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 【原創】God Hates Us All (連載)
 XML   RSS 2.0   WAP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 本页主题: 【原創】God Hates Us All (連載)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nfu042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6
财富: 70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9-02-18
最后登录:2010-04-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創】God Hates Us All (連載)

又名 ─ "A 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被打)


01。

「晚安,父親。」我打開書房沉重的木門,探頭進去打量情況。

並不是我多怕我爸或什麼的,只不過在他遊手好閒這麼久的日子之後終於被我媽踢出家門為自己掙口飯吃,心情一定不會太好。

喔,對了,他的新工作是心理諮商師,我想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他總可以在第一時間發現我幹了什麼壞事或蠢事。這很不公平,我說,我只是個青少年,我的同伴只需要對抗平凡的父母和老師,我卻要對抗一個每天在家裡沒事做只顧著盯緊我的心理學專家。

最傷人的是,他對隱瞞我這麼多年他的真實身分一點罪惡感也沒有。

虧我還多麼天真地無條件忽視他的啤酒肚、髮線和落腮鬍,一心一意仰慕他的明察秋毫、神機妙算!

「晚安,兒子。」他模仿我刻意裝模作樣的語調,「今天在學校過得好嗎?」

「史基納伯伯到學校來看我,他說你再不把黑盒子還給FBI就不要怪他直接去跟媽告狀。」

我媽常說史基納伯伯菩薩心腸,的確,從我爸還活著看來,史基納伯伯的確有著無可估量的包容力。

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爸媽以前的工作內容,關於這件事,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告訴我實話,不然很難讓我對身邊的事情習以為常:家裡三天兩頭就會被不明外力擊破的玻璃、大門、牆壁;我爸的習慣性失蹤:不管失敗多少次總樂此不疲試圖要綁架我的不明組織等等。

噢,這不代表我的生活很糟糕,它大致上來講都還挺有趣的。

你知道當我屏氣凝神的時候,我可以移動很多東西去攻擊那些試圖傷害我的黑衣人,然後趁機逃跑。

我沒讓我爸媽發現我重拾我的超能力,在我還是個嬰兒的時候他們為了這個原因扔掉我一次,這種事情不需要第二次。

我說到哪裡去了?啊,黑盒子。

我爸一聽到史基納伯伯要跟我媽告狀,乖乖,那臉色大概比我平常聽到他要跟我媽告狀還慘白。原諒我再度暫停一下解釋狀況,我媽很溫柔,但當她以她持解剖刀的架式拿著菜刀的時候,我跟我爸都有足夠的理由尊敬她。

「那東西,唔...被吉米拿去了。」我爸對我露出微笑,他心知肚明我此刻上翻的白眼是什麼意思,「嘿,兄弟,別這樣。」

「二十塊。」

「成交。」他塞進我手裡一張鈔票。

計畫很簡單,找吉米拿黑盒子,將東西送回FBI,收工回家─以上鬼話的可信度就像古往今來每個勇者的偉大計畫:走進城堡、打倒魔王、帶回公主一樣完美無缺。算了吧,麻煩總會在時限之內找上我,它們究竟打哪兒冒出來從來就不是重點。

「嘿,威廉,記得要趕在你媽煮好晚餐前回來。」

否則我們父子倆就要跟手術刀培養感情了,我知道。



我在吉米公寓樓下鎖好腳踏車,一抬頭就對上三雙憂心忡忡的眼神。

「又怎麼了?」我說,口氣很衝,反正他們一向不介意。

「不要上去,威廉,上面的狀況已經超出你能力負荷。」

「叫穆德過來處理。」

「立刻離開這裡,越快越好,孩子。」

「吉米出事了?」我不由自主望向陰暗的樓梯口,「和我爸那個黑盒子有關嗎?」

「威廉,你聽我們說...」

我撞散孤槍俠留在人世的銘跡衝上樓梯,如果吉米死了,他一定會選擇加入他們繼續遊蕩在這世界。而他沒有,這代表我一刻都不能耽擱。

他們當然不會留在底下乾瞪眼,一轉眼他們已經跟上我的左右。

「就某些層面來講,穆德已經在這裡了。」佛洛希基在我肩膀附近嘀咕,「史卡利怎麼有辦法同時忍受你們。」

「就像我怎麼有辦法同時忍受你們。」拜爾斯冷冷的補上一句。

和孤槍俠在一起很安全,再也找不到比他們更盡責、更完美的保鑣,安靜、迅速,而且無所畏懼,藍利的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死了比活著更有用。

