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导航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Blog | 首页 | 无图版
 
X档案中文网 -> 休闲聊天区 -> [原创] All You Expect Will Come True(全文完,更新前言)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  Pages: ( 1/5 total )
--> 本页主题: [原创] All You Expect Will Come True(全文完,更新前言)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dlum




头衔:热的路面热的路面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FBI局长
精华: 3
发帖: 2660
威望: 591
财富: 3202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2-07-28
最后登录:2014-02-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创] All You Expect Will Come True(全文完,更新前言)

写在前面:

关于2012年12月22日的聚会,大家都讨论过,想像过,多少也期待着。我也一样。但有一天,一个想法出现在我脑子里。我非常喜欢这个想法,于是有了下面的故事。

在这里,最前面,我要先像各位读者道个歉。你不一定会喜欢这个故事。但把它当个故事去看吧,如果你在看得过程中被逗笑了,被吓到了,我会非常乐意站出来接受鸡蛋和西红柿的洗礼。

谢谢大家看我的故事。

有必要说明一下,文中出现的人名,是从发帖排行和写那段的当时在线会员搜集出来的,没有轻重之分。文中有台词的人物,我非常非常感谢你们的“友情客串” :P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

————————————————————

你所期待的都将到来
ALL YOU EXPECT WILL COME TRUE


2012年12月22日
上午11点33分
云南·昆明 威龙饭店

  当姜杰走进威龙饭店的大厅旋转门时,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稍稍落了地。

  每个走进饭店大厅的客人都不会错过摆放在大厅中央的那块大宣传板。它大概有一米半宽,两米多高,支放的位置正对着旋转门。整个版面的基调是暗红色的,画面最下方是一片深红色的荒芜沙漠,前景中竖立着一架秋千,长长的投影向下延伸到画面外;沙漠尽头耸起一条山脊,但衬托在占满画面其余部分的一大片暗红色天空下,显得十分渺小。整片天空——就像有盏巨大的探照灯从地面照射着——影射出一个巨大的被圆圈包围的“X” 字样。在画面中间靠上一点,一行字写着“FIGHT THE FUTURE” 。

  姜杰哼地笑出了声。这幅画——应该叫海报更合适——对他们所有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至少对于姜杰,每次看到它,心头都不由地一阵悸动。不过这一次,比海报本身更引人注目的,是几行后加上去的字:  

X档案中文网
2012年12月22日
全国X-PHILES大型聚会
FB, INNOCENT


  海报最下面,原来是印着影片上映日期的地方,换上了这么一行字:

    ALL YOU EXPECT COMES TRUE

  海报的下面,还贴了一条白纸,上面的字是打印机打出来的:“请到达饭店的PHILES到321房间报到!”

  姜杰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丝安慰顿时化为乌有。

  “妈的。” 他轻轻说了句。

  “先生需要服务吗?” 一个服务生出现在他身边,轻快地问道。

  姜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站在旋转门边。

  “哦,你好,” 他说,“我应该已经有预定了。”

  “好的,” 服务生彬彬有礼,“请您到前台登记一下,我来帮您拿行李。”

  姜杰把自己的旅行箱递给他,然后来到前台。前台小姐站起身向他问好:“您好,请问你预定了房间吗?”

  “对,我叫姜杰,我是来参加,嗯……” 他调整了一下,“X档案聚会的。”

  “好的,姜杰先生,” 前台小姐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操作,“您的房间号是522,欢迎您入住威龙饭店。这是您的房卡,请您在这里签字。”

  她递上房卡和一张表格,他签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 前台小姐继续说道,“还要麻烦您到321房间再报到一下,您聚会的组织者会告诉您关于聚会的安排的。”

  姜杰谢过前台小姐后向电梯走去,服务生拿着他的行李紧跟其后。

  一切都这么自然,他心想。但这想法却不能驱散他一直感到的不自然。

  这是他加入X档案论坛后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聚会。说它大,不是相对于他听说过的那些各个地方Philes时常举办的十七八人的大聚会,而是相对于那唯一的一次,他和一个论坛外号叫“军情” 的人的见面。姜杰到现在都不太清楚军情的论坛ID是什么,因为他似乎从来只在X档案中文网的官方QQ群里出现,用一个叫5am的名字,而大家都叫他军情。

  姜杰一年前请军情帮他买了一幅Mulder挂在办公室里的“I WANT TO BELIEVE” 的大海报。一个月后,他跟军情约了时间去取,那次见面在他还没真正看清楚军情的眼神的情况下就宣告结束了。军情给他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在他们见面时,军情说的第一句话:“你就是江姐?” 后来在QQ上聊天时,姜杰对军情承认,当时他听了军情那句话的口气,产生了一种拔腿逃跑的冲动。军情仅仅回复了他一个流汗的表情。

  电梯欢唱般发出“当” 的声音后滑开了门,打断了姜杰的回忆。

  “五楼到了,先生请。” 帮他拿行李的服务生说道。

  “哦,你先帮我把行李拿进房,” 姜杰决定先去报到一下看看,他说:“我要下去三楼一趟。”

  电梯门又“当” 地一声合上了。

  
上午11点51分  

  电梯“当” 地停在三楼。

  姜杰刚走出电梯,从走廊里就涌出四五个似乎从宇宙诞生那天起就在叽叽喳喳的女孩。她们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其中一个稍胖些的女孩带着紫色镜片的眼镜,看到姜杰身后正在关闭的电梯门,大叫了一声,引领着其余几名迅速冲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再度关上的瞬间,姜杰看到她们正对自己指指点点,当然,还有议论纷纷。

  也许她们也是来参加聚会的,他想到了。难怪呢。

  他来到了321房间,敲门。

  “请~~~进!” 房间里一个女声应道。

  姜杰开门走进房间,看到了annagao坐在床沿,面前是原来靠墙放着的梳妆台,现在被拉到了床边,显然是为了暂时充当办公桌用。

  “只是为了暂时充当办公桌用。” annagao解释说。

  “我看出来了。” 姜杰回答。“你好,annagao,对吗?”

  “没错就是我,” 她点头道,“今天我已经被好多个我不认识的人认出来了,所以我一点都不吃惊。”

  “我是从你发在论坛上的结婚照认出你的。”

  “瞧嘛,我猜就是。可那不是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吗!” annagao说着拿起桌上的一份名单,看了看说道:“那我猜你应该是——Sir.Ford了吧?”

  “对,我就是。” Sir.Ford是姜杰在X档案论坛上的ID,但他没想到annagao能认出他来。“该我吃惊了,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是名单上最后一个没签到的,我还不认识的人了。” annagao笑眯眯地把名单推给姜杰:“请签到。”

  姜杰转过名单浏览了一下。名单设有两列表格,第一列是打印的会员ID,第二列是已经报到过的Philes手写的签名(真实姓名)。他只一眼就认出了很多非常熟悉的ID:yiyim,CrazyShipper,spooky8432,JOHNNY,charlotte048,Jarod,csm,梁山掌门,TREE,bklcp,cunshangxixi,夏天心情,xanatos,剪靛花,双喜,chaos,夏安凌晨,Jelos,扇子,格子,Redlum,火星,chageaska,莫小白,小霜人,Mark……第二页有Tiramisu,水果糖,我和猫还有糖,gloria,yy_evil,口水剑客,莫霍斯,征服未来,tobescully,好多fox……

  平时在论坛,或者在QQ上见到这些名字,虽然也是一样的熟悉,但和现在看到这些名字,同时意识到他们全都活生生地和自己在同一个建筑物中,那种感觉比较起来将会是很不一样的。姜杰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于是他——明知道答案,但还是——问了annagao一个问题(事实上,在签下名字的七十五人中,有五十一人问了几乎同样的问题):

  “这些人,他们现在就在这里?”

