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翻译连载]to love somebody[终于……更新……完LIAO]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25 total )
--> 本页主题: [翻译连载]to love somebody[终于……更新……完LIAO]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还是搬到楼下了


[ 此贴被dwx在2006-08-07 23:50重新编辑 ]



[30 楼] | Posted: 2004-07-13 00:36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由于我们最近的开销报告中有一些问题,Mulder被Skinner叫去他的办公室了。而病痛的暂时缓减也可以让我假装我没事. Mulder马上就要离开了,和Lillian一起参加这个周末她在维吉尼亚亲戚的婚礼。我知道Mulder在担心留我一个人在这儿……
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我为过度的依赖他而感到后悔。但事实是,在我生病的这几个月里,Mulder是我唯一可以容忍待在身边的人。母亲的担心与害怕是显而易见的。仿佛要补偿我一般,她煮了一大堆的饭菜,用毛衣和毯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喋喋不休的要我注意保暖。 Mulder也同样担心与害怕,但是他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他会用外卖来刺激我的食欲,但从不会在我不想吃的时候强迫我。他的存在让我觉得温暖,这种舒适远胜过任何毯子或是医生给的止痛片。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的伙伴关系,我的友谊支撑着我渡过那段最黑暗的时刻。当疼痛与恐惧威胁着要将我击倒时,他在身边安慰我,支持我。他那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保证不会让我独自去面对这一切。还有当我无法支撑住自己,身上的痛楚让我痛不欲生地跪在地上吐着,。。。当头痛到无法忍受,就像眼睛后面有东西在撞击着, 是Mulder让我忍受住了这一切。
自从我被确诊有肿瘤而且无法通过手术治疗后,日子过得时好时坏。过去的一周还不错,Mulder跟我靠着我硬挤压出的精力出了趟差,跟进了我们手头那件案子的一些线索。但是今天尽管我用了生平最好的演技来说服mulder我没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应该拥有一个没有担忧与疾病的周末,他应该搂着女友享受时光,而不是陪着一个垂死的女人。因此,这一整天里,我偷偷的吞下一片又一片的止痛药,抑制住一次又一次想吐的冲动。Mulder的暂时离开,让我可以埋首臂弯之间放任自己的虚弱,我凝视着手表,指尖揉着隐隐作痛额头,筋疲力尽的盘算着在Mulder离开去度假之前,我还得撑过剩下的三十分钟,这时我听到门被推开了Lillian走进办公室。
“oh, Dana”她温柔的道歉道:“我想早点下班过来接Fox,这样他就不必大老远的开车接我了。”她解释着:“你们的办公室比我的离洲际公路要近多了。”我抬起头试着集中注意力去听她那番略显紧张的谈话。她倚着Mulder的桌子,手里不安地把玩着桌上的铅笔与此同时忧虑的注视也落到了我的脸上。当看到Lillian棕色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同情时,我第一时间就知道她已经看出癌症带给我的变化, 这也让我不禁回想起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
大概是Pfaster事件后的一个月,她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吓了我跟Mulder一跳。我已经知道Mulder开始跟别人交往了—之前他就跟我讲过那个数月前星巴克里遇到的美丽,年轻女人。当Mulder领着她来到我跟前作介绍时,我站了起来。