公寓鐵門被粗暴地撞開,門框上頭的七道鎖扭曲變形,屋內電腦螢幕殘光閃爍。

「到底發生什麼事...」

手槍喀啦一聲在我腦後上膛。

「威廉‧穆德,穆德之子。」從陰影中現身的男子走到我面前,「好久不見了。」

真的,如果我根本沒有印象我見過這個人,那一定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克萊屈克!他媽的,這傢伙怎麼在這裡?!」佛洛希基大聲咒罵。

這表示我有麻煩了,嗯?

「威廉,提防他,這傢伙不是好人。」

「你有著你母親的眼睛,和你父親的眼神。」這男人看來是要繼續花時間懷想他和我爸媽的繽紛燦爛的過往,「而你卻絲毫不知道你如何關鍵下個世代,威廉啊...」

這瘋子到底打哪來的?「吉米在哪裡?」

「他只是一顆擋路的石頭,而你,你的人生應該關照更重要的事情。」

如果我的人生應該要活著關照更重要的事情,他是不是應該先把他的槍口移開?

「威廉啊─」

夠了。

一台廢棄主機砸過他後腦勺,男人應聲倒下。

「好球。」拜爾斯對我點頭稱讚。

我跪在他身旁,毫不客氣地伸手翻找他口袋裡可能會有的線索,一張從月曆隨手撕下的紙片潦草記下的地址,還有...嗯,我爸年輕時候的照片?

「我應該要問這是怎麼回事嗎?」我兩指夾著那張照片望著他們三個。

「不。」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我。

「好吧。」我把紙片塞進口袋,考慮了一下,將照片放進另外一個口袋。



紙片上的地址帶我進入一個廢棄世界。我很驚訝居然會有這樣一個被遺棄的地帶,幾棟破敗的建築只需一座橋墩便從車水馬龍的城市隔絕開。成群結隊的野狗從我身後跑過,牠們對著彼此咆哮、撕咬垃圾袋翻找食物。

我不禁皺起眉頭,開始擔心當我進入建築物之後可能碰上的蟑螂老鼠以及衛生問題,而非另一群抓著手槍亂揮的神經病。

這不會太難解釋。

我成長於一個實事求是的家庭,父母教導我不能把食物撒得滿地的方法是非常詳實的、精確的、震撼性十足的關於那些噁心東西可以導致的災難的幻燈片、錄影帶,以及任何在實驗室裡可以找到的實物例證。

三雙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我若無其事地抓出一雙手術用拋棄式塑膠手套戴上。

「該上場了。」我面無表情重複幾次握拳動作讓手套貼合,攀上吱嘎作響的生鏽防火梯。

「你怎麼有辦法集那兩人的所有罪惡於一身,還能表現得這麼理所當然?」

「家庭教育,先生。」我把自己拉上窗台,扳開空蕩蕩的窗框,擠進陰暗濕冷的房間。

鬆脫的木地板太容易發出聲音,我望向四周,似乎是沒別的辦法。

「你什麼時候會─」

「我不會,我不是超人,我只是在鞋子裡面塞兩塊鐵板以防萬一。」我一邊專心讓自己漂浮在空中,一邊回答藍利的問題。

「科學應用,嘎?」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大聲嚷嚷,我卻必須小心我發出的聲音。

幻想自己像個超級英雄是一回事,真的要變成超級英雄又是另外一回事。

即便我以我的父母為傲,甚至躍躍欲試想要挑戰他們過往的光榮紀錄(別把你自己的小命搞丟就好,爸總是這樣警告我),然而當我真正面對未知的敵人和危險,腎上腺素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

我一直急著長大,急著讓他們認同我,知道我也有能力和他們並肩面對那從未真正放過我們家的黑暗,知道他們可以多點心力為自己著想,而不用一天到晚擔心我、保護我,傾注所有力量讓我免於被傷害的命運。

如果我過不了這一關,我拿什麼和爸媽證明?

