可以清醒一些。突然,一个黑影向他走了过来,他刚想跳起来,可惜翻了个身又摔倒了。

他看不清这个站在他面前的女子。她背对着光,全身笼罩在黑暗中。但是她的头发,散在阳光中,蒙着淡淡的一层光芒,几乎长到了腰际。她的长袍同时也散发着光泽,一时间,MULDER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到达了仙境,见到了仙子。

他的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我这是在哪?”

女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非常熟悉可是他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了。“你已经在Fae的土地上了,Lancelot先生,你不认识你自己的人民了吗?”

他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要回答比较好。“Bors在哪儿?”

女子模模糊糊的作了个手势。“我的一个姐妹正在照顾他。我是来照顾你的。”

“谁让你来的?”

“Maab女王,我们这片土地上的最高领导人。你知道她吗?她是湖中女巫的姐姐。你不也是她的亲人吗?”

MULDER坐了起来,试着平息心中的不安。他又开始咳嗽了,剧烈的咳嗽甚至带出了泪花,女子弯下腰看着他,她真是漂亮,洁白细致的肌肤。他记得这张脸,惊讶得看着她。

Marita Covarrubias。这个女子长的和她一模一样。

她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笑出了声。“他们都叫我Elaine。我的阁下,让我帮帮你,好吗?”

他向后移了移,空出了一点距离。他忍不住又咳了起来,火焰烧过了他的喉咙,蔓延到了胸口。那个叫Elaine的女子担心的看着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感觉就像是一张冰冷的丝绸拂过脸庞,MULDER慢慢开始沉浸在温柔乡里,有点晕晕乎乎了。

“你需要干净的水,我亲爱的骑士。”她的话浓得像一张奢华的斗篷,渐渐覆盖了他,他一点一点滑入她期待已久的怀抱中。他想要集中精力回忆起一些重要的事,Bors曾经警告过他的重要的事,可是他的思维中正在慢慢离他远去,就像石沉大海...

“来,喝吧。”

他犹豫着睁开眼睛,她就跪在他的身边,手里拿着一只漂亮的金子做的酒杯。她将酒杯递给了他,杯子里的水闪着光,干净而诱人。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

水。关于水...Bors好像说起过什么。

那个漂亮的女孩将酒杯捧到了他的唇边。当他的双唇沾上酒杯的那一刻,全身颤抖了一下。他太需要喝水了,他太需要这些水来浇灭胸口的那团火...

“喝吧,Lancelot先生,喝吧,和我呆在一起。”

MULDER喝完水后,时间似乎开始慢慢旋转起来,神奇的水在他的体内泛起阵阵涟漪,满足了他所有的需要。

//

他能感觉她丝一般的肌肤正贴着他。他不能思考了...他全身被淡淡的愉悦包围着,他享受着这种感觉。那些梦,如果那些是梦的话,愉悦的感觉一点一滴的滑过,就像是梦幻一般。

他又见到这个女子了,一头雪花般的齐腰长发。她正飘向他,仿佛是风将她送来的一样...

/Marita Covarrubias.在她纽约的公寓里,她来应门时穿着一件雪白的丝织裕袍.../

那些声音,当她轻触他的手腕,搅乱了他每寸思绪,他听到了,那是SCULLY的喃喃自语,SCULLY爱怜的抚摸...

“Guinevere,是你吗?”

她微笑着靠向他,她的手指扫过他的眉毛,将他的长发从额头上拂开,她的眼睛里充满的担忧,充满了深情...

/绿色的眸子,SCULLY的眼睛是蓝色的,这不是SCULLY.../

她火红的长发围绕在他的周围,她正枕在他的肩上。他可以闻到她的味道,刺鼻的玫瑰香味包围了他,他开始注意到周围,舒适温暖的房间...

/不是SCULLY,不是Guinevere.是别的什么人——她在干嘛?”/

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他的梦里久久不能平息...

“是我,Lancelot, 爱我。告诉我你爱我”

他的思绪开始翻腾,轻轻扯掉了她身上的裕袍。

/不是Lancelot, 我是MULDER。这不对,这不对.../

他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想要拨开着层幻觉,现在他知道那只是个幻觉...