“很高兴能见到你,Dana,”Lillian她用那温柔而尖的嗓门地说道:“Fox已经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嘟哝地说着很高兴见到她,挑起眉毛看着Mulder. 我的思绪回到了我们刚刚开始合作的时候,他局促不安地制止我用名字来称呼他,并告诉我甚至他的父母都被要求用姓氏来称呼他。被绑架以后,我徒劳地花了几周时间说服妈妈去遵照他的意愿不再叫他Fox. 但是我知道,他没有对我说实话。因此当Lillian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柔情似水的凝望着他,用温柔的声音念着他名字时,我才明白原来从一开始Mulder就已经为我们的关系巧妙地确定了基础。我已经牢牢地被设定为搭档,伙伴的角色。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我表现得像个男人,随着我们的关系日益加深,我也从未想过用其他的名字来称呼他。Mulder是我的搭档,Mulder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认识Fox. 我从未见过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直到我看见Lillian的那一刻……
在货柜车刺眼的光线下,Dana已经死在了那些折磨她却又不曾露面的人手里。我作为Scully重生了,已经不再是当初被分配到X-档案那个年轻的我了。Dana已经死了,Scully才得以生存下来继续同Mulder工作;同Mulder一起找寻真相;去保护,守护他免于任何人的伤害,就像Mulder试图要保护我,守护我一样。我们的友谊是我牺牲了家人和朋友;安宁与清白所得到的回报。
Lillian轻快的声音把我来回到现实,她温柔的询问着我的健康。这时走廊里传来Mulder熟悉的脚步声,这倒省了我另一个无法掩饰的谎言。不一会儿,他走进了办公室,当看到Lillian那明亮,愉快的脸庞时,他脸上那些数周以来为我所熟悉的疲劳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微笑。Mulder抬手抚顺了她柔亮的发丝,在她微微翘着的唇上轻快的落下一个吻。毫不掩饰地赞美她美丽,印花的及踝礼服。我跌坐回椅子,忽然间意识到身上这件衣服因为消瘦而显得过于宽大。亦如我手指拨弄着的那干枯,易断的头发。我曾经如此庆幸癌症治疗并没有让我的头发掉落,但是Lillian生动,健康的魅力,却提醒我癌症不仅仅在我的体内生长,同时也明显的摧毁着我的外在。
当Mulder的双眼从Lillian脸上移开而转向我的时,我看见他眼中的光彩逐渐地暗淡,因疲劳而起的皱纹又爬上了他的眼角与鼻子。舔了舔我干涩的嘴唇,我站起身,开始往公文包里理东西,故意地看着我的表。
“如果你们两个想避开周末交通的高峰期,最好现在就动身。”脸上带着一付期待的表情,我轻快的建议道。Lillian笑了,开始拽Mulder出办公室。
“周末玩得开心,Dana。”她轻轻地说道,而我也报以微笑,却因为Mulder站在我面前而挑起了眉头。
“你确定没事?”他问道,焦虑的看着我的脸。我假装恼怒的叹了口气,向站在门口安静得等Mulder说再见的Lillian投去抱歉的一瞥。
“我没事,Mulder”我向他保证。“去吧”我催促道:“你要迟到了。”我朝门口点点头。我知道他在“跟Lillian共度周末”和“必须照顾我的强烈需求”之间举棋不定。所以我鼓起一个明亮,安心的笑容来宽慰他。
“你需要搭便车吗?”他问道,我摇了摇头。
“我自己有车。”我告诉他。
“你保证这个周末会好好地放松一下?”他问道:“休息,吃东西……”对于他一大列的“该做与不该做”我极有耐心的点着头。
“我会一直开机,如果你需要我就打电话,”他说道。我两根手指戳着他的胸膛:
“婚礼的时候把手机关掉,Mulder.”     我明确地告诉他:“婚礼进行的时候有手机响是件很没礼貌的事。”我和Lillian都露出一付受挫的表情,但是Mulder依旧倔强地瞪眼看着我。
我懊恼的叹了长长的一口气,用食指在心口比了一个小小的十字。“我会好好的”我发誓:“我向你发誓。”孩子气的举动让Mulder笑了,他靠过来在我脸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如果你需要我就到电话给我,”他又强调了一次,这次我点头了。默默的保证有需要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息怒了。Mulder直起身,向Lillian伸出手,领着她离开房间。聚精会神得听着电梯的门打开又关上,我倒在椅子里,凝视着空寂的门口,盘算着我面前漫长又孤独的周末。