我屏息推開房門,看見電腦螢幕在一片黑暗中閃爍詭譎的光芒,黑盒子就放在桌上,線路正從它裡頭竊取資料往硬碟裡送。

「吉米!」被五花大綁扔在地板上的男人聽見我的聲音掙扎著抬起頭來看我。

我蹲到他面前,扯開他手腕上的膠帶,「綁架你的人在哪裡?」

「不知道,我們得先刪掉這些資料...」

沒有時間了!

我趁著吉米拉扯自己腳踝上的束縛,直接扭曲那台電腦主機直到它吱嘎作響地迸出一片藍色火花。

「乖乖,真是兇殘的天賦。」

「你壓根不該誕生在這個世界。」

「英雄與魔王只有一線之隔。」

「發生什麼事了?」吉米吃驚地看著它。

「不管它裡面有什麼資料...」我一把將黑盒子拽進背包,「看起來現在只剩一團廢鐵。」

「這...這的確是...」

「走吧,大叔,我們趕飛機呢。」我在門口朝他招手。

孤槍俠耗盡他們這陣子聚存的能量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代表我還要好一陣子,等我再度把自己扔進另一件麻煩裡的時候才會再見到他們。

我和吉米前後跑下防火梯,在接近地面時,我一度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身體,踉蹌地靠倒在鐵欄邊上。

「威廉!」

「我沒事...應該吧。」

「需要我揹你嗎?」

「走開。」剛才那股異樣的暈眩感很快就消失。我沿著小巷跑回城市的另一端,屬於文明和秩序的那一端,只是沒料到我會一頭撞上我所有的文明和秩序。

「對不起─媽?!」

哇喔,這簡直比中樂透還令人驚喜。在我拎著我爸的犯罪證據到處跑的時候,剛巧遇上我不肯乖乖待在醫院看診的老媽?如果我在月考猜題運氣有這麼好,我也不用刷完整座游泳池、除完整院子的草,外加重新漆完整棟房子的外牆。

「午安,醫生。」吉米朝她打了招呼,「出診嗎?」

「不,我到附近拜訪一位老朋友。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我媽瞇起眼睛看著我,我知道那種表情。

一般父母看見自己的小孩從廢棄公寓跑出來的時候,不可避免會擔心毒品那類的事情。但我媽很清楚,如果我想要碰那東西,我自己就可以製造足夠供應全校學生的劑量,甚至改良得比現在市面上的品質還要好。

從她眼底閃過的是其他東西。

她擔心存在我靈魂裡的穆德基因,會不會像它對待我爸那樣,驅使我發狂地去追尋屬於我自己的真相。

我從背後偷偷扯下橡膠手套,一面微笑地回答她,「吉米邀我來做汙水處理系統的採樣,爸他懷疑說州政府最近幾個月試圖在供應用水裡摻入微量的聚苯二...」

「住口,穆德。」我媽瞪我一眼,而我們三個都笑了。「看來兩位事情都辦完了?」

「是的,醫生,孤槍俠非常感謝令公子的協助。」他推高不存在的帽沿,「我這就告辭。威廉,改天見。」

我揮手目送吉米去取車,轉身扶起我扔在路面上的腳踏車,「媽,我們晚餐吃什麼?」

「不急,我們還有一些時間,不如先上百貨公司幫你挑一套新西裝。」她是陳述她的決定而非詢問我的意見。

「但我已經有一套了,年初才在梅西買的。」我不討厭西裝,但我討厭西裝穿在我身上的時候。它只會讓我像個被擺佈的小孩,而不是一個自信堅定的年輕人。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我怎麼穿都不會比我爸好看,這對本人的自尊傷害很大。