  “是滴!” annagao干脆地答道。
  

  X档案论坛从2007年起就开始了筹备这次聚会。他们大胆前卫地采用了一个基于相互信任(不可避免地也有些无私奉献的意味)的办法来解决举办这次聚会所需的资金问题——开设一个公开银行账户,请所有想要办成这次聚会并愿意参加的论坛会员自主捐款,每笔捐款都会有严格保密的信息记录和反馈,最后用筹到的钱款来支付参加聚会的会员的行程和住宿等必需开销。他们甚至为这次筹款行为取了个正式(但不太合时宜,姜杰认为)的名称:末日FB基金。

  刚开始并没有人抱太大的成功希望。但随后的发展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捐款的人数并不多,和论坛会员总人数比较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但执著的参与者们长期多次(或定期)地小额捐赠让基金数额像滚雪球一样日渐庞大。2005年底加入论坛的姜杰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愿意这么做的原因主要归结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论坛给出承诺,如果计划失败,所有捐款将会和利息一同返还,其次,针对第一条原因,他信任论坛的组织,再次,他手头总是宽裕的,最后,他热爱论坛,确实期待能参加这样一次聚会,尽管从没想过它真的实现。于是,在连续五年时间里,他每年至少有十个月,每月向基金账户汇入一百到三百元不等——根据当月的宽裕程度决定。

  2008年各路人马汇聚北京的时候,也水到渠成地举行了一次规模不小的论坛聚会,但丝毫没有减弱大家想要举办2012年12月22日聚会的热情,毕竟对X-Philes来说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到了2012年夏末,X档案论坛正式敲定了这次聚会,最终有七十八名会员报名参加(差不多可以说就是捐款的那些人)。

  12月份的头两个星期,每个报名参加的人前后都收到了专递来的机票。无论他们人在哪里,在12月22日那天,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昆明。

  
上午11点57分  

  annagao的手机响了。

  “喂!” 她接起来,“啊,最后一个了……石头在楼下会场呢……火星不知道,我整天没见着他正脸……西帕,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那应该也在会场呢……吃的也别问我,土司管……是男是女你见着不就知道了……对,12点半……成,一会儿肯定挨着你坐!先这样啊。拜!”

  挂上电话,她对姜杰说:“你是最后一个报到的人了。完后咱们就可以下去娱乐厅吃自助午餐,大家一起认识一下。”

  “名单上还有三个人呢,他们不来了?” 姜杰问。

  “只有一个不来,偷尸牙前两天摔了一跤得脑震荡了,需要静养。CC要晚点来,小新女儿今天开家长会,明天再过来。”

  “CC和小新?”

  “就是ChrisCarter和cha……ge……aska什么的,名单上那两个。我们叫习惯了。”

  她边说边整理桌上的东西,然后想起了什么,“对了,差点又忘了,” 她侧身拿过一个放在床上的信封,“你得把机票给我,我们要做帐的。”

  姜杰下意识地去摸外套兜,但随后想到他没把机票带在身上。“抱歉,我把机票放在包里了,在房间呢。”

  “没关系,” annagao丝毫不介意的样子,“我不介意,回头给我吧。”

  “好的。” 姜杰看着她又把信封放了回去,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啊,问吧,没事!”

  “你们……咱们一共筹到了多少钱?”

  annagao又笑眯眯了起来。

  “一百零七万零七十三块七毛!” 她说得轻快而且抑扬顿挫。

  姜杰张大了眼睛和嘴巴。

  “没错,” annagao重重点了点头以表示确定,“就是107万73块7毛。谢谢你问!”

  “为、为什么谢谢我问?” 姜杰反应不过来了。

  “因为我喜欢说这个数!我能再说一遍吗?”

  姜杰没见过这种架势。不单是因为他刚听到的数字,最让他措手不及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annagao。

  姜杰从小到大都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上的是重点的高中,考上的是理想的大学,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没出过一次差错,也没有过什么惊喜。他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一个人在家看电影和剧集。他上网但不逛论坛,他唯一的网络ID叫jiangjie2000,是他的邮箱名。2003年时候他看到了<X档案>,喜爱得一塌糊涂。他花了两年时间把整部电视剧加一部电影反复看了三遍。2005年,他找到并加入了论坛,破天荒地花了两天时间为自己想了个体面的新ID,Sir.Ford。一段时间后,他惊喜地发现,如果一天不能来论坛哪怕是看看,他都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再次破天荒地,他注册了一个QQ。论坛上一个个名字渐渐熟悉渐渐鲜活起来,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参加了北京的FB活动,但每次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像被吹进了漏洞的气球,没一会儿就撒光了。论坛公布了这次全国聚会后,他心想着“豁出去了,反正已经给了钱了!” 便毅然报上了名。然而就在机票到手那一天,他还确确实实后悔了一下当时的鲁莽,但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他又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毫无底气地默默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就在昨天,他还是和平时一样,上午九点钟去到公司,泡杯咖啡,一边喝一边削尖了两支中华2B铅笔,然后就开始记录客户信息,记录出货进货反馈信息,记录金额结算,然后吃午饭,到了下午工作已经做完,于是就用剩下的时间上网,去论坛,直到六点钟下班,和同事交待了下周一和周二的工作后,回家吃饭,收拾行李,然后洗澡睡觉了。而现在,他已经来到离家三千多公里的昆明,站在annagao面前,准备加入这个难得的,特别的,价值107万73块7毛的,有七十五个熟悉如亲人但却从未谋面的网友参加的聚会。

  更要命的是,annagao问了他一个他不能理解的问题。如果是在网上,他还可以保持沉默等着看别人来回答,但眼下的情况是,他觉得已经脱离了现实。

  “呃……” 他试图说点什么。

  “别理我,我在BT。” annagao轻松一句话打消了他所有的念头。

  他笑了笑,并决定把笑容继续留在脸上。

  这时候annagao已经整理好东西,准备出门了。

  “咱们现在下楼去娱乐厅。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先回房间一会儿过去?” 她问。

  姜杰正需要整理一下,“我想先回房间洗把脸吧。” 他说。

  “成,那咱们走吧。”

  两人离开了房间。

  
中午12点04分  

  走廊中部电梯间旁边站着一个人,背对着姜杰和annagao,低头正在看着手上的什么东西。那人穿着咖啡色的外套,姜杰觉得他的背影很眼熟,但想不起在那里见到过。

  那人听到身后有人,转过身来看。姜杰一下子从他那明镜高悬般的额头认出他来——他就是论坛的管理员Redlum,石头。

  “嘿,糕,” 石头看到他们,打招呼,对姜杰点了下头:“你好!”