[ 此贴被dwx在2006-08-07 23:53重新编辑 ]



[31 楼] | Posted: 2004-07-13 00:40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Re:[翻译连载]to love someone else[7月13日更新]

对不起大家,考试成绩公布之后,整个人down了一个礼拜(之前的一个礼拜用来疯了),所以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_<~~


[32 楼] | Posted: 2004-07-13 00:43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忍着不叹气,今天晚上第二十次了,Fox又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死盯着屏幕看。婚礼结束后,我们帮忙收拾,可他已经跑出了教堂迫不及待的把手机电源打开了。
我理了理头发,抿了口酒试着把注意力放在表姐Marian身上.她正兴致勃勃地跟我讲她三岁大的双胞胎儿子们最近的一些奇奇怪怪举动,与此同时我又得辛苦地隐藏起心中那一阵阵因为忧虑而带来的刺痛。我身边这个男人虽然近在咫尺,可很明显心却是在千里之外-更确切点说是一百十二公里以北的华盛顿。
自始至终,整个婚礼Fox都显得心烦意乱,也没什么享用美味的晚餐。乐队已经演奏了将近四十分钟后,他才向我邀舞。我曾经希望这个周末可以成为一次让我们独处的好机会。自从Dana被诊断出得癌症之后,Fox就一直心不在焉,闷闷不乐的。我明白他的担忧,也试着不去羡慕Fox花在Dana身上的时间。晚上,如果他不在她的公寓,我会拥抱他以给予我的安慰。我用温柔的语句,温和的手抚去他的紧张与害怕。他最好的朋友即将死去,而他对此却无能为力。
Marian说要去厕所,我拿起桌上的手袋,凑向FOX在他耳边低声地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他的头猛地转向我,眼睛阴沉带着困惑,我知道那一刻他并没有看到我。他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睛又恢复了明亮,眼角也因为微笑显出了皱纹。当Marian和我从位置上站起来的时候,他有礼地站了起来在我脸颊吻了一下。
“快点回来。”当他坐回座位的时候,温柔的低语道。我点点头,随着Marian穿过房间。当我们绕过舞池的时候,我匆匆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的桌子,发现Fox的椅子上已经没有人了。我的双眼扫过房间里的人群,看到他正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手里拿着手机。一边通话一边推开大门,向庭院走去。
“Fox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吗?”当我们站在华丽的洗手台前时Marian这样问到,她从手袋里拿出一把小梳子,对着镜子整理着略微散乱的卷发,同时也好奇地看着我。
“他的搭档—他最要好的朋友病得很厉害。”我解释着,从手袋里拿出粉盒,在鼻子与前额补了点粉。“是癌症,”我进一步解释道。Marian脸上立刻写满了同情。
“可怜的Fox,”她怜悯地说,又问:“他们应该共事很久了吧?”我点点头,小心的用唇线笔描着唇线。
“四年多了,”我放下唇线笔,拿起一管唇膏。Marian摇摇头,从包包里翻出一小瓶香水。
“我猜他们好得就像兄弟一样。”她坦诚地说道,撒了些香水在手腕又相互地轻搓了几下,“至少像电影或是电视里演得那样。”我皱了皱眉,在嘴唇上补了些浆果红的唇彩。
“他的搭档是个女的,”我抽出一张面纸,修饰了一下嘴唇。当我看见Marian毫不掩饰地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时,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摇了摇头,可以想象她一定认为我天真得近似于白痴。
我猛地合上包包,站了起来。“你错了,”我说着将手袋金色的链子背上肩膀,“根本就不是那样的。”我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是那样的,在我穿过舞池,绕过舞厅的桌子时,我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Fox的位子依旧空着,我的视线投向大门,直达庭院。我看着Fox和Dana在一起有两年多了,我从未怀疑过他们之间除了深厚,充满深情的友谊外还会有其他的什么。这些年来,我发现Dana是个极注重个人隐私的人,也接受了无法同她成为好友的事实。同时我也承认她是Fox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永远是。
Marian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责怪自己同她一起怀疑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我毫不犹豫地把她那张同情的脸从脑海里剔除,步入了凉爽的晚风之中。Fox背对着我,倚着熟铁栏杆,茫然地瞪着黑暗发呆。
“她怎么样了?”我问道,一只手放上了他的手臂。他被吓到了,Fox抬起头看着我。“Dana,”我轻声说着,视线扫过那只依旧被攥在手里的手机。“她觉得怎么样了?”Fox温柔的笑了,我知道我对于Dana健康的关心取悦了他。但他的笑容很快又淡去了,他转过身背倚着栏杆。
“她说她没事……”他开始说道,我听到了藏在他声音下面的厌恶,我偏着头,双手环抱于胸前。
“但是你不相信她?”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双手摩擦着因裸露在外而变得冰冷的手臂。Fox恼怒地叹了口气。
“不相信,她总是说她很好。”他告诉我。他看起来激动极了,而我也绞尽脑汁地想要安慰她。
“那不是事实,”我慢慢地告诉他。他嘲讽地看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他会跟我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他却伸出一手,示意我可以继续。
“在我看来Dana对于她的健康状况很诚实”我小心地挑选词汇。我上前一步,将手放在他的胸口,手指抚摸着他昂贵的真丝领带。“如果她有需要的话她会打电话给你的。”我补充了一句。Fox闭上眼,缓缓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正在回想那些电话还有那几次陪她去医生那儿做的检查。
我拽了拽他的领带,他猛地抬头—他看着我好像自昨天我们离开办公室后第一次看到我一样。“外面好冷,”我轻声的抱怨着,提议说:“我们进去吧。”Fox点点头,双手心不在焉地摩擦着我裸露的手臂。
“今晚你都没有跟我跳舞。”我提醒他。他抬眼看着舞池里一对对翩翩起舞的情侣。
“Lilly,”他用搞笑却又正式的语气说道:“我有这个荣幸邀您共舞吗?”我开心地笑了,把手交给他,让他领着我走了进去。