我把腳踏車綁到車架上,垂下手,哀求地望著我媽。

「兒子,你沒注意到你長得多快,我保證你兩個月前就已經塞不下那套西裝。」我媽的眼神透著一些憐憫,但不影響她的決定,「上車吧。」

我有沒有提過我媽的目測功力?從長度到重量,我家根本不需要任何度量衡工具,我爸的減肥餐通常憑她一個眼神就可以決定。

我鑽進車裡綁上安全帶,重重嘆口氣。

「你需要一套西裝,不然你就得穿著你的破牛仔褲和我們去慶祝你爸的生日。」

「我們不需要每年都到餐廳去啊,我們今年可以去露營,爸愛死戶外活動了。或者我們可以去公路旅行,你們可以告訴我更多以前發生的事情,妳也可以趁機跟爸算舊帳。媽,我知道你討厭旅行,可是我們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出去了。」

「我不討厭『旅行』,只是...」

她停在紅綠燈前轉頭看著我,像是我只有兩三歲那樣。她對我從不嚴厲,只是耐心地向我解釋她的理由,跟我爸那種強迫中獎的教導方式天差地遠。有時候我會懷疑,我到底怎麼同時適應他們兩個。

「我只是更喜歡和你們一起待在家裡面,哪裡也不去,什麼也不做。」她突然語調一轉,笑著對我說,「但你說得也沒錯,我們很久沒有出去了。」

「所以我可以不用買西裝了嗎?」我滿懷希望的問。

「不可以,我們還是會在路上找間很棒的餐廳慶祝。」我發誓,我媽看著我無力地倒回座位上的時候,笑得比什麼都還要燦爛。



從百貨公司回到家,我感覺像是耗盡所有精神力奪回十個黑盒子一樣勞累。

「嘿,兩位,歡迎回家。」爸在堆滿笑意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惶,我想是我筋疲力盡的表情誤導他在我們兩個在進家門之前曾上演一場精采絕倫的拷問。

「晚安,爸,我先...嗯,進房間去。」我朝他揮了揮手裡的防塵套,留下他和媽去諜對諜。什麼鬼水質檢測,如果我媽會相信這鬼話她就不是我爸愛上的那個黛娜‧史卡利了。

黑盒子沉甸甸地隨著我的腳步拍擊我大腿外側,提醒我別天真的以為眼前幸福家庭的短暫時刻會永遠持續。吉米公寓裡面那個瘋子的話一直在我腦海裡反覆,他到底是誰?如果我把我找到的那張照片放到爸面前,我會得到什麼樣的回應?

「回來得真晚。」

我扯住背帶甩向陰影中的男人,「你難道就不怕被我爸發現?」

「穆德探員的專長在蒐集與分析資料。」

唷,這言外之意真不錯,「東西拿了就走。」

「我本來期待學校的教育能培養你對政府雇員多一點尊重。」他在我的書桌上拿出黑盒子,轉放到另外一個特殊設計的防衝撞皮箱內。

「對一個迫害我父親的政府?」

「別太篤定,他們之前曾有一度合作愉快。至於你的未來...」

「聽著,你說的那些關於超級戰士的鬼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我身上完全沒有你說的那種能力,我也不會和政府合作,任由他們對我的身體予取予求,像他們曾經殘忍地對我媽做的那樣。現在立刻滾出我家,否則我會讓你連FBI都待不下去。」

「儘管否認吧,你父親畢生追尋的真相就在他眼前,他卻絲毫不覺。這只是遲早的事情,總有一天他會知道他至愛的獨生子也逃不過宿命,而這一切都是他當初緊咬著真相不放的懲罰─」

「住口!」

「─他們就要找上你,威廉,他們已經來了。你唯一能為你父母做的就是讓他們遠離這一切,遠離你,你是可預期所有災難的最終原因...」

「我叫你住口!」我忍無可忍地對他大聲咆哮。

「...威廉?兒子,怎麼了?」我媽的腳步和詢問聲朝我房間趕來。

我惡狠狠盯著他從窗戶跳出我的房間,跑向我家外頭的樹林裡。

「威廉?」

「我很好,只是跟同學在電話裡面吵架,分組作業的事情。」我只能祈禱我語氣裡面的怒意能被誤解成我對同學的怒氣,而不是我痛恨自己又得再一次欺騙她的不得已。如果我夠天真到以為她會相信我說的每一句謊話,或是她能直截了當地拆穿我的謊言,都能讓我好過一點。而不是看著她一次又一次容忍我的欺瞞,還要表現出她對我百分之百絕對信任的模樣,「晚餐前我想先洗個澡。」