  “你好。” 姜杰回应。他印象中,石头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还告诉TREE说你在会场呢。” annagao说。

  “我爸刚才找我来了,” 石头说,“告诉我晚上他们去我外婆那儿。”

  “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我手机一点儿信号都没有了。反正就隔条街,他就溜达过来了。”

  “好嘛,就是方便。”

  “是啊。是下去吧?” 三人已经来到电梯前,石头问。

  “我下去,他上去,” annagao示意姜杰,“他是论坛Sir.Ford,最后一个了。”

  “噢~~~知道了。” 石头冲姜杰咧嘴笑,“我是石头。”

  “我认识,老大嘛。” 姜杰说。

  “这位annagao也是老大。” 石头说,他按了电梯上键。“她有没有告诉你咱们筹了多少钱?”

  “107万73块7毛!” annagao轻快而且抑扬顿挫地接口道。“我告诉他了。”

  “呵呵,是啊。” 姜杰黯然地发现两部电梯都停在了顶层十六层。他补充道:“她告诉我了。”

  “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哈?” 石头说。

  “是啊。” 姜杰说。

  三个人在沉默中等待了一会儿。其中一部电梯开始下降。

  “你们留意过每次体检报告里的诊断结果吗?” 石头突然问。

  annagao撇嘴摇头,“只要没人告诉我有问题我就不管了。”

  “我每年公司体检都留意,” 石头说,“但今年我头一次认出了医生的笔迹。”

  “有什么毛病吗?”

  “有。” 石头扭了下脖子,姜杰隐约听到他的肩膀那里发出“喀吧” 的响声,“玎玲和双屈光不正。”

  “什么玩意儿?” annagao问。

  “我上网去查了,意思就是说,我有耳屎,而且近视。” 石头说。

  annagao和姜杰哧哧笑起来。石头扶了扶眼镜,表情冷漠地望着楼层指示灯。

  电梯来到三楼,但没有停,继续下降了。

  “有这等的功夫咱们走都能到了。” annagao笑完了说道。

  “那就走下去好了。” 石头说,然后问姜杰:“你住几楼?”

  “五楼。” 姜杰说。

  “那你要等电梯还是爬上去?”

  “嗯,那我也走上去好了。”

  “好的,我们分头。”

  他们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12点半,娱乐厅见。” 进了楼梯间,石头提醒姜杰,“在二楼。”

  “好的,一会儿见。” 姜杰上了台阶。

  到了三楼半,他还能听见石头和annagao说话的声音。

  “对了,听我爸说好像要下雪的样子。”

  “昆明也会下雪吗?”

  “会!去年……雪……”

  “……唔……哎……”

  上到四楼,说话声音就模糊不清了。

  “当!” 电梯在某个楼层停下了。



  姜杰憋着一肚子的怒气坐在房间的转椅上。

  “你不能去。” 他母亲出门前放下的这句话还在他的耳中回响。她的口气就像在说“我们走了啊” ,然后拉着姜杰的父亲一起出门了,不知道去做什么。

  “我就要去!” 他一拳砸在电脑键盘上,显示器里放起了礼花。

  他站起身,冲出房门,骑上了停在门口的自行车,拐进一座红砖高墙围成的迷宫。他看到他母亲在前面不远处走着,后面跟着他父亲。他加速蹬车想追上他们,但发现自己的牙齿好酸,身体就像是浸泡在一锅棒面粥里,粘糊糊的阻力放慢了他的动作。不管他怎么努力,车子的速度一点变化都没有。前面他的父母已经上了地铁月台,瞬间消失在从四面八方涌进地铁的人群中。姜杰没做多想,直接推开身边一道厚重的木门,走了进去。

  他来到客厅,看到奶奶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姜杰再也控制不住,他大喊:“我没找到他们!找不到他们我哪儿也去不了!”

  话一出口,怒气就像释放出锅炉的蒸汽,在空气中遇冷凝结成了水。锅炉中的压力转化为涌动的悲哀,水变成了眼泪。

  “为什么啊?” 姜杰哽咽道,“为什么?我什么也没做错啊……”

  他的奶奶依然正襟危坐。他回头看电视屏幕,只看到了静电雪花。

  姜杰突然想起来他还要赶去上新学期的第一节课,“糟了,我要迟到了!”

  他摘下墙上的书包冲出客厅,但身后的电话铃响令他又停了下来。我会迟到的,他焦虑不已地想着,还是退回来接起电话。

  “喂?” 他看着阳台外黑漆漆一片,他母亲在那里正低着头跟他通电话,“妈,是我。”

  “姜杰啊,该上学了吧?”

  “是啊,我快迟到了!” 他在想如果迟到了我就糟了就糟了就糟了,“这是这学期第一节课啊!”

  “我知道,” 他母亲的声音非常镇定,“你走之前先看看奶奶怎么样了。”

  姜杰回头看了看,他奶奶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两手平放在腿上,闭着眼睛。他一下子哭了出来。

  “奶奶死了!” 他悲伤地望向阳台外的母亲,冲着电话听筒喊道。

  “是么?” 母亲还是那么镇定,她用让他去把空调关上屋里太冷了的口气说:“那你还不去帮奶奶把眼睛闭上。”

  姜杰还没来得及问“什么” ,他母亲就消失在黑暗中,然后是阳台,然后是客厅的墙壁,天花板和地面。黑暗在吞噬他周围的一切,除了手中的电话听筒,还有……

  他转过身,看到了他的奶奶就笔直地站在他身后,圆睁着双眼——但没有眼球,深陷在眼窝内的是和四周一样的黑暗。他望着她的眼窝,觉得那里面的黑暗就要把他也吞噬进去。这时奶奶开口说话了,声音就像在姜杰脑袋里爆开的一声惊雷:“别去!”

  他掉头就跑。在无尽的黑暗中没命地跑。他不敢回头看一眼,出自本能的恐惧告诉他哪怕有一丝的怠慢就会陷入那双眼中的黑暗万劫不复。他害怕得都忘记了手中还紧紧攥着电话的听筒,直到听到一把微弱的人声从听筒中传来。一开始声音很小,渐渐地越来越清晰,最后清晰到仿佛说话的人就在姜杰耳边……

  “先生?先生?”

  姜杰睁开眼睛,看到了飞机的舷窗。

  当时是上午10点13分。

  
中午12点17分

  姜杰站在522房间的落地镜前,盯着鼻子上的眼镜,仔细对比着两边镜框到眉毛的距离。戴了20年的眼镜,他从来都没有习惯过。

  上午在飞机上做的那个梦早已滑落回深不见底的潜意识中,几乎没有痕迹了。此刻在他脑海里反复回旋的是一段旋律,还有破碎的歌词。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首歌,也不知道它在他脑海里播放了多久了,只是在刚才他才突然意识到。

  他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高三。一个热衷于买打口CD的同班同学有天突然把耳塞赛进他的耳朵里,“听听这个。” 他说。

  于是姜杰放下圆珠笔,仔细聆听。过了那么一会儿,他觉得音乐中的欢快的非洲鼓和悠扬口哨,伴随着木吉他的旋律,就像绿箭口香糖的广告,吹散了考试压力的阴云,令他的心情豁然开朗了起来。他要来了CD包装,找到了这首歌的歌词,歌名是“Extremes” ,歌手叫做Helen Turner。当然,姜杰不认识也不在乎她是谁。他看着歌词,心里想着要是我妈能懂英文就好了。

  高中毕业后,他的那个同学带着两个纸箱的打口CD去了合肥,其中就有Helen Turner的那张专辑。从那以后姜杰再没听过这首歌,也没再听说过那个歌手,但时不时地还会想起来,就像现在这样。

  不过时间久了,歌词却忘掉了很多。确实像别人所说的,旋律总是比歌词更容易深入人心,现在姜杰只记得这几句了:

    Was this all you expected I'd be?
    I'd be...
    I testify to your better nature.
    To plead, to die in the well of my dreams.
    Was I too deep for you to fathom?
    I know me,
    I need to touch these extremes.  