//

他破碎的哭泣声卡在喉咙口,疼痛很快消失了。可他依然不断的挣扎着,他知道他一定可以拨开着层幻觉。

“不.......!”

他的眼睛迅速的睁开了,恐慌的看着四周,发现自己正坐一个大厅的正中央,身下是一把巨大的椅子,上面放着软软的垫子。他的面前是一张精雕细琢的桃花木桌子,摆满了各色菜肴。它们的香味只是让他的胃猛抽了一下,又一次感到了恶心。

Elaine就站在桌子的一边,看着他。她的表情看上去也不太高兴,MULDER对她皱了皱眉头。

“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他紧紧抓住桃木椅的把手,想确信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清醒了。“你想要给我下毒。”他的脸颊上闪过一丝羞涩。“还有,你想要诱惑我。”

她慢慢的走了过来,他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背脊。这不是他的地盘;他意识到Lancelot对于怎样对付魔法一样的一无所知。和Mordred的决战他完全镇定自若;可是现在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他感觉到了彻底的孤立无援。

Elaine留恋的看着他。“你是来找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到这里来了,你背叛了你的人民。”

“Excalibur 是被Morgan le Fae从国王手中偷走了,”他反驳道。“她也同样不该得到它。国王需要这把剑来恢复健康,保卫国土。”

她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听上去就像是只饥饿的猫。“你比忠于你的家族更忠于国王陛下。”

MULDER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只是跟着自己本能反应在说。“湖中女巫将宝剑给了亚瑟,她信任他,相信他有能力团结起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民。我效忠于她,无论她将世间最伟大的力量赐予谁,我也将效忠于他。”

Elain久久注视着他,宝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光芒。最后,她转过身走到了桌子的另一边,举起酒杯。

“你说得很好,Lancelot先生。来,请用餐吧。”

当她把酒杯递过来的时候,他推开了她的手。“这次我不想喝了,谢谢。”

“你需要这些。你必须活着才能继续你的追求。”

“我会抓住机会的。”他抬头看了看大厅的周围。“它在这里吗?Excalibur?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Elaine将杯子放回桌子上,眼睛又一次冷了下来。“Morgan le Fae是我们的朋友。她委托我们替她保管宝剑。我们不能背叛她。”

“可是那把宝剑是属于亚瑟的,我必须把它带回去给他。”

这个魔法领地里的女子眼底闪着光亮,“或许我们可以谈一笔交易,我亲爱的骑士。”

MULDER冷冷的看着她的脸,想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我正在听。”

“这把剑就藏在附近。我不能告诉你它在哪儿,可是我可以保证如果你找到了它,我会让你平平安安的离开这儿。”

“如果我没有找到呢?”

她笑了,本该是摄人心魄的漂亮,可是MULDER只觉得心惊胆寒。“那么你将永远呆在这里陪着我,我会帮你忘了王后的。”

MULDER的胃抽了一下,可是他并没有畏缩。“这就是交易的内容?如果我找到了宝剑,Bors和我就可以一帆风顺的离开这里?”

她点了点头,脸上仍带着笑意。

“如果我没有找到宝剑,你会让Bors离开吗?如果我保证会留在这里?”

Elain笑的更灿烂了,她的声音就像是一张沙纸在他身上摩挲着。“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可以离开,无论是和你还有Excalibur,还是一个人。这样,他才可以将你的消息传递给王后。”

MULDER坐了一会儿,就像是个等着医生接待的病人不安的翻阅着杂志那样,反复衡量着自己的选择。似乎没有别的方法来解开困局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让Bors平安的回到卡米洛特,一定要有人照顾SCULLY,无论他出了什么事,他都必须保证她是安全的。

终于,他长长的吸了口气,尽量自信的回答道。

“很好,Elaine小姐,成交了。”

第七章 完

TO BE CONTINUE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 gonna to love it

[89 楼] | Posted: 2004-08-16 10:56 顶端
<<  6   7   8   9   10   11   12   13  >>  Pages: ( 9/22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