「沒問題,寶貝,你的義大利麵想加什麼?」

「羅勒跟培根...媽?」

「嗯?」

「我愛你們。」為什麼對父母的愛會很難啟齒?如果你知道你隨時都有可能失去他們的時候,你只會恨你自己表達得不夠多。



第一章.完



不要問我為什麼小克還活著 ...
這是本文的Bug(被打)

[楼 主] | Posted: 2009-04-12 23:02 顶端
sunshadow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01
威望: 22
财富: 50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8-12-29
最后登录:2014-08-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只想问小Will多大了?


[1 楼] | Posted: 2009-04-13 01:35 顶端
nfu042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6
财富: 70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9-02-18
最后登录:2010-04-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唔 ... 依照設定看來應該是十三至十五歲。
一、身高比S高(被毆)
二、還不能開車

[2 楼] | Posted: 2009-04-13 18:03 顶端
sunshadow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01
威望: 22
财富: 50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8-12-29
最后登录:2014-08-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剛發現...nfu0424 是用繁體的啊


[3 楼] | Posted: 2009-04-13 18:31 顶端
sylviawei


头衔:Mulder的热带鱼Mulder的热带鱼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见习探员
精华: 1
发帖: 328
威望: 74
财富: 789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8-22
最后登录:2013-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的是原创吗?是吗?真的是吗?你确定是吗?风格语言如此成熟幽默有料的文章真的是原创吗?
沉寂了NNNN久的交流区突然车水马龙,我需要时间来适应~~~~
哈哈哈哈哈~~~~适应完了~~~~欢迎n同学!!!!



[4 楼] | Posted: 2009-04-13 20:57 顶端
nfu042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6
财富: 70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9-02-18
最后登录:2010-04-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是,它是原創,因為我的英文程度只會看不會翻(插腰狂笑)
感謝您的歡迎。

繁體 ... 是啊XD

[5 楼] | Posted: 2009-04-13 23:49 顶端
sea_ella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9
威望: 2
财富: 4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9-04-10
最后登录:2010-06-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新人来膜拜一下会写文的高手。

以及,以繁体字和XD来看,楼主应该是台湾的亲才对。

小WILL长大了,泪。。。。。。

[6 楼] | Posted: 2009-04-16 09:03 顶端
nfu042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6
财富: 70
支持: 1
注册时间:2009-02-18
最后登录:2010-04-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02。

「那小子又哪裡不對勁?」

「只是又一個不能讓我知道的秘密。」史卡利聳肩回答我的問題,從她走路的樣子我可以知道在她心裡,並不像她表現出來的,已經習慣了威廉偶爾的陰陽怪氣。但,我的意思是:那是我兒子呢!穆德家的血脈,不用來陰鬱一下實在有愧於天地。

「放過妳自己吧,他只是個青少年。」

「你知道他不是普通的青少年,穆德。」那上揚的語調表示她一點都不贊成我的話。

「噢,嘿,仔細聽著─」我在她耳邊悄聲道:「妳不能因為我們兒子擁有外星基因就期望他沒有叛逆期。」

我成功了,她被我逗笑,史卡利的笑聲在我胸膛上震盪,那個我想一輩子都讓她留在那兒的地方。

「你也不能把他所有的問題都推給外星基因。」

「胡說,我從來沒有期望過那能解釋他震天價響的搖滾樂、以小時為單位的浴室使用習慣。」就因為這樣,我們才在屋裡多改裝一間浴室讓他盡情地在裡頭和自己掙扎,「啊,還有他對女孩子的那套辦法。」

「什─」

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消息徹底地嚇到史卡利,面對蒼白的屍體都面不改色的史卡利,只為了她兒子可能的第一任女朋友而瞪大雙眼,一句話都說不完全。