  “其实你很期待今天的,对不对?”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你在和我说话吗?” 镜子里的姜杰回应,“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他回头看了看,“因为这里没别人了,所以你一定是在跟我说话,对吧?”

  “对,我是在跟你说话。” 他笑着点头说道,然后突然做了一个美国西部牛仔掏枪射击的动作:“别动!FBX!”

  他从裤兜里拿出钱包,亮出里面一张打印的彩色卡片。卡片是模仿FBI的通行证设计的,只是上面蓝色的“FBI” 字样被换成了“FBX” 。

  他把钱包举高对着镜子,一本正经地念道:“F,B,X!”

  “很好,很好。” 他满意地收起钱包,“现在你知道谁是老大了吧?”

  镜子中的姜杰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他望着自己的眼睛:“你很期待今天,对不对?”

  “对,没错。” 他露出了微笑,那是一个温暖的,充满了激励的,胸有成竹的微笑。

  在这样一个微笑的感召下,姜杰最后一次扶正了眼镜,满怀信心与期待地准备下楼去参加聚会了。

  出门前他想起来要把机票带给annagao。在行李中翻找机票时,他留意到了窗外银灰色的天空,想起先前听到石头说可能要下雪。他找到了机票,拿在手里,起身来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有一股凛冽的寒流随着他开窗户的动作闯进房间。什么都没有。他能感到外面的温度很低,但毫无侵袭力。整条街道上的车和行人也比想象的要少,显得安安静静的。除了银灰色低沉的天空和微微带点甜味的湿冷空气,预示着也许将会有一场降雪外,其它的一切在姜杰看来都是那么陌生,而且……他突然打了个寒颤,这让他怀念起在北京的冬天,浑身上下裹得像粽子一样在北海晒太阳的感觉。阳光——他又不太肯定地想起刚下飞机的时候,似乎还见到了阳光,而短短两个小时不到,就要下雪了。

  变得比我还快,他心想。

  “走吧!” 他关上了窗户。

  
中午12点22分

  王宇能够知道很多事情,这是做这份工作获得的最大的额外好处。

  他面前的16路显示器可以接收到饭店里64台监控器拍摄的实时画面,监控范围包括饭店前门、大堂、电梯、楼梯间以及各条走廊。平时他会很乐意坐在监控室里,频繁切换16个一组的监控画面,一边留心饭店的安全问题(支付工资的部分),一边期待着能看到一些可以和其他人谈论或做些什么的画面(额外的好处)。但今天王宇没有这个心情。

  他7点钟就应该下夜班了,但本应来接早班的韩玉昆没有准时出现。他等了一个小时,等到饭店的工作人员全都各就各位了,韩玉昆还是没有来。他开始有点不安了。这时,他的经理来到监控室,告诉他,韩玉昆家里出了些事,今天不能来上班了,希望他能顶一个早班到下午两点。王宇说好,然后他问韩玉昆家里出什么事。

  “做好你的工作,别管其它的了。” 经理这么回答他。

  “是。” 王宇服从。

  经理想了一下,又特别嘱咐道:“今天精神点,副总的儿子在饭店搞活动,有不少人,你特别留意下,别出事!”

  “是。” 王宇服从。

  经理点点头,匆匆忙忙地出去了。

  王宇在监视器上看着经理走进电梯后,把视线转向脚边的一个黑色的背包。他本来7点钟就可以背着它下班的。没办法了,希望他们不会发现吧,他想着,用脚把背包推进了监控台下面的空当里。他的脚接触背包时,里面发出了叮当的玻璃碰撞声。

  整个上午不断有零散的客人入住饭店。他们在显示器16个画面里出出进进,来来往往,王宇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这本是做这份工作带给他的最大额外好处。但十几分钟前,其中一个画面显示姜杰、annagao和石头在三楼等电梯,当时他虽然一直看着显示器,却根本没察觉。他更没有留意到同时有个男人正乘电梯经过,一分钟后,另一部电梯载着一名乘客停在三楼,那时姜杰刚从楼梯爬上四楼。他的心思全在那个黑色背包上。

  他不停地用右手小指去揉自己的右眼皮,这是他表现自己不安的习惯动作。他大概已经忘了是怎么养成这个习惯的了,就像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右眼皮上有一道深色的小疤痕,看起来像个月牙。

  那道疤痕是王宇小学四年级时候留下的。那天放学后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回家,有个叫夏旭的小子炫耀自己的指甲刀,王宇不屑地评论说一把指甲刀除了剪指甲什么屁用都没有,夏旭那个小子不服气,争辩说指甲刀也能夹疼你,不信你试试,说着就用指甲刀夹住了王宇的右眼皮。确实很疼,疼得王宇眼前直冒金星。那小子看到王宇流了血,撒腿就跑了。同学们用手帕帮王宇按住眼睛,送他回了家。一直在家帮父母做农活供王宇上学,大他十五个月的哥哥王雄看到弟弟这个样子,问其他人怎么回事,大家都说“夏旭夏旭” 。第二天,在学校门口,王宇眼睛包着纱布,王雄背后藏着一块砖头,等候着。当夏旭意识到自己今天会很倒霉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块砖头飞进了他瘦小的胸口,嗵!很多年以后,王宇再回忆起这件事时,很多细节已经模糊了,唯有这“嗵” 的一声,是他怎么也忘不了的。

  王宇高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上学,家里没钱再供他上学了,他们把他送去服了两年的兵役。当时他家的田地已经变成了住宅小区,但他们一家四口却没有机会住在里面。王雄和他们的母亲改行摆摊卖烧饵块和木瓜水,收入根本不够一家人用,尤其是他们的父亲已经因为中风三年没走过路了。退役后,他必须找份工作来帮忙养家,部队照顾他,推荐了他去威龙饭店做保安。凭借他在军营的服役经验,他幸运地得到了现在这份工作。

  对于他们一家来人来说,王宇的工作是不能丢掉的——他明白,所以他现在才会为必须替韩玉昆值早班到两点而感到不安。他担心有人会发现背包里的东西,他从饭店拿走的18瓶小瓶酒。

  这不是他的第一次。做他这个工作最大的额外好处就是,能知道很多事情。他知道饭店购买的小瓶酒在放进客房之前会筛选掉包装有瑕疵的;他知道客房里放了一段时间的小瓶酒会被撤下来,和筛选出来的一起放在回收仓库;他知道那儿不上锁;他知道夜里仓库值班的人什么时候睡觉;他知道年轻的夜班服务员什么时候会一起躲在大厅电梯间旁边的屏风后面,打打牌,谈谈恋爱;他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监控室,走到仓库,拿走一包小瓶酒,再回到监控室,等早上交接班时候背上包回家,是不会被人发现的。他不要任何其它的东西(偷客房和客人的东西是蠢到极点的),也不急于求成,每个月能有一次机会就足够好了,他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可以。