[ 此贴被dwx在2006-08-07 23:56重新编辑 ]



[33 楼] | Posted: 2004-07-15 16:24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发现哦,翻小说一定得看心情,心情好就翻得很顺利,心情不好的话翻出来的东西干干涩涩的。心情不错,再来一点。
不过翻到通过LILLIAN看MSR就超爽,我很BT对不对,A~HAHAHAHA



[34 楼] | Posted: 2004-07-15 16:33 顶端
咦-蚊子


头衔: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4
发帖: 1261
威望: 574
财富: 1179
支持: 7
注册时间:2004-03-31
最后登录:2016-09-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晚稍后,我的手轻抚着他的背。皮肤上的汗水在一点一点地变干,一阵凉爽的微风从洞开的窗户吹了进来,睡梦之中的他微微颤抖了一下。我可以感受到他呼吸的温暖,就在我裸露的胸房,一阵一阵的带着节奏。尽管我已经很累了,但是我的脑子却拒绝休息。
今晚余下的时间里,Fox成为了一个尽忠职守的男伴。我们跳了几支舞,在房间安静的角落聊了很久。数周以来的第一次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是他世界的中心,我又再次沐浴于那份他的关怀所带来的熟悉的温暖。当宴会结束的时候,我们同家人一起欢送新婚夫妇,然后回到我们房间。先前在电梯里Fox就偷偷吻了我好几回,我翻遍了整个行李箱找到了最近新买的睡衣,带着幸福的感觉飘向浴室。我很快就漱洗完了,套上牡蛎色的缎子睡袍,又花了几分钟手忙脚乱地打理头发。关上浴室的灯,我将手放在焦躁不安的胃上。Fox和我已经几乎有两个星期没有做爱了,奇怪的是我现在却很紧张。
一束月光洒落在我们的床上,我既惊讶又失望地发现床上空空的。我的眼睛扫寻过房间,听到了他安静的低语声从酒店套房的小起居室里传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在厚实的地毯上,我悄悄地推开门发现他温柔的讲着电话。我知道他又打电话给Dana确认了。不多会儿,他的通话结束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和我的新睡袍……我伸出手领着他来到我们的床前.
之后,独自一人醒着,我被Maria那张充满同情的脸所折磨。我暗暗的责备自己毫无根据的担忧与害怕。但是在我脑子里又有一个唠唠叨叨的声音在提醒我怀疑的种子早在六个月以前就种下了。
Fox和我第一次真正的度假。他是个工作狂,因此当局里强迫他休假一周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去Graceland的邀请。但是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享受无忧无虑安静的一周,Fox花了惊人的时间打电话给Dana.
“我们来是度假的。”我撅着嘴。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把手机放回后袋,举手表示放弃。
“我知道,”他开始道歉,“我只是想跟Scully确认一下—当我要她去Philadephia追踪我们手头这件案子的线索时,她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他解释道。我的手放在屁股上,失望的叹了口气。
“你总是跟我说Dana探员有多棒,”我咬着唇,直直地瞪着他。在我凶巴巴的注视下,他点了点头,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一起去Memphis探险。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酒店,我去楼下的SPA做按摩,Fox则说想在晚餐前小睡一会儿。带着按摩后的放松与灵活,我回到了房间发现Fox正试着打电话给Dana,并没有在意到我进房间,忽然他生气地把电话扔到了床上,显然Dana没能接听他的电话。
“没事吧?”我小声地问道,顺手把身后的门带上,把房卡扔在了门口小桌子上。Fox举起双手。
“Scully不接我电话。”他苦恼地说道。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然后看了看表。
“我记得今天早些时候打电话时你说过她要跟在Philadephia遇到的一个人约会?”我温柔的问道。“她可能把手机关了,”我说:“但我肯定她没事。”我开始为他专注于她所调查的案子而感到苦恼。当我跟他提到Dana的约会时,他涨红的脸颊和阴暗的眼神吓到了我,但是很快地因为他的道歉以及恢复清明的眼神而释然。
“我们为什么不打扮好去吃晚餐呢?”他柔声地提议。我点了点头,释怀于话题的转变—我也忘了我的担心,尽情得享用晚餐,甜点以及咖啡。
两天后,在Fox的公寓里,我窝在沙发的一角,看着他在起居室里走来走去。
“该死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愤怒的说道:“跟一个马屁精回家—一个她刚刚认识的家伙?”他的声音因为无法抑制的愤怒而颤抖。“真是的!她是个警察!”他咆哮着:“她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在几小时的咆哮和走来走去之后,他精疲力尽地睡着了,我醒着躺在那儿试着说服自己他表面上如此激烈的愤怒是源自于他听说Dana受伤,死里逃生后的惊恐,而不是因为她选择的同床者。
几个月后的现在,躺在酒店的床上,Fox的头枕着我的胸口,我发觉想要排除这种恐惧变得越来越难。一直以来,在我们做爱的时候他都是热情,温柔,但是未免太过……全神贯注了。在漆黑的房间里,在我同我的担忧与不安抗衡时,他在我怀里酣睡着—他在我体内清空了他自己—我提醒自己。带着这些思绪,我不安的睡着了。