「哇噢噢─別擔心,他還沒有固定的約會對象。」那小鬼不會跟我討論這話題,他一向都不相信『X檔案部門:穆德、史卡利戀愛史』的真實性,但憑男人的直覺我可以知道他還在發展戀愛技能─換句話說,戀母情結的階段,「只不過是我們上次在運動用品專賣店碰到他認識的幾個女孩,我站在店面另外一頭,從貨架上頭看他和她們聊天。」

「他表現得好嗎?」

「非常、非常不錯,不像一般這個年紀的男生會不自覺表現得太過火,他懂得怎麼逗女孩子笑。」

「我...這真是...天啊,穆德。」她把臉埋進雙手,一邊喃喃一邊搖晃著她那顆紅色腦袋。

「難以置信我們曾經只擔心永遠不會見到有這麼一天?」我摟著她,攤開掌心緩慢地摩娑著史卡利的手臂,安撫她難得的多愁善感,這是我難得可以表現的好時機,「別忙了,我知道有家義式餐館評價還不錯,怎麼樣?」

「好提議,但是我的行李還沒收拾好。」

「我會收到離婚通知書嗎?」

我一定是不小心露出太驚訝的表情,她盯著我的眼神不太妙。

「穆德?」

「是?」

「晚上和我分享同一間臥室的是你本人沒錯吧?」

這真是個嚴重的侮辱,「對我的表現不滿意直說無妨,史卡利。」

「真是夠了,你這個自大狂。」她賞我一枚輕蔑的白眼,「醫學研討會,在倫敦,今天晚上十一點半的飛機,下禮拜五回來。不要用外賣虐待威廉,他需要貨真價實的營養。或者我從頭到尾都搞錯方向,我真正該做的是吩咐他照顧好你的生活起居?」

「別擔心,我們會沒事的。」我記不清楚上次她離家工作是幾年前的事情,那是不折不扣的災難,這棟房子能完好如初的─至少從外面看起來是這樣─等她回來已經是我們父子倆的極限。

史卡利不置可否地把我擠到一角去,不准我妨礙她準備晚餐。

看她在廚房裡切切剁剁是一項難以言喻的樂趣,有點像恐怖片,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她幾乎一輩子都在為了我動刀,從解剖台到流理台,從工作到家庭,她掌控精準的刀鋒總能為我指出我最迫切的需要,我的責任和真相。

「晚上十一點半吶...」這意味著我該把握時間,然後度日如年地捱過接下來這八天。

我安靜無聲從後方接近,食指勾纏住她針織衫的下襬扯動示意,另一手在她胸口下緣搔弄。

「威廉...」

「那小子要洗澡。」

「對,但我的熱水器又出狀況了。」他的語氣顯示他非常、非常抱歉打擾。

只有語氣而已。

史卡利用她最快的速度脫離我的懷抱,把垂落的髮絲勾回耳際,「你先用我們的浴室吧。」

「我保證不會把水弄得到處都是。」

我在史卡利背後對他怒目而視,他大可以不問一聲就自行使用主臥房的浴室,卻偏偏要來禮貌性的詢問。

「威廉,冰箱裡面有新的牛奶,早餐如果你爸─」

「沒有如果,媽,我們都同意他絕對會忘記。我只能向妳保證我不會讓自己營養失衡,請妳放心地去妳的研討會,我沒有罵髒話。」

我們當初一定是抱錯孩子,一定。

我轉頭向史卡利尋求支持的力量。

「去檢查熱水器吧,穆德。」


(待續)

[7 楼] | Posted: 2009-04-22 22:25 顶端
sunshadow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军装警员
精华: 0
发帖: 101
威望: 22
财富: 50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8-12-29
最后登录:2014-08-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可憐的Mulder又一次被拋棄
連兒子也嫌棄他
不過...誰叫他家的牛奶老是放到過期呢



[8 楼] | Posted: 2009-04-23 10:09 顶端
花花X世界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警校毕业生
精华: 0
发帖: 93
威望: 87
财富: 189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4-05-31
最后登录:2013-04-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还这不错,鼓励鼓励!!!!!!!
不过繁体字还真要费点时间要猜猜

[9 楼] | Posted: 2009-04-26 18:56 顶端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Fanfic交流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