  这次的18瓶酒,他本来在早上7点钟就能带出去的。然后再到学校附近去兜售给那些好奇的、喜欢刺激的中学生,每瓶至少能赚5到10块钱,运气好能卖到15块一瓶,那就是他这个月一半的工资了。但谁想到偏偏在今天,那个衰人韩玉昆没来。尽管王宇也知道,这些酒对饭店来说不算什么,但他的行为肯定会算点儿什么的。他就是为此感到不安,而且他发现,不安之中还有一种感受。那种感受并不陌生。他想起当年听到砖头砸在那个叫夏旭的小子的胸口时发出的“嗵” 的声音,然后他哥哥扑了上去,骑到他身上。等周围的人们好不容易把他俩分开,王宇才看到夏旭的脸,他凑过去,想要让他看见他,让他明白这顿教训是为了什么,但他发现找不到夏旭的眼睛,他只看到不规则的肿块上被血遮盖住的两条黑缝,血沫从喘着粗气的鼻孔和半开的嘴里冒出来,流了满脸。从夏旭的裤子裆部还传来一股粪便的味道。就是那时候,他头一次有了那种感受。他讨厌感到不安,更讨厌那种感受。如果不是今天发生的情况,他还从来没机会体会到这些。他用力揉着右边的眼皮,开始告诉自己,这次如果能顺利成功,他再也不会做了。对,就这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电话铃响起,吓了王宇一跳。

  他抬眼看显示器,一名客人正在五楼等电梯,他一个人在那儿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就像刚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电话铃又响了一声。

  “喂?” 王宇接起电话。

  “小王,我是赵丽。” 饭店的值班经理。

  “赵经理,什么事?”

  “哎,你帮我看看曹志刚在哪儿呢,有客人抱怨中央空调噪音大,我找不着他了。”

  “你打他手机了吗?”

  “打了,不在服务区,怪事,他现在应该值班才对啊。你看看能不能看见他。”

  “我看看啊。” 王宇切换着摄像头,每16个一组扫视着。做这份工作获得最大额外好处的缺点就是,别人总认为你应该知道很多事情。

  监视器里没有看到曹志刚。“没有,看不见他。”

  “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啊!”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怪事,那你再帮我留意着,看见他就给我打电话啊。”

  “行。”

  挂上电话后,他呆了几秒钟,然后低头用脚碰了碰监控台下面的背包,听见包里发出玻璃瓶碰撞的声音,才叹出一口气,又继续看显示器画面——刚才那位客人已在二楼下了电梯;另一部电梯停在地下一层;他切换画面,一个男人正站在三楼走廊尽头一间房间的门口。

  王宇认得那个房间,那是他工作的地方,监控室。

  
中午12点32分

  姜杰推门走进二楼的娱乐厅。

  “诸位!” 主持台上石头看到了他,对着麦克风激动地叫道,“诸位!让我们热烈欢迎Sirrrrrrrr.Forrrrd!”

  众人纷纷起立鼓掌,人群中闪光灯此起彼伏。

  姜杰受宠若惊,欣喜若狂。但他抑制住了内心的兴奋,只是矜持地保持微笑,向大家挥手。

  一个清纯可人的女生冲破人群的包围,满脸红润地来到姜杰面前,将一束鲜花一把塞进他手中,然后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又掉头跑回人群中。

  众人发出一阵欢呼,鼓掌更加热烈了。

  姜杰把微笑级别上升为露齿微笑,高举起鲜花,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中落座于最前排。

  以上就是姜杰在去往娱乐厅的路上,对将要发生的情形做出的最为大胆的幻想。这些美好的想法让他情不自禁地傻笑起来,在不知底细的别人看来,他那副样子就像是刚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然而现实与幻想之间的距离总是差着不止一点半点。当姜杰来到娱乐厅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时,门突然被向外推开了,门边很不客气地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他立即退后一步,一边重新调整眼镜,一边左右闪躲从娱乐厅里推出来的送餐车。巧的是,每一位推着送餐车出来的服务员总是先很不巧地把车推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很礼貌地说声:“对不起先生,请让一让。” 等姜杰闪开,服务员把车推过去后,又一辆来到他面前。就这样连续闪躲了七辆……或者八辆,反正七八辆送餐车之后,姜杰才有些狼狈地顺利进入娱乐厅。

  他进去后所站的地方是娱乐厅的后门。整个娱乐厅大概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分散摆放着十几张圆桌,人们看似随意地围桌就座,稍显得有些拥挤但挺热闹。这个娱乐厅平时应该是用作舞厅或卡拉OK厅,它的天花板装有顶架和舞厅灯,但现在只开着照明灯;前面(的确)有个主持台,两边摆放着音响设备,贴墙有一张投影银幕,正无声播放着X档案剧集的剪辑片断。

  他身旁是一圈自助餐桌,上面放着食物饮料,一些人正拿着盘子在盛午餐。

  “你是谁?” 一个身材壮硕,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手里拿着看起来很高档的DC,看到姜杰,走过来问他。

  姜杰注意到他虽然形容壮硕雄劲,但皮肤白皙,质若凝脂,给人的印象就像去韩国漂白过的李逵。

  “我是参加X档案聚会的。” 他回答。

  “你ID是什么?” 他问。

  “Sir.Ford。”

  “什么?”

  “Sir,Ford,我的ID。”

  “哦,” 那人转头对着一张桌子大声说道:“有个叫Sir.Ford的来了!”

  姜杰望过去,看到了annagao。和她坐在一起,张着大眼睛也往他这边看的女生,姜杰想,一定就是传说中的TREE了。她朝这边招了招手,示意姜杰过去。

  “欢迎!” 那人看到后对他说,“先过去坐吧,他们会招待你。”

  “谢谢,” 姜杰说,“请问你是……”

  “我是一亿亩(yiyim)。” 他拍了拍姜杰的肩膀,“叫我老全就好了。”

  “很高兴认识你!” 姜杰说。

  老全冲他点点头,然后就跑去一边给女生拍照去了。

  姜杰试图绕过几张桌子去到annagao那边。经过其中一张桌子的时候,他听见那桌几个女生说:“你们谁8月份看了明美告别演唱会了?”

  “我!我!我看了!” 一个圆脸女生兴奋抢答。

  在经过另一张桌子的时候,他认出了高挑消瘦英俊的csm大叔,正微扬着头迷眼巡视会场,就像猫鼬群里的哨兵。

  csm看到了姜杰,立即起身热情地和他握手打招呼:“你好你好!首次见面,多多关照!”