****************


[ 此贴被dwx在2006-08-07 23:57重新编辑 ]



[35 楼] | Posted: 2004-07-15 19:21 顶端
jacki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54
威望: 53
财富: 311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2-23
最后登录:2015-01-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行,这篇当初看原文没什么感觉的,翻译过来发现,看到M和LILLIAN的有些描写,心里酸酸的,很不舒服拉!
不过这片文章mulder和scully之间的情感写的好感人哦,到后面那种矛盾又依依不舍的心情,
尤其是scully在医院mulder不让她离开他那一段,看的我心都揪成一团了!



不懂爱恨情愁煎熬的我们
都以為相爱就像風雲的善变
相信爱一天 抵过永远
在这一刹那凍結了时间
不懂怎么表现溫柔的我们
还以為殉情只是古老的傳言
离愁能有多痛 痛有多濃
當夢被埋在江南煙雨中
心碎了才懂


[36 楼] | Posted: 2004-07-17 17:13 顶端
CrazyYan


头衔:S+liyan(中四繼續瘋狂)S+liyan(中四繼續瘋狂)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1
发帖: 191
威望: 82
财富: 401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4-06-25
最后登录:2008-05-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請問原文的網址是...


[37 楼] | Posted: 2004-07-17 18:56 顶端
annaga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715
威望: 2031
财富: 1198
支持: 2
注册时间:2002-07-28
最后登录:2010-07-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文网址: 好长好长,大家慢慢看~~~~

http://www.annex-files.com/annex/annex/stories/tolovesomebody.txt


雪化了,变成了泪。
泪被温暖的风吹干了,雪就变成了春天。
[38 楼] | Posted: 2004-07-17 19:53 顶端
CrazyYan


头衔:S+liyan(中四繼續瘋狂)S+liyan(中四繼續瘋狂)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1
发帖: 191
威望: 82
财富: 401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4-06-25
最后登录:2008-05-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thank you. :-)


[39 楼] | Posted: 2004-07-17 21:36 顶端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25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