  “大叔好!我是Sir.Ford,大家好!” 姜杰也热情回应,顺便跟这张桌上的其他人问了好,然后他就认识了狂人小宇,evians,jonasb,spookyfox,旺财和梅有财等论坛成员。

  转过身,他见到了刚来的时候在三楼走廊碰到的那群女生,正在摆姿势拍照片;再旁边一张桌子边上,一个面容沧桑、貌似有为的男青年正用双手环做喇叭状向自助餐桌那边喊:“我只要可乐加冰!” 还有一个脸盘富态、浓眉大眼的男青年手持餐叉和菜盘,一边叫着“谁也别想拦着我吃饭!” 一边踩着桌椅冲向自助餐桌,所过之处,男声欢呼,女声大叫,呼叫内容听起来好像都和“馄饨” 有关。

  他终于来到annagao桌。

  一道眩目的闪光令姜杰陷入短暂而又不知所措的眩晕当中。

  眩晕过后,他看到面前两桌人都笑盈盈地望向自己,其中手持DC,显然就是刚刚给他拍照的女生,身姿卓越,面容清秀,一口气噼啪作响地命令道:“不行不行!没关闪光灯!你再去重新走一遍!”

  旁人都笑开了花,姜杰却还不明白,他只好“啊?”

  “算了,回头再说吧!” 那女生这次饶过了他,但又举起DV,“来来,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先得等人坐下的,西帕。” annagao说了。

  “行行行,来请坐!” 西帕盯着显示屏的眼睛都没离开。

  姜杰在一张空椅子上坐下,旁边一个文艺男青年冲他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

  他也很礼貌的点头回答,同时对面厢的西帕又催促道:“来来来,现在可以开始自我介绍了,准备,开始!”

  姜杰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对着面前两桌笑脸说道:“大家好,我是Sir.Ford,来自北京。”

  “食物爵士,不错。” 一个身材娇小,颇为可爱的女生接口道。

  “啊,什么?” 姜杰傻笑着。

  “你的ID念起来好像Sir.Food。” 掌门说。

  众人又笑作一团,姜杰不知说什么,只有点头唯喏。

  “不愧是掌门,又联想到吃的了。” 西帕边说边调转镜头对向那个女生。

  “哦呵呵呵呵……” 掌门刚得意到一半发现了镜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专业速度用手把脸遮了起来,大喊:“不准拍!”

  众人再次笑作一团。姜杰也笑着,看着眼前嬉闹的景象,虽然还有些不太适应,但他相信自己会适应的,他喜欢这样。

  “慢慢地,你就会习惯了。” 坐在他身边的文艺青年非常配合地说了一句。“顺便说一下,我是Jarod。”

  “谁?” 姜杰问。

  文艺青年的表情尴尬起来:“炸肉,知道了吧?”

  “哦!” 姜杰恍然大悟。


中午12点47分

  “诸位!” 石头和火星搬着两个纸箱进了娱乐厅,来到主持台,把纸箱放在主持台一边后,火星和石头耳语了几句就离开了,接着石头来到麦克风前开始讲话,“诸位,为了节约时间,大家一边吃一边听我说啊,这样万一你对我说的不感兴趣,还可以埋头享用面前的食物。”

  座位中发出稀稀拉拉的笑声。

  “嘿!” 有人一巴掌拍在姜杰的肩膀上。

  他回头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Jay Leno的人表情有点吃惊地望着他。

  “哟,我还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什么人呢。” “Jay Leno” 说。

  “CC同志终于出现了。” spooky8432说道。

  “大家好,” CC向在座的各人招手,“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关系,你没错过什么。” annagao说。

  “那就好,” 他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我还担心我不在你们又擅自欺负炸肉呢。”

  炸肉听了一脸害羞地低头浅笑,然后抓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凉水。

  大家看着炸肉的样子哄笑起来。

  “你们不许欺负炸肉了。” CC边脱外套边力挽狂澜,“万一这大老远的出点儿事,我以后还怎么跟咱爸咱妈混车坐。”

  炸肉又喝了口了凉水。

  “外面下雪了吗?” annagao问。

  “看着要下的样子,大街上都冷清了,这饭店也挺冷清的。” CC说。

  “因为人都跟这儿呢呗,今儿这饭店咱给包了。” spooky8432说。

  “服了。” CC坐稳了,用下巴指了指主持台问,“石头说什么呢?”

  “不知道,没仔细听。” 大家纷纷答道。

  “副总儿子讲话你们都不好好听!” CC说着又起身离开了座位,“我去拿吃的去。”

  
  “……要感谢下面这些人,他们为我们成功举办这次聚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石头在台上继续说。“csm和他的正点广告有限公司——不仅为我们捐赠了一笔可观的FB基金,以及制作了X-Philes胸牌和T恤——” 他指了指台边上的两只纸箱——“等下会发放给大家,而且,公司的老总,csm同志是自己掏腰包买机票来昆明的!”

  大家鼓掌。

  “我希望这么说过之后,他就不好意思来找我报销机票了。” 石头补充道。

  台下哄笑。

  “下一位——猫欲成魔,在座的各位可能不熟悉这个ID,但我保证你们每个人都和他通过e-mail打过交道——你们为基金捐赠的每一笔钱都是由他来负责的。他是个职业会计。我们感谢他,不光是为了他五年来精心照料我们的血汗钱,我们感谢他,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忍住了没有拿我们的血汗钱去投资买林!”

  大家热烈鼓掌,没有人笑。

  
  “谁是猫欲成魔?” 姜杰问炸肉。

  “说实话,” 炸肉回答,“我还真没看见他。”

  
  石头:“……宅心仁厚的annagao,相信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了;还有我们的梁山掌门,她为南方philes的联络和组织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另外,还有一直跑前跑后的火星同志,感谢他们!”

  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最后,” 石头等到大家安静下来,又说道,“还有一个人,我们要感谢她。为什么呢,请她自己来说吧。大家欢迎西帕!”

  在大家掌声和好奇的目光中,西帕端庄地,肃穆地走上了主持台。

  姜杰看到炸肉一脸的沮丧。

  西帕站在麦克风前,屏气凝神。台下一片安静。

  “下面,” 西帕突然说话,语气就像要革你的命,“请大家欣赏:视频节目!”

  在X档案主题音乐中,西帕端庄地,肃穆地走下了主持台。

  大家好奇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大投影银幕上。

  “她原本还想戴着红领巾上台的。” 炸肉悠悠地说道。

  
  银幕上播放的是Mulder和Scully一起出现的经典镜头的剪辑,突然,便装的David Duchovny出现在画面中,对着镜头说了一句“(字幕)我们相识” ,然后又回到X档案的剪辑,然后他又出现,说“(字幕)我们了解” 。

  “啊!” 台下有个女生叫了一下。

  剪辑画面,DD说“(字幕)我们抗争” ,剪辑画面,DD说“(字幕)我们搏斗” ,剪辑画面,DD说“(字幕)我们相信” ,剪辑画面,DD说“(字幕)我们相爱” ——

  “哦~~~” 台下有好几个女生感叹。

  ——剪辑画面,DD说“(字幕)我们永不分离” 。

  画面淡出,字幕打出“永远的MSR” 。

  台下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但剪辑还没有完,画面淡入,一圈环境交待的镜头过后,画面中坐得稳稳当当,笑眼望向观众的,正是穿着同一身便装的David Duchovny,他说话了:

  “(字幕)你们好,中国的X档案迷们,我是大卫·杜卡夫尼。”

  “啊~~~DD!” 台下的女生尖叫起来,叫声就像老革命影片里中弹的英雄喊出的最后口号,然后便就义了。

  “(字幕)我被告知,你们将在今年的12月22日举办一次国家的聚会,” 画面中的DD说,“(字幕)这太神奇了,我印象深刻。作为莫特的扮演者,X档案能在观众的心目中保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是一种荣誉。谢谢你们,希望在那天你们所期待的都将到来!我爱你们!”

  整个娱乐厅欢声雷动。

  “(字幕)还有你,谢谢!” DD对着镜头外的某人说道,“(字幕)范妮莎,对吗?”

  “(字幕)是的,谢谢大卫!” 视频中一个清亮的女声回答。“(字幕)最后一个问题,好吗?”

  “(字幕)没问题。” DD说。

  “(字幕)你认为明年第二部X档案电影真的会开拍吗?” 女声问。

  “(字幕)唔,很不好说。一切听组织安排吧。” DD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字幕)好的,非常谢谢你,大卫!” 她的身体入镜了,但还是看不到脸。

  “(字幕)谢谢!” DD伸出手抱住她,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画面就在这里定格了。

  这下大家都看清画面中的范妮莎是谁了——西帕。

  “啊~~~~” 又有一批女生英勇就义了。

  画面淡出,打出了“CONSTANTINE STUDIO” 的LOGO。

  “我早说过不能让那些白痴做字幕的,败坏了我的工作室的名誉。” 台下的西帕咬着牙关狠狠说道。

  
  石头跑上台:“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再次热烈欢迎——西帕!” 他突然抬高了音量:“不要《运动员进行曲》!”

  话音未落,音箱里发出一声激昂的C调高八度Mi,然后戛然而止,就像刚要打鸣的公鸡被人踩住了脖子。姜杰看到石头恶狠狠地瞪了主持台右边一间暗玻璃屋子一眼。

  其他人似乎并不在乎这点意外,他们的欢呼声和掌声足以把西帕直接捧上主持台,但她还是在走出去几步后又转身跑回餐桌,拿走了桌上的花瓶。

  来到麦克风前,她的兴奋之情已溢于言表,和刚才的她判若两人。

  “我太激动了!” 她手举花瓶,就像举着谁家的大叔,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首先要感谢论坛,感谢大会,给了我这次机会!我还要感谢我的母校X师大,她对我的辛勤培育,以及对我的Constantine工作室的赞助和监督!没有她就有今天的我!我还要感谢老天爷,安排我和DD在英国见面!太感谢你了,我爱你!不要放音乐!我还没说完!让我说完!DD太帅了,我差点跟着他回了家!最后,最后,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我爱你们!谢谢!谢谢!希望我没有拉下谁,我拉下谁了吗?耶!再次感谢你们,谢谢!”

  西帕沐浴着由掌声和欢呼交织而成的荣誉的光辉,高举着花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落座之后,她还没有从兴奋中恢复过来,不停地念叨着:“太棒了!我一直想这么干一次,感觉太好了!”

  石头回到麦克风前,“刚才的视频,包括聚会的照片和视频,聚会后每人会拥有一份。” 他说。

  但会场的气氛依然热烈,他索性退到一边等候着。

  这时候火星又进来了,他走到石头跟前,和他耳语,最后石头点了点头,回到台上。

  “大家请安静一下,” 他宣布,“我有话要说。”

  
中午12点32分

  21年前,昆明还没有威龙饭店。

  在离后来建起饭店的那片老街区向南六公里,就是一片田地。旁边有一个平房居住区,叫“双眼井”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那个好像小村的居住区有两口井,其中一口井在一个住着四户人家的院子里。

  胡佳佳当年11岁,从他出生起就和他的爸爸住在那个院子里。他没见过自己的妈妈。

  他有几个理想,期待着自己早日长大能够实现。首先就是改掉自己的名字,他不想长大了以后还被别人叫这个名字,现在经常被同学嘲笑已经够糟糕的了。他没问过他爸爸为什么要给他取这么个娘娘腔的名字,他不敢问,他怕他爸爸又会让他跪在搓板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电视,一边用皮带打他。就像他从来不敢过问他爸爸叫他做的事,比如,给他打水洗澡,在他大便完以后帮他到三百米外的厕所倒痰盂,或者,在某些个时候帮爸爸“轻松” 一下。他不想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被别人看见,绝对不想。所以,他的第二个理想就是离开他爸爸,去找他妈妈,不用再做这些丢脸的事了,也不会再害怕挨打了。他的第三个理想是养一条狗。

  他每天,每天,都期待着能实现这些理想。

  直到那天,他出去上学后,再也没有回家。

  他的寻人启事在大街小巷的电线杆和宣传黑板上保留了近两年才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

  21年后,人们早就忘记了这个叫胡佳佳的男孩了。

  
  正如王宇自己所说:“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所以,他并不知道胡佳佳是谁,也不知道他的故事。

  就算他认识,再见到估计也很难认出来,毕竟21年过去了。

  现在站在监控室门外的胡佳佳已经32岁了。

  王宇没有去开门,他想看看门外的人要做什么。

  胡佳佳站了一会儿,拧开了门锁。

  “你找谁?” 王宇问。

  胡佳佳没说话,直直地盯着王宇看。

  “你是谁?要找谁?” 王宇提高了警惕。

  “我找,” 胡佳佳开口慢慢说道,“曹志刚。”

  “他不在。你是谁?” 王宇觉得眼前这个人怪怪的,但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曹志刚。” 胡佳佳重复道。他歪了歪脖子,王宇隐约听到他的肩膀那里发出“喀吧” 的响声。

  够了,他想。不管这个人是谁,有什么问题,他现在有足够的安全隐患嫌疑了。

  “好了,你跟我来。” 他起身要去扶那人的肩膀,这时才留意到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你手里是什么?”

  胡佳佳笑了起来,他看着王宇,举起手上的东西。

  那是曹志刚的工作证。

  “中央空调。” 他笑着轻轻说道。

  王宇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脖子就被死死地钳住了。

  他不能呼吸,不能出声。他感觉自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他试图蹬腿,但什么也碰不到。他的手在空中乱抓一气,但什么也够不着,他想掰开钳着他脖子的手,但什么用也没有。他感觉自己的舌头像被火烤的蚯蚓在疯狂痉挛,他的肺像在被硫酸烧灼,他的眼球在向外突出。视线周围出现了一圈黑色的边框,在向中心扩散,他的视野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了黑暗。黑暗中无声的礼花轰烈绽放。

  嗵嗵嗵嗵嗵嗵

  嗵嗵,嗵嗵,嗵嗵

  嗵,嗵

  ……

  
  胡佳佳手掐着王宇的脖子,举着他的尸体,观察着。

  两分钟过去了。

  王宇手掐着王宇的脖子,举着他的尸体,笑了一下。

  “谢谢。” 他说道,然后把尸体扔到了一边,自己坐回了监控台前的椅子上。

  刚坐下,他的脚碰到了监控台下面的什么东西,发出了叮当的玻璃响。他低头把背包拿了出来,倒出了里面的18瓶小瓶酒。

  “哈!小偷。” 他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笑道。

  他拧开一瓶,一边喝,一边切换着显示器的画面。

  “多好的工作啊,什么都能知道。” 他说。

  
中午12点44分

  显示器显示大厅进来了一名客人。他在大厅的宣传板前面站了一会儿,然后去到前台。前台的值班经理赵丽和他交谈了一阵,那名客人就离开了。王宇(胡佳佳)看着他从楼梯上了二楼,又径直走进了娱乐厅。

  他把画面切回大厅前台,赵丽正在打电话。

  他手边的电话铃响了。

  “喂。”

  “我是赵丽啊,你找着曹志刚了吗?”

  “找到了。”

  “那你不告诉我,他在哪儿呢?”

  “他在中央空调里呢。”

  “什么?”

  这是赵丽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王宇(胡佳佳)在显示器上看到画面外伸出的胳膊把赵丽拉出了画面。几分钟后,她又回到了画面,把悬在前台边上的电话听筒挂了回去。

  王宇(胡佳佳)也挂上了电话。

  他把监视画面切到了娱乐厅。

  
中午12点55分

  石头站在主持台上。

  台下在座的人们慢慢安静了下来。

  “十年了。” 石头说道,“自从2002年正式停播X档案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可X-Philes的热情一点都没有减退,所以才有了今天,所以才成就了今天!”

  台下响起掌声。

  姜杰听到旁边有人说“石头这是要干什么?” 但他没在意。只是这句话令他的心突然热了起来,腹横隔膜那里涌现出一阵冲动。他鼓掌了。

  石头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们的热情能够如此经久不衰?因为我们想要拥有信念,因为我们想去相信。就像你们相信Mulder和Scully一定会在一起,就像你们相信他们追求真相的努力一定会有所回报,就像你们相信X档案第二部电影一定会投拍,而X档案给了你们这样的信念!”

  台下有人鼓掌。

  “我们也一样。我们对我们的事业充满热情与期待,从来没有放弃过,是因为,我们——拥有了你们这些X-Philes给予的信念。”

  台下还有人鼓掌,但也有了窃窃私语。

  “因为有了你们,X档案可以延续到今天;也因为你们,我们的事业得以在今天实现!”

  台下产生了一阵骚动。

  “让我们记住今天,因为在今天,我们所期待的终于到来了。”

  人群吵嚷了起来,分不清谁在说什么。

  姜杰的头脑有些僵住了。他好像明白,他好像也不明白。

  “而你们,将有幸成为见证这一伟大时刻的幸运者!”

  吵嚷声更大了。姜杰看到有人在大声对台上说着什么,但他听不清楚,他看到有人站起身想要做些什么,但却茫茫然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嘘!” 石头对着麦克风示意安静。

  人群出乎意料地立即没有了任何响动,除了……

  隐约的,嘈杂的,躁动的——

  嗡嗡声。

  有人抬起了头,大叫起来。

  大家都抬起了头。

  姜杰一开始什么都没看到,但后来他看到了。

  在灯架上面。黑色的天花板在流动。黑色的天花板在令人恶心地翻滚着。

  那是蜜蜂。成千上万的蜜蜂,附着在天花板上。

  姜杰望向主持台,石头不见了。

  站在麦克风前的,是赏金杀手。

  “游戏开始!” 他说

  
下午13点00分

  王宇(胡佳佳)关上了显示器。

  他站起身来到窗户前。窗外,一艘巨大的飞船正从银灰色的云层中缓缓出现。

  接着,更多的飞船从云层中现身。

  他一口气喝光了手中的酒。

  
下午13点06分

  黑暗吞噬了姜杰。就像梦里梦到的那样。

  他能感觉到,那是沉重的,骚动的,刺痛的黑暗。

  在他脆弱的意识里,只剩下了一句话:

  “你所期待的都将到来。”

  
(全文完)


Anything that happens, happens.
Anything that, in happening, causes sth. else to happen, causes sth. else to happen.
Anything that, in happening, causes itself to happen again, happens again.
[楼 主] | Posted: 2005-10-09 23:44 顶端
Jarod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星来客
精华: 0
发帖: 978
威望: 2440
财富: 506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2-09-05
最后登录:200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么BT的原创帖子,我要先来踩一脚,要不然会后悔的
[1 楼] | Posted: 2005-10-10 00:07 顶端
CrazyShipp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管理员
精华: 9
发帖: 6821
威望: 6963
财富: 10394
支持: 22
注册时间:2003-02-01
最后登录:2012-10-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们早在上个月都传阅一圈了,后悔吧你


"They still love each other, and still believe they would never work as a couple."
[2 楼] | Posted: 2005-10-10 00:09 顶端
Jarod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星来客
精华: 0
发帖: 978
威望: 2440
财富: 506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2-09-05
最后登录:200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下面是引用CrazyShipper于2005-10-10 00:09发表的:
我们早在上个月都传阅一圈了,后悔吧你

KAO -_-|| 不会吧

不管怎么说,公开发表之后第一个踩也算不错

[3 楼] | Posted: 2005-10-10 00:11 顶端
chageaska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特别探员
精华: 1
发帖: 840
威望: 1674
财富: 175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2-11-08
最后登录:2013-01-0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哈哈哈哈,严重顶!
俺家闺女在学校捣蛋,把俺叫去训话了!

[4 楼] | Posted: 2005-10-10 10:49 顶端
小泺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资深探员
精华: 0
发帖: 1422
威望: 1164
财富: 9910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3-10-15
最后登录:2015-10-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
期待后续~哈

[5 楼] | Posted: 2005-10-10 11:15 顶端
小霜人


头衔:败家女@我忏悔败家女@我忏悔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FBI局长
精华: 4
发帖: 2060
威望: 5020
财富: 1885
支持: 4
注册时间:2002-12-26
最后登录:2013-10-3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万一偷尸到时候真跌了~~哼哼~凶手就素……-_,-


往变态森林前进!
手工小铺:http://shop58117287.taobao.com/
[6 楼] | Posted: 2005-10-10 11:35 顶端
火星


头衔:火星管理员火星管理员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1770
威望: 83652
财富: 1483767
支持: 9
注册时间:2004-04-15
最后登录:2018-10-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威龙饭店的安防措施行不行?这要出点儿事可要上头条的!

建议从现在开始每年去威龙饭店考察一次。费用嘛,嘿嘿,石头知道该谁出吧



[7 楼] | Posted: 2005-10-10 11:56 顶端
sophialee


头衔:吐司司粉吐司司粉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档案监督员
精华: 4
发帖: 4155
威望: 214748364
财富: 2147483647
支持: 16
注册时间:2004-09-20
最后登录:2018-10-3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啊,楼主继续,偶等着呢。 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到底会不会在那一天发生。 希望能够发生吧。 偶也去昆明。

We all deserve to die, even you Mrs Lovett even I
[8 楼] | Posted: 2005-10-10 19:14 顶端
Mar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木头助理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262
财富: 143
支持: 0
注册时间:2003-05-19
最后登录:2008-09-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强个前排慢慢看去。。。。

多瑙河畔饮马,库叶岛上赏雪;黑海之滨垂钓,贝加尔湖张弓;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城内祭中华列祖!汉旗指处,望尘逃遁——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9 楼] | Posted: 2005-10-10 19:27 顶端
<<   1   2   3   4   5  >>  Pages: ( 1/5 total )

X档案中文网 -> 休闲聊天区



Powered by PHPWind v4.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